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有一頭飄逸的長發,後來隨着歲月的流逝而乾枯不堪,每每看着鏡子里的我,都有一種要改變自己的衝動,我拿着自己喜歡的模特造型,去了理髮店。

我剪了我的發,一種快樂蔓延開來,我以為我從今年開始會重新開始,我的人生和我的夢想。

然而一大早,我就被感冒襲擊,來的徹底,不留痕迹,我都想不起來,我上一次是什麼時候感冒的了,我以為自己已經變的強大了,尤其身體,可是還是不堪一擊。

拖着嚴重的感冒,忽然發現晚上還約了課程,鍛煉我麻木的身體和疼痛的肩周。

那麼到底還去不去上呢?

畢竟我生病了啊!

有兩個我開始激烈的爭執。

一個我說:不就一節晚課嗎?

另一個我說:一節也要上啊,一個周期下來才能看到效果,風雨無阻啊。

一個我接着說:至於嗎?都生病了還去,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

另一個我皺着眉頭:去,必須去,不就是個感冒啊,別把自己整成林黛玉,自己的氣質不符,還是做一個漢子比較合適。

一個我不甘心的和另一個我扭打起來,我搖晃了一下我的頭,看着太陽西沉,我想這種小事不用請出硬幣,幫忙解決,正面去,反面不去,真的不用。

我收拾了下房間,換上我的運動衣服,帶了掃碼簽到的工具去了運動場地,沒有想到,人已經到齊。

老師正在拉筋骨,她柔軟的身體,柔若無骨的變換着,旋轉着,時而舒展,時而含胸,臉上帶着自由的笑容,比天上的雲更軟,更柔美。

我換上鞋子,悄悄的深吸一口去,晚課就自然而然的開始了。

放下雜念,專心的關注自己的身體。

拋開煩惱,緊關自己的一呼一吸。

我閉上眼睛,跪坐在墊子上,感冒不見了,我用心去聆聽自己的內心。

此刻,我變軟了,沒有了女漢子的脾氣,我變溫和了,軟手裡凈是花朵片片,隨身起舞,我的心飛了。

可是還不能飛,因為我要告訴自己,我的課還沒有結束,緩緩睜開眼睛,我的雙手輕輕觸碰到眉心,沒有了皺眉,我笑着,和大家一起站起來,開始一晚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