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怎的,公交車上就想起了死去的大爺爺,想起他葬禮上親友們或真或假的哭泣,想起我假惺惺的眼淚。

誒,當時還真沒覺得什麼,大爺爺給我的印象不過是,兒時去叫姐姐上學時路過的那個笑嘻嘻的老頭,衣服臟髒的,背弓得很厲害,不善言辭,很老實也很窩囊的一個人。

他去了多長時間了,貌似,兩年吧,或者是三年,嗯哪,記不清了……

就記得,那幾天姐姐一直在哭,哭到我被嚇哭,恩,也難怪,姐姐是他的親孫女呢,祖孫情,我還真是不懂。

農村的葬禮真的挺繁瑣的,一進門就得嚎一嗓子,抹着眼睛,喊着“我的XX唉,你怎麼就去了啊”,直到進屋,就沒事了,唉,當初三大娘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學她,看眼色行事,真是我的上帝,我才多大啊……

好不容易進了屋,就看見姐姐擱那哭,她媽媽也就是我五大娘(大爺爺的兒媳,不是我親的),低低得勸,一會我也被叫過去勸她,勸着勸着我也給整哭了,真是給嚇的。

然後就是幾十個本姓近親做一個地方,幾個親子孫(僅男的)跪在大爺爺身邊,隨時恭候來人,來一個就哭一陣,一般是大老遠就聽見哭聲,然後緊跟着哭起來。

嫁出去的女兒或者侄女是都要披上白大褂的,男的貌似帽子里要加銅錢。我當時身上有一包紙巾,就遞給了大姑和二姑(和我是親的,和大爺爺是侄女),誒,看她們挺慘的,我到現在都沒明白他們是真傷心還是假傷心,畢竟不是一輩人,也許她們和大爺爺,有過的共同回憶應該很多吧。

老爹是紅了眼圈了,在那守着,晚上凍得不輕。我都沒睡着捏,嚇都嚇死了。

出殯時又是一陣哭啊,我駕着姐姐,有點矯情。

看着殯儀館的車來,看着眾人把大爺爺的屍體送上車,看着那輛車遠遠的開去,就莫名的傷感,一個人的生命,真的是很脆弱呢。

大爺爺走時,九十多了,四世同堂,五個兒子有很孝順的,也有橫眉冷對的,有出息的能買車買房的,也有連個老婆都討不上,在家啃老的。

他的妻,從年輕時就狠狠地把忠厚的他壓在下面,卻也是,在他死去之後,迅速的老去,像深秋的殘恭弘=叶 恭弘,在風中晃晃悠悠。

那些陳年故事,他歷盡的滄桑,受過的苦難,都化成了灰,隨着罐子落地的清脆聲音,隨着風的聲音,消失在某年某月某天,記得的人很少,回憶感慨的更少

偶然間遇見大奶奶,照例是叫一聲的,卻驀然發現,她的衰老,她凌亂蒼白乾枯的發,她臉上深刻的皺紋和斑,她弓起的背,她臟髒的看不出原來顏色的衣服,還有她眼睛里,驀然亮起的一點光,就,很想哭。

想起幾年前她健碩的身體,她推着農家小車從地里歸來的場景,她罵人時大大的嗓門,她指責她大兒子時明明不講理卻理直氣壯的神態,她跟鄰里聊天時對東家西家地議論……

她,終於是,逃不過命運的懲罰,倏地,老去了……

大奶奶是個極為潑辣的人,年輕時和二奶奶做過很多惡事,氣瘋過我親奶奶,逼得一個遠親奶奶跳井,偷過鄰里的盆盆罐罐,還有,一些難以啟齒的。

可是畢竟過去了多年了,爺爺已經選擇原諒和忘記,曾經疏遠了的遠親奶奶的子嗣也有了來往,這些屬於上個世紀的故事將永遠不會被提起,而大奶奶,她的孤單,寂寞,蒼老,無力,將隨着這些往事,一起愈漸蒼白,最後,還於泥土……

有時候不懂,大奶奶和大爺爺之間的感情,當初大爺爺死後,她坐在破舊的床上,反覆絮叨着大爺爺的死,不可置信和不願意相信的語氣,落寞失落的神情,眼角似有似無的淚珠,以及,此後她加劇了的衰老,都明明白白的告訴我,大奶奶,對大爺爺,是有感情的。

儘管那是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不管發生過怎樣的爭吵,陪伴彼此老去的,終究是對方。

給姐姐打電話時,不覺提了提大奶奶,要姐姐常回去看看,畢竟她是大奶奶一手帶大的,姐姐也是悵然若失,無奈的說沒時間……

中秋我們一大家子基本到全了,中午吃着吃着飯,大奶奶就來了,顫顫巍巍的出現在紅漆大門口,都趕緊起來讓座,她到也不拘謹,利利落落的坐下,受了哥哥們的敬酒,然後絮絮叨叨些零碎的小事,囑咐哥哥們要好好生活,囑咐我要好好學習,又罵罵咧咧的說我見她不喊她,在我的申辯聲中改口說是兒時不喊,現在很乖,連爺爺,也破天荒的誇了我,說我近些年,挺不錯。就紅了眼圈,悄悄拭去眼角的淚,拿出相機說是要留念。

大奶奶很意外,也很驚喜,慌忙整了整衣襟和頭髮,和爺爺擺出40年代照相的姿勢,扯出笑臉。照完相,大奶奶就突然很傷感的跟爺爺說:這些孩子們,見一面是一面了,都忙,就不要強求,我們老了……我看着身邊還未滿歲的侄女和侄子,進門沒幾年的兩個嫂嫂,深深地,因為她的話而傷感。

我不敢說什麼珍惜時間的話,也不想那麼矯情,我只知道,當一個人,真的老了,那種強烈的孤獨感,是擋也擋不住的。

你一歲時,牙牙學語,不知憂不知愁……

你三歲時,有了喜怒,開始對這個世界上的一些東西表示不滿……

你七歲時,進了小學,被迫接受知識,但還不懂得成績是什麼……

你十二時,進了初中,開始知道要好好學習,但常常因為外物而左右意志……

你十五了,要面對中考的殘酷,於是你開始努力,開始為自己的成績,為報考那所高中,為未來的路思考,甚至會急的向父母發火……

你十六了,進了高中,學會了打扮或者裝酷,學會了抽煙喝酒談戀愛接吻,學會了措辭寫情書對漂亮女生或者帥氣男生吹口哨,學會了大手大腳的花錢今天去德克士明天是肯德基,學會了買件名牌不眨眼,回家對穿着破舊衣服的父母說花二十塊錢買的,學會了整日怨怨艾艾,嫌自己不是富家千金或者闊少,嫌朋友們不夠關心自己,嫌男女朋友對自己不夠上心……

你十八了,成年了……

你二十了,上大學了……

你二十四了,找工作了……

你三十了,結婚生子有了孩子,被繁瑣的生活壓得透不過氣,臉上爬上了皺紋,開始用大量的護膚品,不敢照鏡子……

……

你六十了,退休了,孩子長大結婚甚至也有寶寶了,你感慨時間的流逝,逐漸對年輕時的愛好失去了興趣,更喜歡懶懶的呆在家裡,看看電視,數落着日期,盼着孩子回家看看,或者做做針線活為小孫女孫子織個毛衣或者手套,就算會被子女嫌棄的扔掉還是樂此不疲。你開始嘮叨了,徐徐地說些陳年往事,在子女抱怨聲中不知所措……

你八十了,掛在了牆上,生,之於土,還於土……

……

你十五六、十七八時不可一世,張揚不羈,不會意識到五六十時會被兒女抱怨的不知所措;

你在玩你那些刺激遊戲時,不會想到老了時竟然會這麼安寧;

你談戀愛,為一段感情患得患失時,一定不會認為自己會忘記對方,一定會記一輩子,只是老了,估計,你練他的名字都不會記起……

很多很多,只是因為我們還年少;

很可悲很可悲,只是因為地球在轉;

很慶幸很慶幸,我還年輕……

年輕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