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有機會送他禮物。

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期待,興奮,又雀躍。那枚壽山石隨型閑章,只屬於他。多少日夜,心心念念,想要親手交付給他,就像是全數交出自己,一顆溫柔而堅定的心。感謝命運施捨,成全一切機緣。為這一刻,簡直要幸福的上天。

原來,能有機會,全心全意,去對一個人好,竟是如此快樂。她本是一個極吝嗇的人,此時此刻,卻甘願傾盡所有,只為換回,他一個真誠而幸福的笑。她對他,只怕愛的不夠,無論何時,都想給他再多一點溫暖,再多一點柔情。

提前幾天,便開始準備。因為愛他,連這些準備的時間,都如此美妙。逛遍所有的店鋪,只為覓得,一隻精美的錦盒,一款好看的包裝,一個合適的袋子。精益求精,吹毛求疵。她的完美主義,全面爆發,一點一滴,都要求最好。

若不是最好,如何配得起,如此美好的他?她快樂地逛遍店鋪,最終覓得所需。然後,再小心翼翼,用這些美麗的包裝,一層層,一件件,包裹起這一枚壽山石閑章。宛如,小心翼翼,一層層,一件件,包裹起自己的心。

沒錯,拆禮物,也是收禮物的樂趣。當你滿懷好奇,以及期待,一層層,一件件,剝去這些美麗的修飾,就會終於看見我,一顆樸實無華,溫潤如玉的心。四枚小篆,幾許溫柔。彷彿黛眉女子,羞紅的雙頰,是我的溫柔與堅定。

多少年來,沒有如此用心。曾經,她以為自己早已枯寂,再也不懂風花,再也無心雪月。但是,遇見的他,卻讓她蒼老的血管,重新涌動熱血。一顆沉寂多年的心,悠悠轉醒,終於復活。是他,讓她重返十八歲,豆蔻年華,少年錦時。

一份禮物包好,裝進袋子。她卻依然,覺得不夠滿足。如此正統,袋口空寂,難以言盡,心中的浪漫與詩情。於是,她抱來一束鮮花,選擇最繁盛的剪下,插在袋中,像是完成一次花藝作品。心中喜悅,讓她不禁開始唱歌。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

選一枝絳紫的滿天星,花間白蕊,星星點點,彷彿你的眼睛。你始終並不多言,卻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看見。你的眼眸,是最明亮的星辰,照亮我漫長的夜空,撫慰我,陪伴我,指引我,讓我不要迷失,不要折墮。

“家山呀北望,淚呀淚沾襟。”

選一枝紅色的勿忘我,愛的路上,難忘你的溫柔。遇見你,彷彿終於回到,童年時的故鄉。你是一樹潔白的梨花開,漫天花雨,洗盡我的滿身風塵。歷經風雨,落恭弘=叶 恭弘歸根。依偎着你,終於可以溫柔而疲倦,安心睡去,一夜好夢。

“人生呀誰不,惜呀惜青春。”

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我也懂得人生苦短,時光寶貴,可惜深陷魔咒,無奈陰冷枯寂。原本已枯老,守着一張皮囊,只想潦草殘生。但是,你卻再次點燃我,解救我,重返生命的鮮活。感恩命運,與你相遇,便是我最好的年華。

“小妹妹似線郎似針,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她不懂得矜持,抑或猶豫,只要此時此刻,全心全意。焚心以火,只想給他所有的光與熱。傾盡全力,只為他一個真誠而幸福的微笑。親愛的,你是我所有未完成的夢,你是我一切想要追尋的光。

“愛呀愛呀,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

忽而想起,《色戒》中的王佳芝,也曾為易先生,唱過這首歌。流轉的眼眸,婉轉的聲線,道不盡歲月的滄桑,人世的無奈,心中的纏綿。在這洶湧的人世間,始終有太多辛酸,太多無奈,相聚的歡娛,始終蒼涼而寂寥。

那麼,切莫辜負好時光。就讓我為你,唱盡心中的纏綿婉轉,浪漫柔情。然後,枕在你的腿上,輕輕閉上雙眼,宛如一隻安心的貓。若你有心,請用指尖,輕撫我的長發,穿越這三千煩惱絲,最終化成,纏繞你指尖的溫柔。

說什麼金玉良緣,我只要木石姻緣。多愁多病的我,如何報答你的一片深情?唯有以眼淚,以真心。這一份小小禮物,就是我的秘密花園。經過秀美的花草,你終將覓得一塊小小的頑石。三生三世,盈滿手心,我的溫柔與堅定。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