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寫散文時成為了什麼

天空飄着小雪花,就這樣極好,雪花落在身上,化作點點細雨,滴在掌心,又變成一朵雲。

站在院落里,周圍安安靜靜,是我最嚮往的,如果吵鬧,我也不會皺起眉心,因為我知道,只要讓我手是空空的,心是恬淡的,我就能寫一篇篇珍愛的散文。

每一次被散文專題收錄的文章,都是我成為一朵雲的時候。那個時候,我自己很松很松,松的沒有一絲雜念,又很輕很輕,輕的像一片羽毛,隨意在空中舞蹈,又很軟很軟,像一個嬰兒,躺在媽媽的胸前。

二.我渴望着如雲得雲的日子

我渴望如雲的時候,沒有羈絆,沒有牽繞,心靜如水,悄悄的在天空游移,我情緒都是鬆軟的,像一些從毛衣上松下來的線,全部鋪開,握在手心裏,軟的不像話。

我喜歡寫字的時候,下巴微微抬着,和地平面平行,我臉上帶着光彩,好像在做一件極幸福,也極快樂的事情,此生我願與文字為伴,我快樂時,字也是帶着笑意的,我悲傷,字兒如我的孩子,滿眼淚花,它知道我的傷,懂的疼我的痛。

我常常夜闌人靜時起床,為熟睡的孩子掖好被角,披衣而坐,我打開一盞燈,我自己一個人也很滿足,只要我可以寫字,只是我的時光太少,屬於我自己的時間都是夜裡,我對着昏黃的燈光書寫我對文字的愛,對生活的愛,對生命的愛,對周遭的愛。

清晨的光漸漸透過窗帘,我揉一揉眼睛,告訴自己,還可以攔着孩子躺一會,我這麼拼,不過是想熱烈的擁抱生命,可是如果燃的太急,不會長久吧。

三.我愛雲如命

我不得不改變策略,只要還可以,我就將自己變成一朵雲,我在空中舒展着雙臂,然後我沒有了身體,淡淡的,雲如蟬翼,輕柔的撫摸着天空的痕迹,不用趕着去生,去絞盡腦汁的想長篇的小說,不用趕着和時間賽跑,來簡書前,我已經寫過兩部長篇網絡小說,那個時候,每天想着日更,心難免不急躁,後來我知道這樣一個平台,我知道在這裏可以記錄我的感悟,我的體會,我的生活,飛鳥飛過天空,只因它來過。

生活中,我很難時時成一朵雲,只能偶爾成為心中所想,但是那已經足夠了,我不貪心,我很容易滿足,我的心很小,時時會忘記自己還有心,我記得很多時候我都是無心在生活着,生活着,臉上帶着歡快的神色。

我化雲時,雲時而大,時而小,時而如卧如站,時而東奔西走,幻化無形,都是我,我都喜歡,因為這個時候,我已經將自己烘托好了,只要指尖點筆,便成了一個個輕快的文字,連串成音符,譜出我心裏的歌曲,我不能歌唱,我聽得懂旋律,在我心裏,這是最美的歌。

四.成雲時領悟

散文,小而精,五臟里有着靈魂,它美好,拾起世間最美的珠子,它形散,時常無招勝有招,打動着人,它神不散,有着最動人的心靈,我時常在追逐的就是散文的精髓,時而不得,我也不苦悶,因為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散文的寫作,是一個修心的過程,將自己鬆軟成一片雲,也是修身的過程,我常常站在窗口,腳立在墊子上,虔誠的軟化自己的身體,自己的靈魂,常常我會突然覺得,我便輕了,輕入雲霄里,飛來飛去,意識也慢慢渙散,我好像就是一朵雲,在不斷變化的形體里感受柔軟的美。

教育是一朵雲推動另一朵雲,我覺得給教育下定義的人,一定是一個詩人,同時也是一個熱愛散文的人,我覺得教育不一定在學校里實現,也可以在社會上,在生活里,在與自己的溝通里,在自己修身修心的過程里,也完成了教育的渡化。

五.水雲之間

記得小時候看瓊瑤阿姨的催淚戲,她的文字里都是詩意,女主人即使切菜做飯都仙衣飄飄,那時我以為生活都是這般詩情畫意,後來我長大了,才知道即使生活一地雞毛,還是要生活有一點浪漫情懷,不然裹夾在生活的重負里,常常忘記內心最初的悸動,如我看見你,還有少女的羞澀,那不是愛你,也不是喜歡你,而是觸到你的眼波,我生怕不如你意。

我有花一朵,紅塵里,我來過,花會落,人會走,但是花溫暖過我,我也給了花擁抱和肯定。我喜歡花朵一樣的雲,帶着清淡的香味,如果再綿長一些,帶着我入夢,我會躺在雲朵上,一直不起,花在人在,雲留人留,我是水雲間里長大的姑娘,長衣白裙曾經撩動我青春念想,我在浪漫的電視劇中耳濡目染,我知道生活里有很多時候需要儀式感,那麼今天就讓我做一件奢侈的事情,抱走孩子,清理好房間,關上門,把喧鬧留在門外。

打開一扇窗,和上帝的一樣,閉上眼睛,輕輕的把雙手在胸前合十,隨着飽滿的吸氣,脊柱一節一節向上延伸,感覺到頭頂可以碰到天空,將腹內的脹氣全部擠壓出來。緩緩的呼氣,氣流隨着身體下沉,沉到腳趾,落到地面。我身體慢慢的成水,沒有一點壓力,沒有煩惱,女人本來就是水,我飄過天空,看到兒時我在地上畫的綠野仙蹤,我來到雲端,成了一朵雲,沒有意識,沒有了身體,我是雲,一朵帶着玫瑰花香味的透明的雲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