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先從“注意力”說起。


圖片來自網絡

1933年,在美國紐約,有一位年輕人名叫本傑明·戴,他決定創辦一份新的報紙,名叫《紐約太陽報》。

當時的報紙一般可以分成兩類,一類售價較高,上面刊登的信息大多都是對讀者有利的信息,有點像我們今天的付費閱讀文章一樣;另一類則是售價很低幾乎是免費的,這類報紙得以發行主要是一些富人或者政客想達到宣傳的目的。

本傑明·戴的做法在當時很讓人不可理解,他的報紙的售價很低很低,甚至低得連印刷的成本費用都不夠(於是誕生了“便士報”的說法),有的人便認為他的報紙不久就要倒閉。但是就是這樣低廉的價格為他的報紙獲得了大量的讀者。接下來,他做了一件在當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把報紙里的廣告位賣給商家。

這時人們才知道本傑明的真實的想法,原來他的目的不是要賺讀者的錢,而是要賺商家的錢,接下來只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這份《紐約太陽報》就迅速發展,已經成為了紐約市首屈一指的報紙。

實際上,本傑明·戴的做法開創了“注意力經濟”的先河,他先是通過低廉的價格收集大量的“注意力”,然後將“注意力”賣給需要它的商人們來獲得利潤,這種模式一直被後來的雜誌、電台、電視甚至是今天的互聯網廣告、新媒體等沿用下來。

到了今天,不知你有沒有發現,許多的新媒體,包括我們熟悉的微博、今日頭條等,不僅僅閱讀免費,而且有些還需要作者來付費推廣,這些平台推出了“付費推薦”的功能,你想讓自己的文章、作品被更多的人看到,你就必須付點錢來讓平台推薦。

也就是說,在今天信息極度發達的時代,我們的“注意力”反倒成為了很稀缺的資源,從另一個角度講,我們的“注意力”都是很值錢的

所以說啊,今天諸位能夠花一點時間來看我的文章,就是相當於把一點點的注意力投資在這裏,我已是十分地感激了,也希望能夠努力地寫好文章,讓諸位看到文章后能有一些收益

當我們知道了“注意力”的價值之後,我們再來看一下一些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情,比如許多人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一些說人是非、娛樂八卦的事情上,比如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爭論事情無用的對錯上,在比如有些人把注意力放在那些無關痛癢的事情上等等。

我們會發現,這些人隨意浪費自己的注意力,是否會有一些“暴殄天物而不自知”的感覺呢?

我們再來想一下,對於我們許多並不是富二代的人來說,早期我們積累資本大部分都要通過出賣自己的時間或者說注意力來獲得財富,比如多數人通過打工的方式來獲得一點收益,殊不知道,我們的注意力所換取的大部分價值都給了公司、給了老闆,留下給自己的本來就不多。

而當我們空閑下來的時候,僅剩下的一些注意力資源則被我們隨意的丟棄、放置在上面所說的那些不應該放置的地方,這樣想想,是不是太不值了。

因此,我們要把更多把注意力投資在那些能讓自己成長的地方

如果我們能夠記住這個理念的話,工作和生活中有不少的煩惱難題便可以迎刃而解,其實啊,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很多煩惱都是來源於我們做着事情的時候忘記了我們想要到達的遠處,而僅僅把注意力局限在當下的感覺。

比如有些人老是執着於與自己的愛人爭個誰對誰錯,其實只要想想這個決定是否對家庭、對維繫大家感情都有利就可以了,根本沒必要去爭論事情的對錯本身;再比如有些人在工作上被上司說了幾句后悶悶不樂,苦惱了一晚上,這時你只要想想,你的上司把注意力投資到你的成長上來,你是收穫了還是虧損了,答案肯定是顯而易見的。

對我們來說,暫時的“成敗得失”、“誰對誰錯”很多時候並不重要,反而自身的“成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們的“注意力”必需得放在可以促進自己“成長”有關的地方。

《人生的複利效應》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