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很榮幸地,有朋友向我請教感情問題,說是自己無意中發現年近三十的男朋友和遊戲中認識的小妹子聊天,曾坦言很在乎這件事,男朋友也當著自己的面刪掉了對方。

事情至此卻沒有完結,因為她偷翻男朋友手機時發現男朋友竟然用小號加了那個小妹子,這簡直把她給氣到了,卻知自己的行為也侵犯了他人的隱私,於是她不太確定該怎麼辦才好。

一聽到這裏,我毫不留情地將她男友划入了“精神出軌”的範圍,“這沒什麼好說的了,反正你也想過分手了,就分了吧”。

當然,女孩子若是糾結起來,話題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地結束。

“我很依賴他的,我覺得自己離不開他。”朋友倒不是那種精神或生活上不獨立的人,只是比起一個人,她更享受於兩個人在一起生活,僅此而已。

“那你是離不開他這個人,還是你需要跟一個人依賴,僅此而已?”一臉冷靜的我小心翼翼地詢問着。

“是他這個人。”朋友很肯定地回答說。

朋友很少提及她男友,偶爾也透露換一個人去愛也沒什麼不可以的意思,所以我本以為兩人的感情沒那麼濃烈。一聽這話,我想其實他們的感情應該是深到了某種我無法理解的程度,那我就沒必要棒打鴛鴦了。

之後朋友又比較完整地說明了一下自己男友和小妹子聊天的話題,雖然加了微信,但是並沒有涉及任何曖昧話題,兩個人也並不打算線下見面之類。何況,基本上是對方主動來找話題,而對方還是個小姑娘。

說到這兒,我和朋友相視一笑,誰懷春的時候沒有幻想過帥大叔,比如在遊戲中的某位大神。不過當某一個素不謀面的小姑娘幻想的是那個在我們眼中並不帥,還有點兒邋遢的普通男人時,總忍不住對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稍微同情一下,真不忍心打破對方的幻想。

話到此處,我趕緊收回“他這算精神出軌”的結論,真心勸朋友這真的沒什麼,比起我喜歡的人理都不理我(越說越心酸)……

“可能也是因為我感情沒受過什麼挫折,所以即便是知道這件事也沒什麼,還是控制不住想要把不開心發泄出來。”朋友很篤定。

看着她,我真有點兒羡慕,哪個姑娘不想當一個任性的女子,只是總有些像我這樣的人在一路成長的過程中受過太多挫折和不被待見,哪裡還敢去任性,那多出來的看得開更多是因為得到的太少,所以總害怕失去。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既然朋友不願意把這件事放下,而需要我找科學根據支持她去吵一架,往好的方面想,這也是解決問題的對策之一,這讓我想起了我身邊的一個極好的例子,便說給了她聽。

在遇到A之前,她那從前是校草的男朋友簡直花心得不得了,女朋友換過了一打又一打,即便有女朋友期間也能穩穩接住別的女生拋過來的媚眼。

自然,校草欠下了不少風流債,有幾個不甘心與他分手的女朋友總是如影隨形,他也來者不拒,得意地和對方撩撥一陣。

再一次,A發現男友的前前任來找他聊騷,能善解人意能裝傻賣萌也能一秒便潑婦的A當即發作,把自己的男朋友臭罵了一頓,順便當著校草的面把前前任也活生生罵跑了。

看着A盛氣凌人的模樣,校草沒有生氣,反而笑了:“我和我前女友在一起的時候,她發現了我和別的女生聊天,也總是裝作沒看到一樣忍住,其實我特別不喜歡她那樣。反倒是你這小暴脾氣,深得我心吶……”

因為A是一個很善良,脾氣也很好的女孩,於是我就非常好奇地問:“請問你是怎樣罵走對方的?”

A又變成了那個太會撒嬌賣萌的小姑娘:“就讓她要點臉,不要死皮賴臉地來勾引我男朋友之類的……那些粗話我現在簡直都不好意思說,不符合我作為女神的形象。”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我們總會覺得一吵二鬧三上弔什麼的是太拙劣的行為,可是有時候它還真管用不是嗎?何況,男生看到自己的女朋友為自己爭風吃醋,即便是她沒那麼在理,恐怕也忍不住覺得對方很可愛吧。”不得不說,A在很多事情上面都給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那我決定今晚要跟我男朋友吵一吵。”聽完我說的故事,朋友非常開心地下了這樣的決定。

“你別呀~”看着朋友認真的模樣,“我不是讓你們吵架的意思,我只是給你提供一個視角,你自己要想清楚再做決定!”

“哈哈哈,主要是我這暴脾氣,也忍不住想要跟他吵一架。我也知道事情好像沒什麼,但心裏就是有口氣,我不能讓自己覺得憋屈啊,到底這件事情因他而起,他應該承擔後果。”

“你還是再考慮考慮吧。”我有點兒心裏沒底,總感覺把那位男朋友推入了火坑之中,“那個,我也只是給你講了一個故事而已。”

朋友的具體後續我不知道如何發展,只知道第二天清晨,我起來的時候發現收到了她的短信,告訴我說“問題差不多解決了,好開心”。我一看時間,凌晨兩點發過來的,心裏忍不住嘀咕:這姑娘精力可真好,估計吵累了就睡了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