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東西 一輩子也不會了

文/薛會康

初三,我喜歡上一個姑娘。

在上課的間隙,偷偷回頭看一眼,有時目光相撞,她笑我也笑。

晚自習下課,走在過道里,她個子高高的,我走在她身後。

中考的時候,去別的學校,在回來的車上,想告別卻沒來得及開口。

平胸、短髮、學習好,說不上是絕頂的大美女,卻把我迷得五迷三道,以至於後來,我一度懷疑,那時我倆有沒有好上,畢竟還沒來得及有肌膚之親,時間就把我們推到了畢業的檔口。

好壞不賴,高中我們還在一個學校,分在不同的班級。

我們偶爾在食堂吃過幾次飯,我在她們班後門找過她幾次,交集越來越少,有時也會在校園裡遇到,只是單純的路過。

後來,我喜歡上了另一個姑娘,長發、大胸,她也繼續被別的男生追求。

記得很久前,我忘了是坐在去哪的車上,我給她發訊息說:對不起。

我想她一定不懂,不知道我在道什麼歉,也是在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那時候我是喜歡她的。

時間匆匆,一夢十年。

前幾年學駕照,好巧不巧,教練是她爸,我那殷勤勁兒簡直都當老丈人伺候着,也是沒誰了。

我們在寬廣的訓練場地,在明媚如初的季節,見過一面,早就聽說當初喜歡的妞漂亮了,長發飄飄的,可見到她的那瞬間,我還是感慨萬千。

她說:你胖了。那是,當初那會我怎麼吃都不上百,瘦瘦小小的。

我們就那樣站着、說著,說的什麼,現在我已經想不起來了,只記得她笑,不似當初目光相撞時的嬌羞,不似很多次夢裡婉然的容顏,卻真實,真實到我臉龐發燙、眼窩溫熱。

我從她爸嘴裏得知了她的很多情況,她愈發的優秀,我從心底里祝福,又從心底里覺得幸好那時沒糟蹋人家姑娘,她應該有一個好的未來。

上次她從朋友圈裡發了一個投票活動,我點進去給伯母投了一票,想了想還是說了一句:已投。

大概,我也只能做些這個了。

說這些也不是矯情,很多的錯失,就是因為很多的欲言又止,在生活里,我們永遠不會說出這樣的話,而即使寫出來,我想她也不一定會看到,只是寫出來,像按下了心裏抽水馬桶的按鈕。

年輕時總是要確認是否喜歡,其實那時的我們,不開口、不牽手、不接吻,也說不上多熱烈,只是靠的很近、很近,也覺得很美好。

想想那年我才十五歲,渾身荷爾蒙爆棚,幻想着姑娘的裸體,是先解上衣的紐扣,還是親吻她的耳垂,而現在我只有很多的祝福。

現在我正在創業,也沒有成為作家,只是姑娘,謝謝你,讓我有故事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