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父母愛情》有感

                                                                                                          文/秋正源

我愛你,是世間最動聽的情話。

我愛你,是世間最大的錯覺。

我愛你,是從告白開始的。

我轉山轉水轉佛塔,只為途中與你相遇。只有世間最美的情郎才能說出最美的情話,犹如納蘭的那句:人生若只如初見。痴情郎負心命,奈何天妒英才,獨獨悲切。

記得《安娜·卡列尼娜》的開頭寫道: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是各有各的不同。幸福的家庭是不恥於說愛,而我們卻難於啟齒,就是簡簡單單對父母之間的愛情都是那麼蒼白無力

這是淳樸,沉默無言,言必果。

中國人表達愛的方式,用一生去詮釋愛。或許這就是我對《父母愛情》最深的感悟。


有一種幸福叫做:身在福中不知福。而《父母愛情》里的安傑就是這樣的女子,世間多少女子何嘗不是如此?羡慕別人的愛情與生活,而忽視了自己難能可貴的幸福生活。在江德福願意為她脫下身上的軍裝去往鄉下種田的時候,或許並不能打動你,但若看到後面,老丁想再娶一個有文化的女人,奈何因為階級成分的阻礙讓兩人再次錯過。最後還是娶了沒有文化的女人。

只有真愛才能做到放下。就像在醫院時,安傑對子女們說:若不是因為我的原因,老江的成就不止於此,還會更高。滿滿地都是愧疚與感動。

但也正是老江在事業上的退步,讓他在生活上得到了許多人都不曾有過的幸福。

父母那輩的愛情彌足珍貴,又何其真摯,每每想起,都不忍潸然淚下。看到結尾,能讓我想到最美的情話就是那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慢慢變老。在你生病的時候我能徹夜不眠的陪伴,寸步不離的廝守。

誰先離去都是對活着的人的折磨與痛苦。讓我想起三毛在荷西離去的時候,在餘生的日子都會想起那些幸福的生活,仍能好好的活着,就算心去了,也要不負餘生。

稍縱即逝,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再回首,已是錦瑟流年。

愛,從來不是誓死相隨,而是兩人一起白首。總有人先行一步,總有人為你佇立懷念。


記得在聽《十點讀書》廣播的時候,聽到這句,一起慢慢變老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那麼容易,是“等閑變卻故人心,”還是“卻道故人心易變。”男女之間的愛情變得不那麼純粹簡單,總要權衡利弊去衡量一番,似乎這是亘古不變的定律,又能怪得了誰?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我們可以在路途上迷失自我,也可以漸漸的走丟在人群。到不惑之年,能將世間所有的繁華看盡,我們依舊還能找回歸途,固守初心。

赤子之心,不是“見山見水”的仁者見智,而是“撥開雨霧”哲者無憂。《父母愛情》何嘗不是如此?從相遇到相識,到相知,再相愛相守,一路上風風雨雨,雲帆滄海,是樸實質華,也是那個時代最浪漫最平凡的愛情。


在這部劇中,還有一段令人唏噓嘆服的情感,那就是江德華與安傑的姑嫂關係是令人又愛又恨。一個農村鄉婦,一個資產階級的小姐。就像“江德花”叫成了“江德華”一樣,沒有絲毫的勉強與遷就,不過人情世故里最平常的姿態。所有的情感,都是真心付真心,哪有強人所難得人心。不過是刀子嘴豆腐心,好就好在是豆腐心。

我喜歡看一些好的題材的電視劇和電影,或許年輕的心態總是追求與眾不同,爭取做一個獨特的人。中國題材的電視劇大多都是偶像愛情,既要顏值又要實力於一身,或者可以沒有演技,但一定要有顏值。而這部《父母愛情》,是一部集顏值與實力於一身的電視劇,不得不說郭濤將大老粗的江德福演得憨厚老實,給人一種年代即視感,就像《平凡的世界》可堪現實主義題材的良心劇。


愛,溢於言表。

愛,沉默寡言。

愛,言必行果。

中國人的愛情,想說愛你不容易,彷彿哽在喉嚨里,吐不出,咽不下。這是缺乏愛的表現,也是具備愛的能力。將愛藏於心,久而久之,便是最無聲的告白。沒有說出來的愛情,那是最堅定的力量,也是最脆弱的情感。

《父母愛情》,是代表一種堅定的力量,是無聲的告白,是動人的情話。是那個時代的愛情,而現代人缺失的那種情感,正是由此演變過來的病態。有了溢於言表的愛情,卻沒有言行必果的力量。

現代的婚姻,就像一樣具備保質期產品,想陪你慢慢變老變得多麼奢侈,如果你一天不說你愛我,我就感到莫名的危機。如果你一天不順我的意,我就感到莫名的悲傷,如果,我有了怨言,而你卻理所應當享受,磨合,包容成了最大的調和劑。

愛情,是兩顆碰撞的心摩擦出最撩人的心電圖。

當和你慢慢變老的時候,孩子長大了,享得天倫之樂的時候,還能叫一句“老婆子”。是的,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從愛情萌發了親情,最後陪伴的人依舊是開始陪伴你的人。


最後一幕的時候,安傑出院回到家裡時,全家其樂融融,而江德福的那句:她是我老婆,她最親。從兩家漸漸融為一體的時候,最親的親人就是陪伴到老的你。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無聲是最動人的情話。

父母愛情,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就像詩經里《擊鼓》: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