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性格就像是一根柴,還是濕的柴。而我的性格就像是一團火,在我烘乾了你,準備和你一起燃燒時,卻發現自己已經熄滅了。而你這根已經烘乾了的柴,卻和另一團火一起燃燒了起來。

也許我們應該晚一點相遇,我就不用那麼費力的燃燒自己去烘乾你了。因為時間太陽會把你曬的很乾很乾,那時候我和你一相遇就能燃燒起來了。

我們相遇太早,“愛情”最終輸給了“年輕”。

昨天偶爾看到一句話,“活出你想要的人生,活出你想要的模樣,生活就是你想象的那樣。”心裏一陣唏噓,也許這對於那些人生一路順風的人來說,是活出了那個模樣,但對於人生不順風的人,要活出那個模樣,背後付出的代價幾乎是太多的汗水和努力的混合化學物。無論怎樣去看待別人的故事,自己的人生路還得自己去闖。

未來像什麼模樣?不會像你想的那模樣,也不會像書上寫的那模樣。更不會像我想的那模樣。只會“如其本來”的模樣。

按照深奧點的話來講“神就是道,道就是規律,規律如來,容不得你思議,按規律辦事的人就是神。”

人一生的規律有兩個:第一個,就是生死的規律。也就是解決生死而出現的一切問題,滿足生死而展開的一切活動。按照這個規律辦事的人,他一生相對來說就過得比較好。才會比較舒服。

第二個,就是精神意識的規律,也就是滿足一切精神需要,讓精神有個寄託,有個事做,解決精神上遇到的一切問題,滿足精神世界里的“願望”。按照這個規律辦事的人,他精神世界就會自在。隨性而洒脫。

一個人如果把第一個規律和第二個規律都做到了,他就是“神”。這就是“本來模樣”。

但是所有人都做不到,因為“人們只有好惡”,

比如:什麼是快樂?什麼又是殘酷?

人們的精神不願意麵對和接受不了的事就是殘酷,人們的精神喜歡看到的,聽到的,認同的就是快樂。

所以所謂的快樂是不存在的。殘酷也是不存在的。只有快樂的事,殘酷的事。

但是中國人卻只願意相信等待“快樂”。而不願意相信創造“快樂的事”。所以也就很難快樂起來。因為快樂是不存在的。

同樣中國人不願意麵對接受“殘酷”,但事實卻給中國人上了無數現實課程,根本不存在殘酷,只有殘酷的事。但是中國人就不願意相信面對殘酷,卻等到了殘酷的事發生。

而選擇願意相信面對殘酷的,就往往會去改變殘酷的事,讓殘酷不再發生。因為他知道殘酷是不存在的,只有不願意接受面對的事。

這個差別成就了中國的弱勢文化。

大到國家大事,小到雞毛蒜皮,中國人骨子里的保守屬性永遠佔據上風,第一個考慮的是“安不安全”,而不是“做成了”會是什麼模樣。因為看不到“做成了”,那太遙遠。還是眼見為實的好,當下看不見就都不能算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