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碎變寫


看過〖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的人都知道,松子真的一生都很被人嫌棄。

看完之後,我的心裏久久不能平衡。實在無法接受,一個人長得漂亮,歌聲美,生活優雅,還积極樂觀的女人,會擁有這樣一個悲劇的人生。連最後的死亡的姿態也是那般卑微和悲哀。

可是,我不得不承認(接受),她的人生從一開始就註定了這樣的結局。

一   毀滅的開始

她是家中的大姐,但從不受重視!威嚴的父親把所有的注意力、愛和溫暖都放在了生病的妹妹身上,忽略了她也是個正在成長的孩子。這是她父母的失職,是她的不幸。

所以從小,她感覺自己是一個人,很孤單。為了吸引父親的注意力,為了讓父親喜歡她,於是她學習表演小丑的表情,順從父親所有的安排,努力成為父親心目中的孩子。



我覺得,孩子是聽話懂事乖巧的,這是為人父母的嚴重失職。如果一個小孩,他從小沒有表現對這個世界好奇,沒有表露自己的慾望和叛逆的小情緒小姿態,而是很安靜很聽話,除非是他主動選擇這個狀態,否則註定壓抑自我,失去自我。

一個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缺失陪伴、認可、肯定和鼓勵,會非常容易形成自卑,對自我否定的心理。

松子不幸被家人漠視,而她的做法是努力討好和去爭取家人的注意力。連我最親近的人都需要去討好,那麼,這世界,我是不是更要卑躬屈膝去討好?所以,松子性格里的致命缺陷初步形成―自卑、自我否定、認為討好別人就能過好自己。

借用別人的話說一下,這世界,最恐怖的事,就是父母不需要考試就成為父母,孩子無可避免成為孩子。

孩子:沒有愛,沒有溫暖,沒有陪伴和引導,爸媽,你叫我以何等姿態在這個世間成長?是否我註定孤獨,註定只能去討好!




二   命運註定被打亂

長大后的松子,是一名中學教師。歌唱的很好,很受歡迎。



不過這種美好的生活,被一場鬧劇所打亂。學校小賣部的現金被盜,其他人都懷疑是她班上學生所盜。而她,在無法去反駁他們的懷疑,無法說服學生承認錯誤的情況下,就暫時“借用”同事的現金去抵債,並且主動背負這個偷盜罪名!

解決不了問題,還滋生很多問題。她這些處理問題的方式,暴露她了性格的缺點:懦弱和討好。無法面對和承擔生活的挫折。

比如:其他人指責是她班上學生偷的錢,她連用力去反駁這些人的勇氣都沒有。也沒有從正面去面對這個問題,去理清思路,去找關鍵,去查證!而是直接去置問學生是不是他偷的,趕緊去承認錯誤。這一點體現她遇事慌亂,無法處理問題,只想息事寧人的心態。

再比如:被小賣部老闆暴吼,她不是憤怒或者理智冷靜的去回應,而是下意識的露出小丑的表情。這表情,是她小時候討好父親的習慣,卻在長大時,用來面對別人對她發泄情緒時的狀態,這是一種短暫逃避性的心理行為。這體現她無法看待自己與他人的社會關係,沒有處理別人對她發泄情緒的能力!

在這所有的過程中,她是一個完全沒有自我獨立意識的人。沒有自己的性格,沒有拒絕別人、反駁別人的勇氣。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她在努力討好所有人,唯獨不討好她自己,所以,註定被這些人愚弄。被誣陷,接受!被逼露胸,接受!被辭職,接受!

討好和順從,這是原生環境對她的烙印。是否覺得悲哀?

三   她與男人們的故事

她的第一任男朋友:海子。一個自詡把人生陷給文學的作家。這人有才華是沒錯,但卻是一個精神和心理都極端的人。他對松子所做的一切,只有暴打、性、索取錢。

我認為,一個在某個領域里極具天賦,並且沉寖在這個天賦里,生活狀態卻很糟糕的人,那麼他的心理一定是病態的。對現實不滿,無法把自我融入生活。於是他憤怒、瘋狂、壓抑!松子很不幸成為他發泄這些情緒的對象。

這類人的精神世界常人不太能理解,但一定是被恐慌和絕望充滿的。與他們談情,只能淪為犧牲品。不,犧牲品都算不上,因為至始至終,在他的世界里,你都不存在。所以女人別犯傻,去觸碰這類人!不然估計只會被傷得體無完膚。因為他們最喜歡對身邊人暴打和發泄情緒了。別人他不敢,要負責或者被懲罰。

最終無法平衡自我與現實關係的海子在松子面前自殺了。


第二任男朋友,是視海子為競爭對手的岡野健夫。這個男人,沒有什麼才華和能力,一邊小心翼翼的守護自己安穩的生活,一邊又不甘於比別人差。但是又做不出什麼成果,甚至連實際行動都難,只會自卑和嫉妒。

可以說,這種性格的人,極少能有什麼成就,再有就是他很怕被打亂生活。跟這類人談情,只要你不是他老婆,就註定被扔。所以松子不過是他用來打擊自卑,調劑無聊生活的用品。

第三任男朋友,小野寺。這是她頹廢時期(沒有信念,目標,不想打理自己)時所交往的男人。而這個男人就是一個混仔。混錢,混女人,混日子。一個過着沒有中心,信念的人生的人。

跟這類人談情,不沒有情。跟他們只能混日子,卻不能談生活。他跟你在一起,貌、錢,圖一(有二就圖二),你沒有了就換人。最終因為利益,被情緒失控的松子殺死。

最後還有兩個,一個是普通至極的男人,沒什麼好分析的。另一個可以說是打亂她人生的始者,龍洋一。我懶得去分析這人,因為可以說,他跟松子是同類。

松子小時候心理安全沒有被父母塑造和引導,甚至可以說是父母打碎了她原有的安全感。於是長大后她就開始向外界尋找和索取。而從小沒有得到愛的龍洋一,是選擇用孤傲,冷漠的態度來對抗這個世界。


松子與這些男人的關係,基本是受虐者和施暴者。他們對她只有憤怒,毆打,情緒發泄。而她從未想過主動離開。



我認為她很享受這種關係和身份。她的內在性格註定吸引和選擇這些“不靠譜”的男人。我說過,她需要從外界去索取安全感,所以她選擇的人,要承擔她過份的依賴和關注,以及她表露的不安。而她只要有人對她說“我愛你”,便會不顧一切,不需思考的就把注意力和精力放在對方身上。

小時候被父親的忽視,在她的心裏留下陰影!愛,溫暖,陪伴和在意的目光在她的生命里空格。然而人會有一種心理,越沒有什麼就越想要得到什麼。所以,他們對她的憤怒,暴力,和其他傷害。會讓她感覺這是一種被需要,會讓她覺得對方是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了。所以她的內心是這樣的:打我吧,罵我吧,別離開我,我什麼都沒有了。

多麼卑微的心理和要求,這不是註定找虐嗎!

松子的結局是:在中年時被幾個“天真”的孩子毆打致死!

你能接受一個當過教師,長得漂亮,歌聲好聽(連去逮捕她的警察都忍不住感嘆),會打扮自己,把生活過得乾淨和優雅,去坐牢時也能堅持鍛煉,考得美容師資格證的女人,中年的模樣卻是瘸了一隻腳,身體發胖,全身異味,頭髮極亂,衣服厚重,完全看不出原來的樣子,被鄰居當成乞丐和瘋子。最後在公園裡被小孩子當成神經病打死嗎?



她至親的弟弟評論她:一無是處,怎麼看都是無聊的人一生。被至親的人如此不理解和不接受。真是些悲哀的親人!

她死之前的寫的字: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透露出她對人生的無奈,和對自己的歉意。她從來都是一個人!

而我覺得她從始至終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把生的意義寄托在別人身上。




一個人的悲劇,有兩個原因。

一是由原生家庭塑造和決定。也就是從小時候就埋下了心理陰影。

我說過,這個世界真正能傷害自己的人,小時候第一是我們愛的人。任何外界的打擊都比不過來自於身邊人的拒絕和漠視所帶來的傷害大[就像松子從小被父親漠視,長大后被親人杜絕關係]。父母家庭我們無法去選擇,而且在小時候少有人能自己獨立思考,有自己的觀念,家庭所帶來的傷害,孩子必須承受,且無能為力去躲避。

長大后第一是我們自己。因為我們內在默許別人給的傷害,允許這個世界傷害我。這是一種潛意識里的懦弱認知!

所以第二個原因就是後天的認知。如果不打破內在認知,後天沒有形成自己獨立的思考意識和分析自己處境的能力,理不清與自己,他人,和社會的關係,沒有重新建立屬於自己的認知,那麼悲劇就會繼續發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