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摘自網絡

(一)

​攀攀自大學畢業季分手后單身了多年,直到在半年前,她終於把一個男生帶到了我到了我的視線範圍之內,意圖似乎很明顯:她願意他打入她的圈子。

男生出來和我們玩過幾次,可能是因為還不夠熟悉,雖然聚的過程中大家貌似玩到了一起,不過之後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或者說,大概是男生進入我們的圈子,比起他不適應我們,我們更不適應他。

私底下,當攀攀問起我的意見,我總會直說:他各方面資質平平,配不上你,你還是再找找吧。

攀攀認同我的觀點,不過她不太想輕易說結束,總會給一個我沒法兒反駁的理由:他很喜歡我呢!

有時候我也覺得男生對攀攀很有意,只是每當這時,攀攀總忍不住一臉理智地跟我說另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主要是為了說明:他不喜歡我。

事實上,兩人最初認識,攀攀還能直白地告訴我:我不喜歡他。我大咧咧地勸她:“那你就別耽擱人家。”攀攀又說:也不討厭啊,我還圖他年輕有為呢!

他們有意無意保持着聯繫,我就不再多說什麼,有時候看着男生,也覺得還蠻對攀攀上心。

後來攀攀不再說自己的感受,而是頻頻說她對男生的感受,並表示自己難做決定。天知道,這樣的話與其說是給我解釋,不如說給她自己聽。

在我眼中,成年人帶着明顯的意圖——至少是以交往為前提的交流,相處了三個月卻還沒有在一起,那麼其中一個人一定有問題,要麼是兩個人都有問題。

果然不出所料,一個月之後我再次見到攀攀,問起兩人的情況,是不是已經簽過彼此的小手了,攀攀朝我翻了翻白眼,又嘆了口氣:翻篇了。

細問之下,原來是攀攀還是覺得男生不夠重視自己,像是換一個人喜歡也無所謂,雖然這本就是人間真相。

我替她感到開心:還好沒有在一起。我最怕聽到你說,你覺得他喜歡或者不喜歡你怎樣的話,你不是一向最在意自己的感受嗎?那才是真正的你!何況,你可是堅守寧願找一個你愛的人。

攀攀笑了:天知道,我竟然真的還想過要跟他在一起。別人一追我,我就傻了!

我也以為攀攀差點兒就同意了,萬幸她沒有被追走。

攀攀單身多年,我從來都覺得她是個內心很強大的女生,從小離開家庭住校十幾年,後來一個人在異鄉上學和工作,她父母從來對她不聞不問,畢業之後的社交活動也不多,算得上是孤家寡人,而她一個人還好好地發光發熱。

攀攀也曾被迷戀過,她都不以為意,不過更多的時候是她迷戀別的美男子,由此排解了多 少單身的煩惱——說不定這真是單身人士克服單身的弊端的好方法,因為攀攀還總能因此鬥志昂揚。

一直以來,她傳達給我的信息從未改變,那就是她一定要找自己有感覺的人來共度餘生,誰曉得真正走近她的生活的還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追求者。

雖然攀攀最可靠的人選已經遠去,她也沒表現出多大的傷感之情,只是很多時候,她都會不經意地看着我說:當初他很喜歡我來着。然後又自顧自搖頭:也沒那麼喜歡,要真的很喜歡,我早就答應了。




圖片摘自網絡

(二)

“昨天晚上我和男友攤牌了。”剛上班沒一會兒,好朋友jojo打電話給我,冷靜地跟我說了這句話。

雖然知道這一天總會到來,我們都以為這會是兩三年後的場景,沒想到如此突如其來。

沒有聊太多,我只是提出了我的建議:無論如何,這件事情你應該明確地讓某人知道。

不出半個小時,jojo的信息來了,和她預想的那樣,在某人哪裡收穫了意料之中的失望。

先說一下背景,jojo和男友相戀多年,同樣在多年前硬生生插進來了一個某人。都說陪伴是長情的告白,在某人長年累月的熏陶下,jojo被感動了。不,更準確地說,隨着年齡的增長,jojo發現更能吸引自己的特質其實在某人身上。

經過大半年的糾結,jojo始終沒辦法做決定,而我認為應該追求自己最喜歡的那個人,遺憾的是某人並沒有我以為的那樣確定,倒是希望jojo保持現狀,等自己追夢完畢再看情況。

其實把夢想擺在愛情前面,這無可厚非,jojo愛的也包括這一點,只是某人到底不是jojo的正牌男友,這樣的言辭更像是在耍流氓,於是她就更糾結了。

我又換了一個角度:你之所以糾結是因為兩個選擇都差不多,所以無論你選哪一個都是正確的,不過女人一般更願意選擇自己所佔對方心中的分量重一些的那個人,所以你還是好好和男朋友繼續生活吧。

Jojo也想不到更好的選擇,意猶未盡地切斷過和某人的聯繫。

本以為事情就此算是告一段落,沒想到jojo還是對男友坦白了一切並提出了分手的要求,男友極力挽留。這期間,就發生了上述的那件事。

後來,jojo既沒有和某人在一起,也沒有像設想過的那樣開始重新尋覓伴侶,而是和男友和好如初。

再加一句,他們如今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雖不知事情最終會走向何方,但至少長時間折磨了她的事情已經無需再提。




圖片摘自網絡

(三)

大概是從中學時代起,每個女生經常會被問到一個假設句:“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選一個,你要哪個?”

答案非黑即白,理由卻千奇百怪。

雖然我沒有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做過具體的數據分析,但是當長到了成年的年紀,再拿這個問題去問尚未結婚的單身女青年,答案不言而喻:愛我更多一點的那個人。

當然了,總有一部分像我這樣的人會表示反駁:要我選,肯定選我愛的人。為什麼呢?因為比起別人,我更相信自己的眼光!

儘管這個理念從未改變過,然而當自己沒感覺的人來到了自己的身邊,也有胡思亂想的時候,甚至差點就要卸下冷漠的外衣奔他而去——我並不能肯定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只是違背初衷而已。

而若是問起男人同樣的問題,我得到的總是輕蔑的一笑:“當然選自己喜歡的啊!”

這兒又有一個複雜的故事。

大齡男青年A宣誓一定要快點找對象,在半年內結婚。總有姑娘看上A,大齡女青年B就是其中一個。按照A自己口中說出來的那些理想的擇偶要求,B完全達標,可是A就是不願意和B在一起,甚至接觸也不願意。看到A如此口是心非,B多次主動之後也覺得無趣,只好放棄。而A還打着他那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嚴苛的標準在尋尋覓覓。

話雖這樣說,很多單身人士的現狀可比設想的要悲慘得多,那就是既沒有愛我的,我愛的又不能讓我選擇。沒關係,我們現在討論的是一種觀念,僅此而已。​

根本不需要仔細觀察,我們就能聽到分手的情侶們這樣的言語——男的說“我不愛她了”,女的理由同樣是“他不愛我了”。

其實每次聽到這樣的話,我都有點兒憤怒:憑什麼你喜歡我,我選擇了跟你在一起;而當你不喜歡我的時候,即使我還愛着你,你也會毫不留情地離我遠去。

可能是出於對全人類男人的報復心理,也為了避免發生類似的憤怒是因為我而起,每次面對可能對我感興趣的異性,我的臉上總會寫滿幾個大字: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你如願的。

看吧,我又為自己的單身找到了一個不可逾越的理由。

當然了,女人們最在乎的是安全感,若是從利益的最大化考慮,即便是男人選擇了他所愛的,我們應該放平心態,選擇愛我們的那個男人。

王爾德曾說“男人結婚是因為疲倦,女人結婚是因為好奇,結果大家都失望”。現在的情況是,男人選擇自己愛的人結婚,女人和愛自己多一些的人結婚,大家才會沒那麼失望。至少,兩個人不會同時失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