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已經很長了,城市變了樣子,鄉村也變了樣子,人呢?

人生是有幾個十年連續而成,想當年坐在教室里聽蟬鳴,老師總會苦口婆心,孩子們哪裡知道時間不等人,一晃,十年就沒有了。

小的時候,喜歡幻想長大的樣子,生活的模樣,外面的世界,長大后,卻想念小城的炊煙,門口的蝴蝶蘭。

年過而立,人生更是過的力不從心,世俗的雜念牽絆,金錢的追逐不斷,各種物質慾望都像爬滿袍子的跳蚤,無處不在,無處可藏,未老先衰。

夜不能寐的時候,不知道何時是故鄉,潮濕的空氣里,模糊的不知道是多少人們的雙眼,社會的紛繁和無奈,不再過分英雄主義的樂觀,我反而念及過去的歲月。

我想,十年之後,我也許老了,可是我的夢想還在不在,我的人生會是我想要的嗎?

我常常抱着思緒,任由自己去想,自由的想象,某個路口,時光迴轉,光線打在我的腳上,我邁開我的腳,走向一個陌生的男孩。

我的人生會不會發生一些變化,或者陌生的女孩,我的朋友圈子會不會大一點。

我常常想,我這樣一個十分規矩的女孩,如何變成了一個不務正業的女人的呢?

有一個聲音在說,我不認同你說的。

不管認不認同,我都有不快樂的一刻,對自己現狀的不滿意,會讓我時刻責備自己。

於是生出許多氣力,於是到處嘗試生活的多種可能性。

忙,而不亂,站而不慢,生而幸福,我想,我會去追逐一些眼前的,當下的幸福的。

拋開塵世間的一切,緊緊的關注自己的呼吸,眉心之間的一點煩惱,也隨風飄散吧。

十年之前,就像此刻,那個時候,我坐在家裡的葡萄樹下,陽光一縷一縷的隨着風在我的身上晃動,明晃晃的照着我的心田。

我坐在藤蔓下,痴痴的想,大學里,第一眼,有個男孩,剛好坐在第二排,他坐在窗口,窗外的梔子花開滿了一個天空,香味順着打開的玻璃,進了教室,我就在香味進來的時候,走進了教室。

我看到他,他也看到我,我們沒有說話,靜靜的坐在教室里。

我眯着眼睛想象着那樣相遇的場景,臉上帶着對愛情的憧憬。

十年後,我坐在花園裡,蝴蝶翩飛,滿園牡丹綻放,我再也眯不起我的眼睛,我也沒有了對愛情的憧憬,心未老,人已荒。

垂柳依依,風拂面,我坐在柳枝下,什麼也不想想了,當下事足夠我應付,心態已經發生太多變化,唯有對模糊的夢境有一絲絲的牽挂,路雖遠,不辭勞苦,但願我到的時候,夢在人還在,情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