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人們說我,妖言惑眾

卻不知,這月色太朦朧

零點零一分,思念轉醒

萊茵河,煙波一重重

我依舊是,那個白衣少女

跌坐在,浩渺往事中

銷魂歌聲,哀艷眼眸

唱不盡纏綿,望不穿雋永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黑髮隨着湖水洶湧

多少水手,撞上我的礁石

前赴後繼,粉身碎骨

卻不知,我一切的心事

只唱給,那遠方的種種

人們說我,妖言惑眾

卻不知,這月色太朦朧

我只有一顆痴心

給你的歌,卻被別人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