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摘自網絡

上大學的幾年,我們寢室一窩都是單身狗,晚上熄燈之後各自躺在床上,討論的話題複雜,來源更複雜,比如就曾經不知因何起討論起了懷孕的問題。

也不知道我們幾個那些五花八門的知識都是來自何處,大概江湖八卦、社會新聞以及身邊人的故事都被串起來了。

和如今常見的場景一樣,公交車上等公共場合總是貼滿了人流廣告,我們四個人就從這個開始說起,綜合各種依靠科學理論開道或者來路不明的信息,一路討論下去。

人流多傷害身體啊,一個女人年輕的時候不注意人流了幾次,以後若是真想懷孕也會很艱難,對胎兒也不利。

還有宮外孕,當時不知道這具體是指什麼,好歹大家都知道這個名詞,再配上一些從嬸嬸大媽們那裡聽來的故事,講完一個,連同講話的那個人都會唏噓幾聲,然後大家沉默一陣。

再有吃避孕葯,我們四個人各有各的說法,比如吃避孕葯不好——究竟哪裡不好也不甚明了,比如避孕葯不能多吃,有時候吃了或許也不頂用。

這些事情的討論又讓我們想起某次在學院的講座上,有贊助公司給在場的不少同學都發了一盒紙牌,上面還寫了某避孕葯的名字,估計是該避孕葯做的廣告。

現在想來也覺得荒唐,為什麼要給同學們打避孕葯的廣告,為什麼要把廣告打在撲克上,為什麼還要發撲克給同學們,難道是為了鼓勵大家聚眾賭博嗎?當時大家還真有室友把撲克帶回了宿舍,可惜那時候還沒有發明斗地主,南北方打牌的習俗差距太大,大家又都懶得解釋,紙牌便一直派不上用場。

說完了避孕葯就該說避孕套了——大概這些就是典型的,沒吃過豬肉 也見過豬跑吧——理論上來說,避孕套應該算是安全又方便得多的一種避孕方式,但好像也並不能表示百分之百不會中招。

“萬一避孕套中途掉進去了,該怎麼辦?”某室友的一句問話讓這段談話陷入了僵局,我們幾個花了幾分鐘討論避孕套到底會不會中途掉落無果之後,就放棄了回答這個問題。後來一個有男朋友的女同學來我們寢室串門,我們趁機把此問題縝密地拋給了她,她的答案是.“應該是摳出來啊!”“哈?”“不然還能怎麼辦?”“那麼……怎麼個摳法……”“額,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每一次綜合討論完這些話題,我們四個人總會默默地交換想法,覺得和男生發生關係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會導致月經不調,身體狀態不好,還可能會懷孕,然後必須打掉或流產,對身體更不好,就有可能導致以後宮外孕,危及生命安全……簡直不能夠往下想。

慶幸的是,我們從源 頭上避免了這一切悲劇的發生,紛紛感嘆還是當一個單身狗比較滋潤,沒有那麼多可怕的事情會和我們有關。

“即便是有男朋友,也絕對不能在一起睡。”我當時感嘆道。

“你是怕你男朋友把持不住嗎?”

“不,我主要是怕我自己把持不住。”喜歡嘴上耍流氓的習慣大概得從那時候說起。

直到大學畢業,我們寢室的四個人都沒有誰找到對象,也沒有誰有可能會有對象的蛛絲馬跡。

而我工作一兩年遍覽群書之後,發現絕大多數的女性作家和養生作家都在說,女性年輕的時候,最好能和愛的人每周運動那麼兩三次,對身體各方面的技能才好,才算得上更健康。

每次看到類似的建議,往日的自豪感就會削減一點,大概是專家們的建議太讓我犯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