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北方草長鶯飛,這個季節最期待的就是槐花開了。


1-14062G50644.jpg

一場春雨來,桑條吐芽可以養蠶寶寶了。再一場春雨來,朵朵桐花落了滿地。等第三場春雨來,我們就知道洋槐花要開了。


槐花3.jpg

起先只會先長出一束花骨朵,好像是先遣兵似的,探頭探腦着來試試春寒是不是已經消盡。等到第二日就看到白點多了起來,第三日,黃豆芽一般大小的槐花骨朵齊刷刷冒出來,槐樹恭弘=叶 恭弘這時候也才長出淡綠的嫩芽,白色的花瓣在翠綠的嫩恭弘=叶 恭弘映襯下,晶瑩剔透,如翠如玉,一穗穗垂了下來,等待着一場盛大的開幕。


20150730_6d294e4bd8ce40fd3f5cKe3fvXsDrCrC.jpg

等到花全開的時候,豐滿的花穗層層疊疊擁滿了整個樹身,熱鬧着,擁擠着,嬉笑着,爭先恐后地綻放最美的姿態,一串串白色的花朵像一串串小鈴鐺掛在樹上,花朵白中透綠,還有些許鵝黃的花蕊,遠遠望去,開滿槐花的枝頭成了一片香甜的雲海,若此時有風吹來,花浪翻騰,好似看到了白居易筆下大珠小珠落玉盤的清冽,章子怡十面埋伏的驚艷,加上鬱郁溫柔的甜香,真正是花氣襲人。


20622007_1461305949194_mthumb.jpg

故鄉的老宅里有五棵大大的洋槐樹。每到這個時節我和姐姐每天放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爬到二樓去看槐花長的怎麼樣了,每天都要視察好幾遍,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花期。


t016d46cfccb30e12ee.jpg

槐花將開未開的時候,爸爸一躍到樹上,挑了開的最好最繁盛的一叢,一斧頭砍下去,胳膊粗的槐樹枝幹就掉到了下來。我和姐姐媽媽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盤子籃子開始忙活起來——將槐花從樹枝上捋下來,準備做槐花飯。

槐花的花期短,只有一個星期,爸爸每次都砍下一大堆,讓我和姐姐去分給左鄰右舍。大家早已被空氣中醉人的花香浸染的心旌搖蕩,看到這嬌小可人的花骨朵,臉上也染了燦爛的顏色。


槐花9.jpg

我和姐姐的心情就更好了,一路小跑着完成任務,就回家幫媽媽淘洗槐花。媽媽把洗好的槐花放進乾淨的廚房粗布里包裹起來,輕輕地把洋槐花表面的水分沾干。然後把麵粉撒在洋槐花上,一層槐花一層麵粉,讓槐花與麵粉全面接觸,用手攪拌均勻后,攤到籠布上上鍋蒸,大火蒸10來分鐘就可以了。蒸熟后就可以直接吃,也可以準備一些調料,用蒜泥、鹽醋、辣椒油攪拌均勻,蒜香和花香和諧的混合在一起,十分美味,我們每每都要吃一大碗。


124334pu302dwtmww3wn07.jpg

槐花清甜,生吃也十分爽口,小夥伴們摘了一束槐花,還沒吃就聽見媽媽們的呼聲從遠處傳來:“別生吃,有蟲子!”可我們哪裡還理這個,顧不上洗,也顧不上撿掉花中的恭弘=叶 恭弘梗,一把把花朵們捋到掌心,狼吞虎咽的塞進嘴裏,連些微的草澀都成了難以名狀的美味。吃到了這一口甜香,再舒服得在油菜花地里打個滾,順便逗逗蜜蜂、追追蝴蝶,看着歲月悠悠,感嘆一聲:什麼時候我們也能像蜜蜂蝴蝶一樣,自由地飛來飛去呢?

回憶里的悠長歲月哪,一眨眼就過了好久。我離開故鄉也有十年了,初時故鄉還有冬夏,這幾年,漸漸也只剩下了冬天。十年不曾吃過槐花飯,不知那枝頭的槐花,是否還跟夢裡般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