文/明至

朋友失戀,鬱郁寡歡。

她一直暗戀那個男生,用盡心血對他好。他要參加考試,她就幫他準備,查資料,做筆記,比自己考試還上心。逛街時,遇到合適的衣飾,也記得他的尺碼,買下來送給他。每天與他微信頻繁,早安晚安,交往十分密切。

對她的好,男生也很接受。他是一個頗為孤僻的人,周圍沒什麼朋友。大事小情,也都願意對她說,視她為親昵夥伴。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是被接受,被依賴的。因此,她在心中認定,他對她也有超越友誼的感情。

終於,她鼓足勇氣,向他表白。不曾想,他卻開始猶疑,拋下一句“我還沒有準備好”,然後倏然消失。電話不接,微信不回,徹底斷了音訊。朋友很失落,又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緣分哪裡出差錯,不清楚對方到底怎麼想。

“他既無意,你又何必執着。互撩之後,再玩失蹤太過分。”

“一段感情會有起伏挫折,但若時刻都是煎熬惶恐,又有什麼意思。”

失戀的期間,朋友心情很低落,哭過好幾回,也找姐妹們傾訴過幾次。大大小小的道理,聽過一遍又一遍,客觀理性的分析,也早已爛熟於心。但是,她還是無法接受。她向我坦言,自己這段時間很煎熬,百感交集。

“看見以前幫他備考的筆記,我就更難受。”她嘆氣。

“曾經有過快樂,就已足夠。何必天長地久。”握住她的手。

或許,很多人會因此,指責那個男生。可是,我卻始終無法,對他的品行輕易下評論。人是多麼複雜的動物,很多時候,看似簡單的言行,卻有着複雜而深刻的心理。沒有當事人的對白,太多深層次的原因,我們無從猜測。

至始至終,那個男生逃避與消失的原因,我們不得而知。而這一切,又怎能是一句“渣男”、“遇人不淑”,能夠輕易否定的。面對未知,我們的最大敬畏,或許就是接受現實,不去妄加評論,抑或擅自揣測。這對人對己,都是一種尊重。

況且,人的直覺,是最誠實的。當初,她與他都感受到,流動在彼此間的情感。這種心靈的共振,感情的依戀,是如此真實。可是,如今他的遲疑,以及逃避,也是如此真實。或許,他也有自己難言的苦衷。真相,現在並不得而知。

但是,我們無法去逼問,去強求。即便是親密愛人,也有自己的隱私。如果迴避,是他在權衡后的選擇,那麼,我們也只能選擇去尊重。或許,真的如那個男生所言,他並沒有準備好。曾經,有某種難言的隱衷,剝奪他現在愛的能力。

林夕曾說:“你喜歡一個人,就像喜歡富士山。你可以看見它,但是不能搬走它。”即便再喜歡富士山,我們也無法將它私有。每個人,都首先是他自己,是獨立自主的個體,無法被他人私有。愛情也是如此,逛過就已經足夠。

愛和被愛,是人世間難得的甜。更寶貴的是,你愛的人,恰巧也愛着你。世事蒼茫,有太多言不由衷,進退兩難。愛情,是一種僥倖,恰巧集齊所有的天時地利,讓你能夠與他攜手,在一起共度餘生,經歷世事。

有時候,情深緣淺,也終究無須傷感。畢竟,有過真正快樂的時光,像是燦爛的花火,足以點亮人生中漫長的夜空。一段感情,無論長短,不管結局如何,只要在一起時,彼此真心相待,便已是不虛此行。其他的,亦無須強求。

畢竟,有些人是用來愛的,有些人是用來錯過的。這些人在我們的生命中各有使命,都是值得珍惜的存在。相逢是命,分開是運。謝謝你來過我的生命,也不遺憾你離開。從此以後,花開兩朵,天各一方,我們各自珍重,後會有期。

永遠使出渾身力氣去愛。其實,並不存在什麼失敗。相愛時有過的真誠、幸福、甜蜜,並不會因為最終沒走到一起而被抹殺。多年以後,在一個似曾相識的夜晚,回想起今天的月光,定會覺得山河溫柔,萬物有靈,所有的往事中央,都開滿了桃花。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亦是無負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