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子

1

小林和小華就讀同一個大學,在一次學生會的活動里相戀,畢業后便結了婚。

婚後的生活,從戀愛時的甜蜜落地為每日的鍋碗瓢盆,從校園只需要學習和娛樂到現在要獨立面對平淡的生活。

他們從以前你儂我儂的花前月下,慢慢變得越來越不認識對方。

“你怎麼從中間擠牙膏,要從下往上擠,這樣下面的才能推到上面,下次再擠才好擠!”小林看不慣小華擠牙膏的方式,隨意的指責着。

“這樣怎麼了?我懶得一點點往上堆!”小華氣呼呼的吐了口漱口水,開始刷牙,滿臉的煩悶,心裏念叨着,擠個牙膏都是事兒。

生活中這樣的小摩擦時有發生,逐漸消磨着小林和小華曾經互相的愛慕和傾心。

兩人對於生活方式和習慣的爭執逐步升級,直到後來大吵一架,小林一氣之下跑到了客卧睡覺。就這樣,兩個人冷戰了好多天。

小華翻着以前出去遊玩的合影,一張張笑意融融,連鴛鴦都羡慕他們的幸福與快樂。可是,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小林脾氣比較大,可是也在反思,我們本來是那麼如膠似漆的一對,為什麼現在變成這樣了?

兩人各自閉着眼睛,默默的思索着答案,無論生活誰對誰錯,他們一定是愛着對方的。

於是,小林和小華開始試探着與對方接觸,慢慢的適應和接受對方的習慣。

小華回家懶得換拖鞋,總是穿臟鞋踩一地,小林就幫他把拖鞋拿過來。

小林喜歡到處擺放衣服,小華就幫她盡量收到一個地方。

小華看到小林喜歡攝影,他就幫她買了最新的鏡頭,然後對小林的作品大大誇讚。

小林看到小華很喜歡足球,她就陪他熬夜看球,不再一看到他看球就發火。

小華和小林躺在柔軟的床上,靠在棉質的床頭,互相和對方傾訴自己以前的不對,也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想法。

兩個人內心因為生活磕碰堆積的尖冰,慢慢的,在心靈敞開和接納的過程中融化。

2

結婚三年,在雙方父母的催促和年齡的壓力下,小林和小華開始了人類繁衍的使命。

一年後,小林和小華美麗的結晶閃耀誕生。隨着兩人的喜悅和激動,他們也將面臨生活更大的壓力。婆婆的入住,給這個小家庭帶來了新的關係的挑戰。

孩子、母親和媳婦,三個人的磨合給小華帶來更大的生活課題。他總結以前和小華生活相處的經驗,努力的讓家人關係磨合。

小林每每靠在床頭待寶寶睡去后,偷偷的抹着眼淚。小華陪着她哭,讓她把所有的委屈都發泄出來,然後輕輕的說著安撫的話語。

有時,小華實在經受不了生活瑣事的折騰,偶爾就出去喝酒、唱歌。

在床頭,小華像對孩子一樣,讓小林傾訴,並給他疏導。

即便是再強大的人,內心也有一個需要安慰的小孩兒。

小華,在照顧妻兒的同時,還要做好母親的思想工作,在媽媽面前做着婆媳間的調和劑。

偶爾小華也會抓狂,但是想想,就忍這兩三年,以後孩子上幼兒園,媽媽就可以安度晚年了,就使勁給自己打打氣,繼續朝氣蓬勃的上班,照顧家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

3

小林和小華的孩子慢慢長大,他們雙方的父母也漸漸老去。

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中,他們始終堅持着互相為對方着想,堅持遵重對方的意見,並常常鼓勵對方。

經歷了孩子的長大,老人的離去。小林和小華也步入了晚年。

兒女不在身邊,他們難免孤寂,但是他們始終將對方放在自己內心深處。他們希望,能夠一起開心度過最後的時光。

小華帶着小林到處周遊,還一起報了毛筆字的培訓班,又認識了新的老人朋友。

他們依然保持着床頭聊天談心的習慣,在小華抑鬱的時候,小林給他講年輕時侯好玩的事。小林生氣的時候,小華給她捶腿按摩,好言相勸。

兩人靠在熟悉的床頭互相對望,小林不再像當年那樣貌美如花,小華不再像年輕時候那樣英姿颯爽。

兩人相視無言,沒有多說一句話,卻都用一生慢慢的看完了對方這本書,也互相開解了對方一輩子。

4

其實,現實生活中,也有很多走不到最後的夫妻,但是不論何時,曾經在床頭邊陪伴過的人都對我們內心的成長發揮過作用,或幸福,或憂傷。

能給予關懷和幸福的人,讓我們正向能量有了增長,而給予我們傷痛的人,讓我們有了更多對負向能量的免疫力。

人們有時候有一些解不開的結,需要找心理諮詢師來幫助。但是,心理諮詢師的作用是幫助人自助,真正能夠得到解脫的永遠只能依靠自己。

也許,你的戀人或愛人並不成熟,也許她們自己就是個孩子,但是,心子相信,伴侶之間是可以重塑對方的,我們努力陪伴對方心靈的成長,也讓自己更加學會愛情、婚姻這門課。

加油,為愛而生的人們,首先讓自己成為伴侶的“心理諮詢師”,他/她也會因你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