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讀書筆記》的重要性

                                                       文/秋正源

每次閱讀的時候,都會準備筆和紙。像一個娓娓道來的說書人一筆一劃里付訴情感。你會突然的詫異,這句話寫得真好。可為什麼你寫不出來呢?甚至會感嘆道,倘若自己執筆是不是也寫得出這般文字?每句觸動你內心深處柔軟的地方,不是高深莫測的文字,反而是那些通俗易懂的。

                                                                                                                          ——-楔子

讀書筆記一:再也不要把好的東西留到特別的日子用,你活得每一天都是特別的日子。

這句話出自莫言的《生活本該如此》,講的是友人的妻子去世,收拾遺物時發現幾件很新的衣服。只是在特別的場合下才穿這件新衣服。在看到這篇文章時不覺想到我年邁的外婆,每年過年的時候買回來的新衣服都舍不得穿,總對我們說:“做事的人穿那麼好乾嘛?穿着都做不了事。”有次看見外婆穿着一件破舊的衣服,嚇得我和表妹以為是哪裡來的叫花子。急忙之下讓外婆去換身新衣服,外婆總說:“做事就應穿做事的衣服,又不出門見客哩。”

記得小時候家裡窮的差點把我餓死,好在外婆用幾個雞蛋養活了我。每每大人念起都會調侃的說:“源源命大着呢,那麼窮都沒餓死。”我總會笑着說,都是外婆有起死回生的法子呢。或許喜歡吃雞蛋也是源於小時候吧。

看着外婆一天比一天蒼老,穿着洗得發白的衣服時,特別的衣服對於她而言,是歲月里潛藏着勤儉,她用這兩個字養活了六個孩子,七個孫子輩的孩子。就算不穿特別的衣服,但每一天都會是特別的日子。

讀書筆記二:按照人的一生的時間尺度來衡量,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處在“做夢”的黃金時期,有頭腦,有體力,怕什麼呢?可是太多人被教育城“現實點”活着,於是便早早妥協了。

這句話是摘自《中國青年》,而最觸動我內心的那句話是最後一句:可被太多人教導成“現實點”,便早早妥協了。而這句“現實點”何嘗不是中性詞?活的太現實終究不是處世之道,而“現實點”總比“活在幻想”里好吧?道出“現實”的本質。是無可奈何,是迷茫無措,是順其自然,皆是說不盡的悲傷。

有句話說的很好,二十歲的我一無所有,不代表我一生如此。在愛做夢的年紀里,白日做夢並不可怕,總有那麼一天會發現,長大了,成熟了,回頭看看時原來自己想要的人生不是想想而已,依然是追夢的赤子心啊。最可怕的還是一生無夢可做,無所事事。那句人生有夢不覺寒,大抵正是這個理。

《白鹿原》里有一句話用在此處最為恰當。凡人們絕對信服聖人而不真心實意實行,這並不是聖人的悲哀,而是凡人成不了聖人的緣故。

讀書筆記三:幾百年來無非積善,天下第一好事只是讀書。

這句話出自何處已經忘了,只因一眼回眸里便是永遠。如果這個世界真有一見鍾情之說,我想是不分人和事的。張元濟先生就有一句樸素簡單的話奉為圭臬,天下第一好事,還是讀書。

關於“讀書”的話題已經枚不勝舉,幾乎每日都在與此做問。總想着千篇萬律皆文章,千言萬語總關情。越是讀書越覺得讀書的重要性,乃至第一好事都是讀書。

倘若一個壞學生或壞人藉以文字付諸情感於筆尖,那麼讀者的內心都將會是沸騰的。這種沸騰的沸點是青春的旋律,是逆反,是放肆,是朝氣。手中的筆犹如無形的武器,警醒世人莫走前人走過的歪路。短短几字魅力無限,卻能喚醒站在懸崖邊上的浪子,何樂不為?小故事,大道理。總會打動人心。

讀書犹如精神棲息的家園,謂之為心安,謂之為熱愛。心安故所思,熱愛故所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