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柏森

“總以為伸出雙手裝作勇敢

就能擁抱星辰

閉上眼睛

可能就沒人看出我的淚痕”


                                part -1-

今天狀態不是很好,迷迷糊糊睡了一下午,醒來已是天黑。    

我頭很痛,也許是睡久了的緣故,但是怎麼睡也睡不夠。我趴到窗子上看了看天空,還是一如既往的黑夜,連零碎的星光都看不到,隨之而來的是刺骨的寒風,像是趁着這個機會給我一個禮物。

一個冬天正在盛開的禮物。

室友告訴我剛才下了一場雪。我輕嘆,今年那麼早就下雪了啊。

這已經不是我經歷的第一場雪,但是我的家鄉不會下雪。記憶被拉扯到高中時代,我突然有些難過。

每年冬天我們都不用裹上厚厚的羽絨服,除了少許出現過的寒潮以外,就算是冬天,其他日子也還算是有些溫和。但是至少一兩件的羽絨服還是有必要準備的。小南是我們的班長,三年來一直以一個女漢子的形象存在着,不管在什麼方面,都絕不輸於女漢子的稱號。

                               part -2-

高三的那個冬天是我們活下來至今所經歷過的最寒冷的冬天,沒有任何預兆的,沒有防備的,寒冷的氣息飄到校園到處都是。大多數人都開始穿上厚厚的羽絨服,棉褲,戴上圍巾手套帽子,只剩下兩隻眼睛在風中垂息。

那是最難熬的一個月,寒潮伴隨着下雨天,陰冷潮濕整個天空灰暗着,冷到什麼程度呢?南方並沒有暖氣,我們的腳硬生生的冰了一個月。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們就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蓋着兩床被子兩床毛毯,第二天早上死活不願意從那熱乎的被子中脫離出來。

小南不同,在我們一個個都像北極熊的時候,她依然瀟洒如故,她穿的只是秋天的外套,裏面一件加絨的長袖衫,最多會戴上一條也並不太溫暖的圍巾。同學朋友見到她總是先驚訝,接着再是佩服。

“小南你真是一個堅強的人!”

“小南你不怕冷啊!”

“小南你是不是有脂肪層保護着?”

“小南你多穿點吧,會生病的。”

這樣的話我聽過太多次,而且不只是她們,我也說過類似的話。

小南總是尷尬的笑一笑然後說:“沒事,我是女漢字,我不怕冷。”

起初我也以為小南真的不怕冷,或許是她抵抗寒冷的能力確實要比我們都高得多。直到后又一次,當又一個人對她說完佩服的話以後,她的一句喃喃自語恰巧從她的口裡進入了我的心裏。

自那以後,我再也不對小南說那樣的話,並且常常在她被佩服以後幫她回復那些“佩服”的話。

“哪有什麼不怕冷,只是沒有錢買衣服而已。”

小南的話是這樣的。

後來我才知道,好像是這樣,哪有不怕冷的人呢。所有不怕冷的人,都一定有他不怕冷的原因吧。不會每一個人都擁有好的生活,也不會每一個人都擁有壞的生活。都說愛笑的女孩運氣不會太差,可是運氣一直差的女孩還笑得出來嗎?

                               part -3-

後來我與小南成為了很好的朋友,或許是因為同情,或許是因為緣分,或許是因為,那一句不經意流出的話剛好戳到了我的心裏。

儘管是那樣,我並不能承諾或者保證給小南什麼,因為我也比她好不了多少,我恰好能做到的是,經常和她換衣服穿,我會穿她的薄外套,這時她會穿着我的羽絨服,我穿着羽絨服的時候,她穿着薄外套,一周接一周的輪迴着。比較歡喜的是,我有三條圍巾和兩副手套,我總是強制性的要求小南和我換衣服穿,換圍巾系,再戴着我的手套,我們倆一人兩隻不同的手套。

那個冬天過的很溫暖,我們心照不宣的用彼此的溫度傳遞着這份友情,至今尚好。

每到冬天,我總會想起這段往事,儘管已經過了那麼多個冬天,想起時我還是會先感到有些難過,打個電話給小南,問問她今年冬天冷嗎。後來的話我不再說,因為我知道即使冷她依然會穿的很少。只是這個時候我卻無能為力。

怎麼說呢,挺遺憾的。那時候就像坐滑梯似的一下就滑下去就結束了。我還沒有和小南去溫暖更多的冬天,就嗖的一下結束了。

遺憾的是,曾經的那些冬天,和以後的那些冬天,都不再有我。只有那一個冬天,我是真真實實的陪在小南身邊的。

我想每個人都會碰到這樣一個人,你與她相處的幾天,卻恰似幾年,你見到第一眼就喜歡的,遠遠不及見到第一眼沒感覺或是討厭以後的每一眼卻都是喜歡。

我相信時間,它會見證所謂的堅定和誇誇其談說過的友情,它會給予一個最好的答案給我們所做過的努力和對夢想的赤誠,它會帶走所有遺憾,留下沉澱過後依舊珍貴。我願意相信,我們可以一直在冬天里與春天相遇。

聽說今年冬天會很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