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待財富的態度,一直是欲說還休,左右為難的,亦或是儒家思想重農輕商的傳統。一方面說“為富不仁”,“無商不奸”,一面又說“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形容一個人壞說“見錢眼開”形容一個人好又說“有個金子般的心”。因為這些對待金錢的矛盾態度,今古的文學家們也沒少在作品里對富人進行鞭撻,從幼兒園開始的窮人阿凡提玩的地主雞飛狗跳,到債主黃世仁因為討債被罵的遺臭萬年。這裏面一直埋藏着一個黑暗的心理。妒忌別人的所獲,無視別人的付出,給自己的失落找借口,把自己臆想成不公正的犧牲品。不努力,不是錯,不努力偏又憤世嫉俗就必須接受正義的審判。



   有沒有發現,流傳今古的愛情故事都是一個窮人愛上一個富人,梁山伯與祝英台,灰姑娘和王子,許仙和白素貞,張生與崔鶯鶯,西施和范蠡。道理很簡單,任何愛情如果面對的是潦倒的生活,那麼生活就成了“堅硬的稀粥”愛情也要被稀釋。名媛們在不屑一顧的眼神中總是選擇嫁入豪門,事實證明比去盲目的選擇愛情幸福的概率要大很多。看的出來財富是人們的追求,或者說以財富為基礎,才能實現更高層次的追求。

   司馬遷在《貨殖列傳》里寫到“淵深而魚生之,山深而獸往之,人富而仁義附焉”說的就是這個道理,不是說窮人就沒有道德,而是人富有了,會變得更好。“窮生奸計,富長良心”這是自古以來的硬道理。

   我見過很多有道德感富人們“土豪”“煤老闆”“地產大佬”“股神”他們有的偽裝出一個粗鄙的表象,但哪個不是運籌帷幄,勇武果斷,空手搏虎,后發制人,指揮得了千軍萬馬,做得了販夫皂隸的狠角色。羡慕可以讓榜樣成為力量,妒忌只能讓心靈日漸扭曲。

當然,財富並不僅僅是金錢,內心的富有是有很多填充物的,如果你選擇的是金錢,那麼必須放空思想,拿出放手一搏的勇氣。大膽去賺錢吧,賺錢也賺到人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