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太善良,一聽說就往過趕。太操心。”慈父般的解說。

她笑而不語:不是善良,只是自戀。

只因她,彷彿看見曾經的自己。知道那種痛,會有多痛。知道那絕望,會有多絕望。那種無助,那種迷茫,那種創傷,她真真切切,感同身受,所以無法坐視不理。她想溫暖他,只不過是想去溫暖,當初那個同樣絕望的自己。

他的錯誤,她全都知道。她並不是“聖母心”泛濫,想要去施捨憐憫。她只是,深深內疚,以及自責。最初,他是如此信任她,把自己全數交給她。是她,太過自以為是,自以為“體貼”、“懂事”,卻並不信任他也成熟,也懂體諒。

沒錯,是她先逃了。這種不信任感,像瘟疫一樣彌散開來,傳染給他,讓他原本純元堅定的心,受到侵蝕,也開始動搖,開始迴避,開始猜忌。一步走錯,步步出錯,圈子越兜越大,內心越來越遠,終於全線崩潰,滿盤皆輸。

如果,當初足夠真誠勇敢,結局會不會不一樣。他的軟弱,他的自私,他的世故,她全都知道。許多人替她不值,但她無比明白:這一切的導火索,始終源於她自己。是她,先觸發他的軟弱,自私,以及世故。而原初的他,多麼純元堅定。

因此,她始終無法怨他,只恨自己。直覺,是不會騙人的。她始終無法忘懷,他最初的眼神,那麼溫柔,那麼純粹,那麼堅定。無數個漫長的夜,內疚與悔恨,讓她輾轉難眠。她深刻明白,是自己的自以為是,毀掉這一切。今生今世,她欠他一句道歉。

“不許再提他!不值得!”慈父般的痛心。

其實,他真的值得。他給過她,真正的溫柔,以及美好的瞬間。這些生命中的花火,雖然短暫,但已足夠她用一生去珍藏。她是多麼敏銳,多麼理智,多麼清醒的人,怎會不知孰真孰假。他曾經給過她,最寶貴的信任和真心,因此,他真的值得。

如果,真的要去埋怨。她只埋怨自己,埋怨自己的自以為是,自作主張。如果,還有什麼遺憾。她只遺憾情深緣淺,命運沒有給機會,讓他們彼此走進,互相了解,慢慢地相愛。其他的,或許只剩下深深的,深深的無奈。

無法忘記,初次見他,那種如遇故人的溫暖與親切。眼前分明外來客,心底卻似舊時友,窗外的陽光,讓她一個晃神,彷彿置身在一場杏花春雨里。在那一刻,她就知道:他會愛上她。正如,在那一刻,他也知道:她會愛上他。

愛情,是一場尋覓。我們之所以會愛上一個人,是因為在他身上,看到理想中的自己。於是,我們奮不顧身,飛蛾撲火,身上的每個細胞,都在訴說著對他的渴望。直到與他相擁,就像是終於擁抱自己,成全自我的完形。多麼幸福。多麼圓滿。

因此,若我真的愛過你,無論世事多無常,無論滄海與桑田,也始終無法忘懷,更何談怨恨。我當然明白,物是人非,歲月蹉跎,但是,曾經的光與暖,依然如此真實。發生過的事情,終究是發生了。存在過的人,始終是存在的。無法狡辯。

或許,我已無緣愛你。但是,我不會忘記你,就像是不會真正忘記,那個渴望成為的自己。我無法怨恨你,就像是不會真正怨恨,那個曾經稚嫩的自己。我用真心愛過你,你就已生長在我的血肉中,成為我的一部分,將會陪伴我,永生永世。

是你,讓我有機會見證愛情的奇迹:原來,真的有一見鍾情,前世姻緣。心犀相通,電光火石之間,雖然只是一秒天堂,但這種極致的體驗,曾經滄海,永生難忘。這種與理想中的自己,在現實中相遇的場景,只要遇見過,便已此生無憾。

終於,可以輕鬆坦言:我是真的愛過你。再多的質疑,再多的勸阻,也不能讓我放棄:放棄對你的珍惜與感激。我做不到。畢竟,你給過我真正寶貴的瞬間。我選擇記得,一如選擇堅持理想的自己。我選擇原諒,一如選擇擁抱並不完美的自己。

恕我愚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