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愛者不娶,非愛我者不嫁。

                                                                        文/秋正源

談及愛情,總有人問及這樣一個問題:“你是會選擇你愛的還是愛你的?”這個問題說因人而異,倒不如說因性別而異。

對於大部分男生而言,是非我愛者不娶。對於大多數女生而言,是非愛我者不嫁。

記得第一次看蘇童寫的《妻妾成群》時,感觸最深的不是此文如何經典,價值如何高,而是義憤填膺的說道:“男子三妻四妾,實乃人之常情。女子紅杏出牆,慘遭落井之冤。”可見文化何等強大,又何等可怕。

後來王寶強馬蓉婚變,我想大多數人都在為王寶強報不平,人總是有閑情管別人家的事,而對自己的事非要火燒眉頭不罷休。但在微博上,卻不知為何立場轉變站在馬蓉上,說是替她說話不如說是為女性忿不平。不論古今,女子總是站在輿論的尖端。對與錯,有時早已不重要。

當我翻到自己曾經發的微博后,不覺慶幸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倘若這句話出自一個明星大咖,恰好又是同等遭遇的怕是積毀銷骨,眾口鑠金,分分淪陷了吧。流言可畏,有顛倒是非,置於人死地的能力。好在我們並不是站在風口浪尖的風口上。避免許多潛在的危險。

在愛情上,男生是主動的姿態,女生的被動會給人一種矜持,淑女的形象。

儘管內心再怎麼狂野,都要樹立一副娉娉婷婷的姿態。


非我愛者不娶,非愛我者不嫁

記得有次學車時,教練問我:“在學校有沒有談過戀愛?”我搖搖頭說,“沒有”。教練笑着說:“丫頭瞎講,那有沒有人追啊?”我說:“最好的年紀里有人追不足為奇。”教練說:“你們學校好幾個在我這學車的,都對我說,談過好幾次,好多人追呢!”雖然不諳熟人情世故,沒有體驗社會百態人生,但面對許多問題時,我總想以中肯的方式去作答。彷彿說有許多人追,顯得很了不起。彷彿說談過好幾次很光榮。其實不然,我那樣的想法是病態的。因為敏感,自卑,自尊,寧願自嘲也不願自以為是。

非愛我者不嫁,無非就是期望覓一良人,但不嚮往舉案齊眉,相濡以沫。只是嚮往“一生一代一雙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白首不分離”的生活。因為既要我愛者,又要愛我者兼備太難。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在取與舍之間的抉擇,求得最大的幸福。

世人常道:世間沒有重頭再來,重新投胎的機會。若有,也只有女子有。似那句:嫁對了人就是人生第二春,嫁錯了人便是悲慘人生。這也是為何女子“非愛我者不嫁”的理由,倘若能“比翼雙飛”固然好,倘若能退而求其次,我想這是大多數女子最佳選擇。我身邊同性的朋友,少年時自命不凡,步入婚姻的殿堂時怕是未曾想過自己也會認命吧。記得王爾德說過:“男人因為無聊而結婚,女人因為好奇而結婚。”這句話也讓我想起凱文·史派西在《美國美人》的那句台詞:“我們為什麼結婚,是因為我們不想看起來和別人不同。”無論好奇還是無聊,還是為了看起來正常,都免不了一句:世俗。

想起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女孩長一歲,身價就掉一分》,裏面印象最深的一句是作者在說自己的愛情觀:“我想在40歲之前盡情的冒險,60歲之前愛滿想愛的人,80歲之前做遍想做的事,永遠不結婚。”似乎這句“永遠不結婚”是對世俗的抵抗。似乎這樣說,也不見得如大人所說的“女孩長一歲,就不好嫁了,甚至活不好。”我每每看到偏激的文字,一半鞭策,一半震撼。因為我本身不是一個偏執的人,我反而是一個矛盾體,又是中庸的調和劑。所以我的文字缺少的情感正是這份“個性”。

非愛我者不嫁,心中仍對愛有所期待。至少她相信,油鹽茶醬醋的生活仍能活出詩意。總比那些非我愛者不嫁的人而言,要柔情的多了。只是那些偏執的人的世界里,有不認命的執着。

而我嚮往的生活:歲月靜好,現世安穩。何其美好!待我看遍夕陽西下的餘暉,走遍萬水千山的柔情,總會有歷盡千帆的恬靜。非我愛者不娶,非愛我者不嫁,何嘗不是如此。餘生互相多多指教。心中多一份沉靜,詩意,就多了一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