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摘自網絡

和朋友去近郊遊玩,在市區邊緣的微型酒店住了兩個晚上。

清早出門的時候忘記把“請勿打擾”的牌子掛在門上,晚上回到房間,一推開房門,屋內的原本混亂的東西被放置整齊,床鋪得一絲不苟,和早晨出門時亂成狗窩到不忍直視的模樣千差萬別,我興奮地立馬撲到了柔軟的床上。

一向是個怕麻煩同樣也是怕別人麻煩的人,每次出門在外住酒店,時間超過兩夜,我出門之前總會習慣性地把“請勿打擾”的牌子掛在門上或者是特意和前台說一聲“我們住的那間房不需要打掃”。

在我看來,睡過一夜的被子再睡一夜也未嘗不可;行李箱的東西都被拿出來亂糟糟地擺滿了各處,收拾的人不好行動卻不得不動,真是麻煩人;那些沒用過的一次性用品一直擺在原處,連看一眼的必要都沒有……

當然,有時候就是想體驗房間被整理過的感覺,就不會如此體貼。

記得上次在三亞的某旅館住到第三天,我出門的時候正巧碰到戴着口罩的清潔阿姨在隔壁打掃出來,就主動跟她說:“阿姨,我們房間的紙沒了,麻煩給我們一卷。”

等我把紙放回了房間,發現廁所的垃圾袋需要換了,又跑去跟阿姨說:“麻煩您幫我們收拾一下洗手間的垃圾。”

阿姨估計知道我是個不喜歡麻煩別人的主兒,順手給了我一個垃圾袋。

由於我修鍊還不到位,沒有伸手去接,而是小心翼翼地說:“麻煩您幫我們去收拾一下,行嗎?”

阿姨默默地進去了,後來又問我:“房間不需要收拾?”我一臉通紅地說辛苦了,不用了。

這一晚,我心滿意足地對朋友說:“若是每天都能睡到鋪的這麼好的床,我會特別開心。如果我以後的對象願意天天這樣為我鋪床,我肯定會愛死他!”

朋友看着我笑了:“這個很容易辦到啊,我就每天都會鋪床。”

“哇塞,你還有這樣的好習慣!你男朋友好幸福啊!”我沒去過她家過夜過。

“嗯,有時候早上沒來得及鋪床,睡覺之前也會把它鋪整齊。”

“你這種情況不算啦!我每天晚上睡之前也會把被子鋪平,不然怎麼睡呢?”我還以為朋友真有如此好的情調,原來並不是驚喜。

“也還好吧,至少也算是鋪平了床啊!”

“我說的是,希望每天都能睡到像酒店這樣鋪的整齊的床。你鋪的床可能比我鋪的好點,但和我需要的差別太大。”

朋友笑了:“那肯定沒有酒店鋪得這麼好。反正是睡覺,也沒必要每天都這樣鋪床,否則會累死的。”

“所以才會是理想啊!”我仰卧在床上看着朋友, “只可惜我自己也做不到。”我想,大概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沒有過上夢寐以求的精緻的生活的原因之一。

回家之後,我又認真思索了這件事:為何要把自己的心愿寄托在別人身上,而不是嘗試着靠自己去改變生活?

我開始學着在每天早上起床之後,在床邊多停留五分鐘,不再隨手丟睡衣在床頭,而是疊好並放到柜子里,把被單扯得如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紋的湖面,再把被子鋪在其上,特意把被單的前端掀開一個枕頭寬的距離,置枕頭於床頭的中間位置。

雖然和專業服務人員鋪出來的床有點差距,但比起我平時隨意掀開被子就下床的狀態,眼前的情景令人舒心得多。

驚喜還不止於此。

以前每次進入卧室,看到亂糟糟的被子,我都忍不住長嘆一口氣,再無精打采地把被子扯平以便入睡。

而現在每次打開卧室的門,飛入眼帘的第一件東西就是那一張整潔又平整的床,心情不自覺會好起來,覺得生活始終善待着我,再伴着一份愉悅入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