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喂!阿宇,趙凡今天去公司了嗎?”

“沒有啊!他昨天就辭職了你不知道嗎?”

“辭職?”

“不會吧?你作為他女朋友竟然不知道?你們吵架了?”

“我聯繫不到他了,嗚……”

“哎哎哎!小穎,你先別著急啊,別哭別哭啊,我幫你找他,我幫你找他啊,下班后我就幫你找他,你別哭,千萬別哭,一定會找到他的!”

“謝謝你!阿宇。”

掛了電話,鄧穎早已滿臉淚痕,她看着手機里趙凡凌晨兩點半發來的短信出神——穎兒,當你看到這條短信的時候我已經踏上去往遠方的征程,至於去哪裡我也不知道,你千萬別來找我,我不會再回A市,也不會見你的,對不起。

鄧穎想了很久,還是想不明白趙凡為什麼會離開。明明昨天自己還跟他一起有說有笑地吃午飯,怎麼說走就走,連一個理由也不給,這麼不負責任的行為一點都不是趙凡的作風,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否則他不會這麼走掉的……

鄧穎和趙凡是在KTV認識的,鄧穎的閨蜜小舟和趙凡的朋友阿宇是情侶,那時候阿宇為了給小舟慶生,請了很多朋友一起去KTV玩。

大家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玩遊戲的玩遊戲,只有鄧穎一個人坐在一個角落裡玩手機。趙凡見狀,端着一杯酒在鄧穎的旁邊坐下。他看了一眼鄧穎的手機,笑了,“怎麼不跟大家一起玩?”

鄧穎趕緊放下手機,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我五音不全。”

趙凡遞給她一杯酒,“要不要來一杯?”

“不了,我酒精過敏。”

“難怪一個人躲在這裏玩憤怒的小鳥。”趙凡笑得更歡了。

鄧穎除了尷尬還是尷尬,“這個遊戲簡單,不費腦。”

“有機會我帶你玩其他的遊戲要不要?”

“不了,我的智商就只適合玩憤怒的小鳥了。而且我也不喜歡玩遊戲,太浪費時間了。”

趙凡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問道:“要不要去那邊看一下他們玩遊戲?”

鄧穎再一次拒絕道:“不了,我一個人待着就好。”

要不是阿宇跟趙凡說,去到KTV一定要讓氣氛活躍起來,不能冷場,他才不會主動去和坐在角落裡的鄧穎說話呢,這樣顯得他多輕浮啊。和鄧穎短短几句話的交談,趙凡一直被拒絕,他感到非常鬱悶。

回到家,趙凡躺在床上,想着當晚他在KTV搭訕的那個姑娘,他給阿宇發了一條短信:“阿宇,你知道今天在角落裡玩手機的那個姑娘是誰嗎?”他等了半個鐘都沒等到阿宇回復短信,就睡過去了。

早上醒來的時候,趙凡破天荒的睡過頭了。等他洗漱完匆匆忙忙趕到公司的時候已經遲到了十五分鐘。他太過自信以為自己每次都能按時自然醒,沒想到……下次他得要調個鬧鐘才行。

午餐的時候,阿宇才到公司,趙凡問:“怎麼中午才來?全勤獎打水漂了。”

“你也知道,昨天小舟生日,玩得有點晚,所以早上請了半天假。全勤獎打水漂無所謂,女朋友開心才是最重要的。”阿宇解釋道。

“有了女朋友就忘了兄弟,重色輕友的傢伙。”

“喲喲喲,瞧你酸的,不就是因為沒及時給你回短信嗎?至於嗎?來來來,讓我猜猜,你是不是喜歡上那個姑娘了?”阿宇打趣道。

“只是好奇!”趙凡解釋道。

“謝天謝地,趙凡同志終於遇到一個自己感興趣的姑娘了,否則我還真以為你是個gay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從始至終都是個直男,直男懂嗎?”

“是是是,來來來,直男,讓我來告訴你那姑娘是誰,好巧不巧,她是小舟的閨蜜,所以你最好對我好一點,否則……嘿嘿。”阿宇一臉壞笑。

“我突然不想知道了。”趙凡站起來轉身走掉了。

“哎!別走啊,我不忽悠你了還不行嘛!”四年了,你難得對一個女生感興趣,作為兄弟,我說什麼也得幫你啊,“該死,平時都是用微信聯繫小舟,竟然忘記存她的號碼。”

(二)

趙凡大學畢業后出來打拚已有四個年頭,家裡早就已經催婚了,但是趙凡一直說不急。

趙凡的爸爸說:“什麼叫不急,如果你現在有女朋友結不結婚都無所謂,問題是你現在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你說我們急不急?你可憐可憐我們吧,讓我們在有生之年能抱上個孫子。”

趙凡苦笑道:“我知道了。”他又何嘗不想結婚,可是他們家那麼窮,他拿什麼來保障婚姻,拿什麼來支撐整個家庭呢?

趙凡的媽媽死於乳腺癌晚期,那時候趙凡在讀大二。趙凡有一個弟弟在念高中,趙媽媽去世后,曾經想考研的趙凡幾度想輟學外出打工,都被趙爸爸攔住了。

念完四年大學,趙凡沒有考研,直接出去工作了,工資還算可以,只是家裡還有弟弟在念書,趙爸爸身體又不好。家裡開銷大,入不敷出。因此趙凡在出來工作的四個年頭裡,從來不敢談感情,他怕人家嫌棄他的家境,怕給不了人家幸福。

這些阿宇都看在眼裡,他不是不想幫趙凡,但自己也有家要養,而且男生本來就比較好面子,所以阿宇和趙凡在一起的時候都會表現出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他不想看到趙凡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他要給趙凡帶來一點生活的樂趣,這是他作為趙凡朋友最好的幫助了。

阿宇興沖沖地跑進辦公室,“阿凡,我問到鄧穎的號碼了,你要不要?”

“鄧穎?”趙凡一臉疑惑。

“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個姑娘啊!”

趙凡激動道:“要!”

阿宇一臉壞笑,“嘿嘿嘿,我就知道!手機給我,我幫你存。”

阿宇存完鄧穎的電話,一邊遞手機給趙凡一邊說道:“阿凡,要把握好機會!”

趙凡盯着手機通訊錄多的那個號碼備註——穎兒,點點頭,“我會的。”這麼多年了,他也該找一個人一起生活了。

上了一天的班,趙凡躺在床上有點昏昏欲睡,突然想起阿宇今天給了他鄧穎的號碼,猛的坐起來,他在想:該怎麼跟鄧穎搭訕呢?打電話還是發短信呢?算了,打電話吧!

趙凡撥了鄧穎的電話,內心十分忐忑,結果對方竟然沒接,他鬆了一口氣,躺下。他把手機放在枕邊,打算第二天晚上再打。結果手機卻響了。

趙凡按了接聽鍵,條件反射道:“喂!穎兒!”

“穎兒?”鄧穎有點懵。

趙凡慌亂道:“啊,不不不,不是,鄧穎!”

“額……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你是……”

“我是那天在KTV跟你說話的那個男生。”趙凡解釋道。

“KTV?那天很多人跟我說過話,實在想不起來你是誰,不好意思。”

“我叫趙凡,是……”是那天被你拒絕很多次的男生。

鄧穎打斷道:“噢!是你啊,我記得你!小舟跟我說過你。”

“小舟跟你說過我?”趙凡表示不解。

“對啊。我號碼是阿宇給你的吧?”

“是的。”也對,小舟和阿宇是一對兒,鄧穎是小舟的閨蜜,提到他很正常,只是這樣好像有點尷尬……

“為什麼不自己問?”鄧穎問。

趙凡直言不諱,“有點不太好意思。”

“如果是你自己問,我會更開心。”

趙凡震驚道:“啊?”

“你當面問的話,我就可以見到你了啊!”

“見到我?”

“明天中午,我在你公司樓下的咖啡廳等你,到時候我再告訴你為什麼,很晚了,該睡覺了,晚安。”

“晚安!”趙凡掛了電話,不可置信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臉,“啊,疼!是真的。”他開心極了。

(三)

第二天中午,趙凡趕到咖啡廳的時候鄧穎已經在等他,他快步走過去,“不好意思,久等了。”

“沒關係,我也是剛到。”鄧穎笑道,“今天穿得很帥氣噢!”

其實趙凡穿的就是他平時工作的時候穿的衣服,黑色西褲加白襯衫,他有點不好意思,“就是平時穿的衣服而已,你今天……也很漂亮。”

“謝謝!其實,我今天就是特地這麼穿的。平時我穿的就是帆布鞋牛仔褲加白色T恤。”

趙凡沒有想到鄧穎那麼直接,感覺自己有點招架不住,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鄧穎喝了一口咖啡,說道:“其實,很久之前我就見過你了,去年十二月份,小舟生病住院,你和阿宇去醫院看過她,當時有好幾個人在,我記得那時候你在削蘋果,我在想一個男生怎麼會削蘋果,而且還削得那麼好,就多看了你幾眼。你們走了以後小舟說你是阿宇的朋友。”

“我那時沒太注意看其他人。”趙凡解釋道,而且他那天不是特地想削蘋果的,只是覺得站在那裡太無聊了。

“那時我叫小舟從阿宇那裡幫我打聽你,不過我沒有讓小舟告訴阿宇是我想知道你的消息。”

“但阿宇沒有告訴我有人想打聽我啊?”

“你不是一直不談戀愛嗎?阿宇挺擔心的,小舟說想多了解了解你,給你物色對象,阿宇信了。阿宇知道你內心抵觸,所以當然不會告訴你啊。”

趙凡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原來阿宇考慮得挺周到的。

“上次KTV你過來搭訕,我本意不想拒絕你的,可是我怕你覺得我是個很隨便的人,所以就……後來我聽小舟說阿宇把我的號碼給你了,我很開心。其實我很早之前我就有你的號碼了,那天你打給我,我是故意不接的,以為你會給我打第二個,沒想到你沒有,我忍不住就打過去了。”

趙凡期待道:“所以,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從朋友開始做起!”

鄧穎也不矜持了,“不用從朋友做起,直接做你女朋友好了。”

趙凡笑道,“真好。”

“突然感覺好幸福哦!”鄧穎雙手拖着下巴,花痴地看着趙凡,“從今以後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嘿嘿……”

“好傻噢!”趙凡寵溺地揉了揉鄧穎的頭髮。

“不傻誰會玩憤怒的小鳥啊?對了,你說過要帶我玩其他遊戲的,別忘了。”

“好好好。不忘,不忘。”

鄧穎和趙凡談了半年戀愛,從來沒有跟鄧穎說過自己的家庭狀況,鄧穎也沒問。當鄧穎提出要帶趙凡回家見家長的時候,趙凡拒絕了。鄧穎也表示理解,畢竟他出來工作四年都沒談過戀愛,半年對他來說確實太快了。

鄧穎沒想到的是,還沒來得及帶趙凡回家見家長,趙凡卻不聲不響的離開了。鄧穎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趙凡問清楚他離開的原因,她不能讓他們來之不易的愛情死得不明不白。

(四)

鄧穎向公司請了兩個星期的假去找趙凡,她去了一個又一個他們一起去過的地方,但就是不見趙凡的蹤影。果然一個人要躲一個人的時候,就算翻遍全世界也找不到。

第十天的時候,鄧穎接到了阿宇的電話,“小穎,我知道阿宇為什麼離開了。你們公司不是有個叫劉凌的人嘛。他以前不是追過你嗎?”

“是啊!難道阿凡是因為這個才離開我的嗎?可是,我一開始就拒絕他了啊。”

“是又不是,劉凌嫉妒阿凡,他想逼阿凡離開你。”

“啊?”

“劉凌說阿凡家太窮,如果你和阿凡在一起肯定很辛苦,他希望阿凡離開你。之前阿凡一直不談戀愛就是因為他家裡太窮,怕給不了對方幸福。劉凌戳到阿凡的痛處了……”

“可是我不介意啊!”

“我知道你不介意,可是阿凡介意啊,阿凡自尊心很強的。除非他自己想通,否則他是不會回來的。”

“那我現在要怎麼辦?”鄧穎急哭了。

“哎哎哎!小穎你別哭,別哭。阿凡很顧家的,之前我聽他說過他爸爸身體不太好,估計他現在在家。等會我就把他家的地址我發給你,一定會找到他的,別哭,別哭啊。”

鄧穎拎了一大堆補品,四處打聽才打聽到趙凡的家。她走進趙凡家大院的時候,趙凡正在晾衣服。鄧穎一看見趙凡,丟下手中的東西跑過去抱住他,哭得泣不成聲,趙凡看着風塵僕僕地鄧穎,眼角濕潤了。“你怎麼來了?”

“你走……之後我……很想你,這些天……我一……直在……找你,嗚……”

屋子里突然多了個女人的聲音,趙爸爸走了出來,看到一個女人正抱着自己的兒子,笑道:“小子,終於開竅了。”

“爸,不是你想的那樣,她……是我同事。”趙凡推開鄧穎解釋道。

“爸,我……來看您了。”鄧穎抹了抹眼淚,“不好……意思,爸,之前一直……想來看您,但是……太忙了,一直沒……來成。現在……終於見到您了。”她拎起地上的補品,“這是給……您帶的,一點心意。”

趙爸爸笑道:“來就來嘛,還帶什麼東西。走走走,進屋去,外面冷,別凍着。”趙爸爸拉着鄧穎進屋,還不忘責怪趙凡,“阿凡太不懂事了,天氣那麼冷還叫姑娘在外面站着。”

“爸——”趙凡滿臉愁容。

趙爸爸到廚房去的時候,趙凡問:“穎兒,你知道自己在干什麼嗎?”

“當然知道!”

“你也看到了,我家現在就是這種狀況,我沒車沒房,沒有媽媽,爸爸身體又不好,我給不了你幸福的。”

“我看到了,看到了,我知道你沒車沒房,知道你的現在的狀況,可我就是喜歡你啊,很喜歡很喜歡,我可以跟你一起吃苦,一起掙錢買車買房,可以把你爸爸當成我的爸爸,跟你一起照顧他。你可以給我幸福,因為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覺得很幸福。可是為什麼你連這麼低的要求都不能滿足我?”

“穎兒,你這是何苦呢?”

“我不管,我就要跟你在一起,你別想擺脫我。”說著連忙起身,朝廚房走去,“爸,我來幫你打下手。”

趙凡無奈地搖了搖頭。

一頓飯下來,鄧穎左一個“爸爸”右一個“爸爸”地叫趙爸爸,趙爸爸難掩心中的喜悅,一個勁地給鄧穎夾菜,飯桌上還一直跟鄧穎談論趙凡小時候的事。趙凡眼神深邃,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飯後,鄧穎跟着趙凡一起去洗碗,趙凡說:“跟我在一起你會吃很多苦。”

“我不怕!”

趙凡沉思了一會兒,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本來打算離開你后就聽我爸的安排去相親的,但是現在……”

鄧穎雀躍,“你娶我娶我娶我啊!”

趙凡緊皺的眉終於鬆開,笑道:“真是一點都不矜持。”

“為了我的幸福,當然不能矜持!我不管,反正這輩子你別想擺脫我了。”鄧穎死皮賴臉的功力越來越深了。

鄧穎為了愛情已經“不要臉”到這種地步了,趙凡也沒有再說什麼,他該給她幸福的,“明天你先回去吧,別為了我把工作丟了,處理好家裡的事情我就去找你。”

“去找我以後呢?”

“給我三年時間,我會向你父母證明我可以給你一個美好的未來。”

“好!”其實鄧穎覺得現在的趙凡已經值得她託付終身了,可是她不想逼他,因為她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