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和姐姐去咖啡廳吃東西,飯吃到一半,和姐姐因為一道題爭執起來,姐姐說:要不問問媽吧,拿出手機,打了視頻給你。

“媽,你在幹嘛?”

“在外面和你哥吃飯”。

“哦,你今天怎麼出去了”?

“沒什麼,心情不好,我出來散散心”。

屏幕那頭的你看起來的確一副不開心的樣子,你微微皺着眉,眼角似乎還有淚水析出,你始終低着頭,也沒有太多的話要講,然後便藉著網速差的原因匆匆掛掉了視頻。

心裏一陣失落,飯吃到最後,姐姐說:“也不知道媽媽為什麼不開心,是不是爸爸又惹她生氣了”?

“或許吧,反正每次問她,她都是說沒什麼”。

微信里默默編輯了一大段話給你,然而並沒有收到你的回復,關了流量,將手機放在包包里,索性不再去看它。

好像在我的記憶里,媽媽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美人,有時候脆弱的像個小女生,有時候堅強的像個女強人。

但不管怎樣,想起我媽,我總是會覺得有所虧欠,而這些虧欠像個無底洞,是我怎麼補償都補償不夠的。


我小時候就不是一個省心的孩子,那時候的自己,留着一頭短髮,大大咧咧的性格,不喜歡和女生玩,也不喜歡穿裙子,總覺得那些女生就是麻煩,動不動就愛哭,而且玩的跳皮筋之類的東西好幼稚,幾乎是混在男孩子堆里,偷杏子,河裡抓魚,爬樹,而且幾乎隔幾天都會製造一場事故:爬樹的時候從樹上摔下來,偷杏子的時候被蜂蟄到手…

而那個時候的我媽,一邊幫我包紮傷口,一邊說我不聽話,不給她省心,而當我說疼的時候,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

後來,稍微懂事了一點,留起了長發,閑暇時間,也很少再去爬樹捉魚,記得有一次,我媽從學校給我帶了很多書回來,有《安徒生童話》,《十萬個為什麼》《魯迅文集》…我媽說:作業寫完了就去多看書,看的多了,總是有好處的。

好像讀書的習慣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儘管那個時候還小,也就能讀懂童話之類的書籍,可這件事上我還是很感激我媽,所以六年級的時候才會被學校選中去參加作文比賽,初中,高中寫的作文被老師當做範文來讀。

包括現在我依然會在閑暇時間多讀幾本書,想起我媽說的那句,看的多了,總是有好處的,的確,至少很多個時候,我都不覺得時間是乏味和難熬的,我在書里看到另一個世界,靈魂都是飽滿和充實的,而這種幸福感可是任何物質都代替不了的。

或許是老師的緣故,我媽在教育孩子這一方面尤其嚴厲,家裡來客人,遞水的時候一定要雙手,吃飯的時候一定要長輩先動筷子,公眾場合一定不要大聲說話,要有禮貌等等等等,我媽其實脾氣很好,可在這些事上她絕不馬虎,記得很小的時候犯過錯誤,結果就是罰站了很久。

我上初中那年,我爸失業,之後便去了鎮上的工廠上班,考慮到家裡的一切都要有人操勞,思索再三,我媽辭職了,我記得那天還下着雨,我剛到家門口,就看到我家被好多人圍的水泄不通,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撥開人群,我看見我媽站在大門中央,她顯然剛剛哭過,眼睛還是紅的,門口那些學生眼睛都是紅的,我媽說:“回去吧,外面還下雨呢,大家都回去吧,也別難過,老師就算辭職了,以後也還是你們的陳老師。”那些學生倒也聽話,默默擦乾眼淚,說:“陳老師,你能給我們再唱一首歌嗎?”我媽點了點頭,唱了一首《小背簍》,唱着唱着就變成了一群人的合唱,唱着唱着大家又哭了起來。

事後,我想起這件事的時候,心裏總是一陣愧疚,我媽是那麼熱愛她的工作呀,可她還是為了這個家選擇放棄,放棄了十幾年朝夕相處的講台,而學生舍不得自己的老師掉眼淚的場面,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見到過,在物質發達的現在,我媽和她的學生們之間的情感在這個時代顯得格外厚重與熾烈。


都說陪伴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我想是的,因為這就意味着她願意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你,而我媽,就是這樣,把她最美好的東西都給了我,我初中畢業之後,去了縣城讀書,那時候,學校是封閉式管理,學生只能住在學校宿舍,可我媽怕我吃不好,不習慣,於是就陪我在外面租了房子,負責我的日常生活,這一陪伴,又是三年。

這三年,我可沒少折騰她,總是不間斷的發燒感冒,不好好打針也不好好吃藥,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冒着大雨給我送傘的畫面,傘遞給我的時候,她自己已經淋得濕透透的。

租的房子條件並不好,到夏天的時候就特別難熬,老舊的風扇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記得一個周末,我和我媽就躺在一張床上,說了好多話,我媽說起她的夢想,就哭了,因為經濟原因,她放棄了上大學的資格,後來,相親認識了我爸,我媽和我爸沒什麼感情,我是知道的,記得小時候,她們就總吵架,我媽剛嫁過去的時候,奶奶看她瘦瘦弱弱的,也總欺負她,很多時候,我都想說,要不,離了吧,媽,我跟你過,可話到嘴邊,又咽下了,我知道,再大的委屈,為了我和我姐,我媽都能一聲不響的咽下去,她瘦小,隱忍又格外堅強。

高考那天,我又辜負我媽的期望了,發高燒,迷迷糊糊進的考場,迷迷糊糊出的考場,在家躺了一個暑假,打了一個禮拜的點滴,分數下來的時候,我看都沒看,包括後來的志願也都是我媽幫我填的,我看見她一份一份的翻報紙,突然有點難過,我說:“媽,要不我去重讀吧”。

“算了”,你心裏素質不好,萬一沒考好,我怕你心裏承受不了。

後來,去了西安的大學,去學校報名的時候,我媽說,以後你就得學會一個人生活了,媽可不能陪你了,然後,幫我買了日常用品,幫我鋪好床單被罩,就走了。

剛開始的確不適應,不過時間久了倒也習慣了,和舍友們熟悉起來,給家裡打的電話反而越來越少了,大一那年,同寢室的舍友們要喝酒,我是不能喝酒的,可青春期里還帶着一股叛逆和躍躍欲試的心態,終究是喝了一兩口,記得,那天在空間里還發了一條說說,具體內容早都忘記了,總之是比較悲觀,結果,第二天就接到我媽電話了,電話那頭,我媽一直在哭,問我怎麼回事,說是你不習慣就回家啊,還說,如果你出個事我可怎麼辦啊。

我拿着電話沉默了很久,對不起怎麼都說不出口,最後,讓舍友接了電話,並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我媽才停止了哭聲,掛完電話的時候,我的臉一陣發燙。

年輕的時候,總是因為一點點小事就要死要活,可我們每個人,都來自媽媽的身體,你不開心了,媽媽肯定會更傷心啊。




要寫的事情太多了,比如大學里談了第一份戀愛,後來因為性格的原因分手了,偷偷哭的時候被我媽看到,她幫我擦眼淚,說不要難過,再比如,大二那年,我說我想要一台買腦,我媽就打錢給我,儘管那個電腦被我用了幾次后就扔在了角落裡……

前段時間回家,和我媽一起在河邊走了很久,拍了照片發了朋友圈,有人說:怡寶,你和你媽媽好像啊,媽媽年輕一定是個大美女。照片上,我媽靠着我的肩,笑的很開心,我想歲月真是個神奇的東西,一恍惚,我都這麼大了,而她都有白頭髮了。

無意間翻到我媽年輕時候的照片,她穿襯衫和格子裙,長長的頭髮灑落下來,恬靜而美好,原來每個人的二十幾歲都是這樣美啊,媽媽也不例外。

把手機拿出的時候,看到你回的微信,你說,有我就足夠了,短短几個字,我卻心裏一陣感動,媽媽,或許我現在還是任性,還是幼稚,還是讓你擔心,但我會努力成長的。

記得很久以前你總說,你想去外面看看,可總是躊躇不前,以前我總是說你不夠果斷,不夠洒脫,可現在我發現這句話說的着實有些過了,你所有的牽挂和期盼還不都是源於我嗎?

隻身一人去了很多地方,可從未帶你出去過一次,媽媽,你別急,你想去的地方,我總會帶你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