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我想着,等我長大了,一定要好好的孝順爸爸媽媽,懷着這樣的念想,我慢慢長大。

從校園到社會,只是一霎間的事情,當初美好的幻想一下就遇到了現實的尷尬,不知道是我沒有學好,還是我沒有準備好,反正我就是卡殼了,而且還僵硬的不知道怎麼辦。

在社會上遊走,時間一樣過的極快,我的念想變成了等我有錢了,一定要好好的對待爸爸媽媽。

當每日的陀螺的旋轉,逃不過房子、車子、孩子、票子的時候,我也從青春滑到中年,好像不曾有任何過度,多少白髮在暗暗發芽。

看着爸爸媽媽拱起的背部,還有蹣跚的腳步,我覺得,我的念想已經被衝散了,找也找不回來了。

連日的霧霾和陰雨,是那麼的相伴而生,空氣也清新了很多,我坐在辦公室的玻璃窗下面,望着流動的白雲,覺得也許是時候給爸爸媽媽一點驚喜了,雖然我依然很窮,雖然我依然很忙碌,可是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閑下來,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能有錢,也許會一直窮困下去。

我的爸媽是虔誠的佛教人士,逢年過節,都會燒香拜佛,結合了這個原因,我開始搜尋和這些有關的近地遊覽,當我發現一個很合適的地方詢問爸爸媽媽的時候,沒有想到,他們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要很多錢吧,不去,不去,等你以後手頭寬裕了再說。“

前面我也許是聽的進去,可是說到“手頭寬裕”,我立刻說,“去吧,很便宜的。”

他們還是說,要商量商量,讓我等等。

我知道這一等不知道是何年何夕,開始想用佛的淵源來打動他們。

最終,他們同意了,願意把身份證給我。

我知道我做的很少,我甚至不能稱之為稱職的孩子,可是我在努力,我希望在愛的這條旅程上,父母的付出不再是單行道。

我的心一直是緊張的,不知道這次安排,爸爸媽媽會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在出發前,爸爸開始念叨,怎麼才能到達集合地,擔心早晨沒有打到車,擔心怎麼才能到達目的地,還不停的說啊說。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我沒有讓出行這件事變的簡單,後來我明白,其實他不想打的浪費錢。

一早他們就出發了,我不時的計算時間,看看他們是否順利到達,聽到電話那邊人聲鼎沸,我不再懷疑,中國,真的是一個熱鬧的地方, 到處可見的同胞聲音啊。

爸爸給媽媽拍了很多照片,每一個照片上,我都能看的媽媽真心的笑容,眉心舒展,臉上的酒窩裡盛滿了幸福,我還看的爸爸拉着媽媽的合影,雖然頭髮斑白,可是他們相互攙着的樣子,很溫暖,太陽打在旁邊的樹上,灑下來的一點餘光,我看到他們的心是寧靜的。

花朵,佛珠,神像,還有笑臉,我覺得這次我是做對的,我是滿足的。

一次安排,讓他們明白,雖然我沒有多少財力,但是我的心裏還是有着他們的位置,我深愛着他們;一次遠足,讓年老的父母看看外面的世界, 接觸不一樣的人群,也許可以給他們老年生活帶來不同的體驗;一次溝通,一次擁抱,一個笑臉 ,都可以讓他們滿足,他們很容易滿足,也很好滿足。

我想,不用等到我長大了,不用等到我有錢了,愛父母的表現,只在點滴,不要和他們發脾氣,不要對他們的話置若盲聞,尊重他們,請從一件小事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