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心子

1

今天帝都的天空格外的藍,雲朵也很厚實,天空壓低了一些。這種感覺和溫度像極了雲南的味道。

很多人都喜歡雲南,嚮往那種美景和民俗和愜意。

心子在雲南待了三年,至今難以忘懷,不時的會想念昆明的那些日子。

帝都和昆明是兩個極端:一個快,一個慢;一個霾,一個美;一個漂,一個實。

其實,心子覺得只有在雲南那種地方,才是真正回歸人類本源的地方吧。

2

人們常常會抱怨生活的艱難,社會的無奈,掙錢的不易,發展的緩慢。

當我們抬頭看天,只有陰霾的灰暗,只好再低下頭,匆匆趕往下班的地鐵:

當我們瞭望房價,只有增長的速度,只好邁開步,回家打理好溫暖的小窩;

當我們軟磨硬拼,只有眼前的停滯,只好打開電視,沉浸在短暫虛幻的快樂里。

而在雲南,總是能拍到美麗的天空,總是能有浪漫的故事,總是能有那麼快樂的朋友。

記得在雲南,一位本地朋友說,雲南人的生活理念就是要享受生活。

心子在雲南,也度過了人生最快樂的時光。

3

我想拿所有來換一片自由的天。

匈牙利詩人裴多菲寫道:“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這是廣為傳誦的一首詩,也彰顯了人們對於自由的嚮往。

其實,真正絕對的自由是不存在的。

我們的生存、生活都受到各種各樣的規則的約束。

作為一個國家的公民要遵守法律,作為公司的職工要遵守制度,作為社會的人要遵守社會公德。我們想要的隨心所欲是不存在的。

但是,想要有一個合適合理的自由的度,也是很難的。因為我們的環境並不是完美的,規則也不一定是萬無一失的。

4

晚上看《人民的名義》里,大風廠被沙書記解放,然後大家坐在一起談話,廠長想讓沙書記幫忙惦記着廠里保安服的事,沙書記說,這不就成腐敗了?

廠長說,我們這不是認識了嗎?中國不就是講人情的社會嗎?

看到這裏,心子感到有些不舒服,廣大民眾句句聲討貪官腐敗,可是,卻在做人做事上,處處想走捷徑,走關係。

那麼,中國的人情“習俗”算是一種潛規則了吧?但是,這種規則並不是合理的,也正是這種規則,束縛了人們。

我們不能夠公平平等的競爭和生活,誰關係硬,誰就能贏,不怕你沒能力,就怕你沒後台。

5

這部電視受到大眾的矚目,必定是反映了很多現實,也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作為普通的公民,我們能做的也只是在既定的規則下,努力的生活和工作。

一味的計較外部的環境,會讓我們很痛苦。想辦法走出約束,才能讓內心平和。

心理學家認為,自由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事。當我們發自內心的去做我們想做的,就是自由了。

當然,這種自由也是建立在我們知道能夠做的程度以及可以預見的結果。

回到題目,我想拿所有來換一片自由的天。

真的能做到嗎?

不能,心子還要繼續按部就班工作,還有演好各種角色。心子只能在這裏,寫一些看似自由的東西來分享。

真正的自由,其實就在我們心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