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源於網絡

文/曲尚菇涼

1.

小佳昨晚問我:尚尚,你說我談戀愛之後跟談戀愛之前是不是區別很大?

我說,嗯,是挺大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以前小佳每次遇到什麼事都會和我商量或者問我怎麼做,她是個特別沒安全感的女生,在我身邊,我照顧她也成了習慣。

她也是如此,習慣了我的照顧。

所以當她說她戀愛的那一刻時,我還跟她開玩笑的說,小佳,你終於有人要了,不用我這個媽媽桑整天來照顧你了,得,我解放咯。

她依偎在男朋友的懷中,盡情享受着戀愛的美好,好似這個男人就是她的一片天。

我送他們一對訂做的相框,祝他們開心快樂,幸福美滿。

可是如今的她卻大變模樣,不再像當初那樣在我身後安安靜靜的做我的小女人,而是有什麼事都自己抗,有什麼決定都自己做。

生病了自己買葯,下雨了自己帶傘,胃疼了自己看病。一切都是一個人在做,根本不像一個有男朋友的女生,原本應該男朋友去做的事情,她全都是自己在做。

以前,她的笑點和淚點都特別低,一件小事她能開心很久,同樣一件小事她也能難受很久。特別敏感,特別容易動情。

而現在,跟她說我平時覺得特別好笑的故事,她都沒有像以前那麼笑的開心,我逗她說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強了不少,她嘆口氣說,談個戀愛不容易啊。

談戀愛不容易,這我承認,可談個戀愛還讓自己變堅強了,這我就不同意了。談戀愛嘛,不就要談的開開心心的嘛。一個人怕孤獨,有了另一半,理應是給予快樂的。

若是另一半帶來的是負擔和煩惱,那麼這場戀愛一定是錯誤的。

真正愛你的人,舍不得你太懂事,他希望你能夠在他的保護下開心快樂的成長,他的存在就好像是一位父親,對你的愛如同父愛。

日復一日的寵着你,照應那句:愛是細水長流。

2.

其實過去的我正是這種角色,談戀愛了特別堅強,特別漢子。可後來也正是因為這種角色,讓我失去了我的愛人,他喜歡小鳥依人的小女人,而我喜歡陽光內斂的小男生。

當身邊事情發生的越來越快,看的人越來越多時,我的感情觀也在變化着。從以前的主動愛轉變成了如今的被動愛。

過去喜歡和我一樣大的小男生,覺得他可以陪我玩,陪我鬧,陪我做我喜歡的事,包容我的小脾氣。可現在我卻喜歡那種比我大點,成熟點的,他能給我安全感的。

因為成熟點的男生更加懂得什麼叫愛,什麼叫戀愛,什麼叫陪伴。

在我生病難受的時候,他不是只在微信上給我發句:記得吃藥,然後繼續刷他的朋友圈。而是買了葯來到我門前給我發消息說:開門。

在我最需要陪伴的時候,他不是跟我說:來,玩局王者榮耀,殺殺人就舒服了。而是什麼都不說,來我身邊給我一個擁抱,告訴我他還在。

在我們過周年紀念日的時候,他不是來問我今晚我們去吃什麼,要什麼樣的驚喜,喜歡什麼樣的禮物。而是把一切準備就緒之後,直接帶我過去,和我說:寶貝周年快樂。

大概成熟的男生真的會給人滿滿的安全感。因為和他在一起時,你只需要乖乖聽他話,理解他,安靜的做他的小公主就好了。

你的理解對他來說,是最大的愛意。

3.

閨蜜剛跟男朋友分手,打電話過來很爽快的和我提這件事,我說你怎麼都不難過,好歹也談了一年多吧。

她說,我難過?我難過個屁,我跟他談戀愛,什麼事都是我在做,憑什麼啊,我找對象是來寵着我的,不是我平白無故多了個兒子。

本來心平氣和,說完這句話,閨蜜的小宇宙就爆發了。

閨蜜說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根本就感受不到對方的愛,她覺得她就像是個單親媽媽,在養一個和她一樣大的兒子,這兒子還時不時的跟她吵架,不滿意這不滿意那的。

就在上個月十五號,他們兩個人過一周年的紀念日,早在前一天閨蜜和我說:尚尚,你說他明天會不會給我準備個驚喜什麼的,比如送花呀,戒指求婚呀,燭光晚餐呀。

我說,也許哦。

當到了第二天時,閨蜜並沒有和男朋友過一周年紀念日,而是來我家蹭的飯吃,邊吃邊罵男朋友。

原因是那天晚上大概六點多的時候,閨蜜在家打電話給男朋友問他記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男朋友說,今天什麼日子?不就是星期三嘛。

閨蜜氣的要發脾氣,但還是忍着,說了句:今天是我們一周年的日子,親愛的。

男朋友很平淡的說了句:哦,一周年啊,那我們晚上出去吃點東西吧,你把位置訂了,一會發地址給我,我直接過去,要是想看電影的話,也順便一起買了,省的到時候買麻煩。

聽男朋友說完這句話,閨蜜瞬間就爆發了,對電話的另一方吼了句,吃什麼吃,你他媽連我們的紀念日都不記得還吃,分手吧。

那晚,閨蜜在我家和我說了很多,她說她以後結婚一定要找個大叔型的,比她大五六歲左右,有成熟男人的韻味,卻也不失成熟男人的魅力。

小鮮肉那種類型的男生,或許的確不適合走下去。

談戀愛是兩個人都能夠共同的努力而不是一個人的單方面付出,如果只是一個人的付出,那不叫談戀愛,那叫閑得慌。

談個戀愛不就為了開心嘛,還要我變得比以往更堅強?做夢吧。

我是小公主呀,我在等我的王子來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