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傲骨為你低頭



文/曲尚菇涼

❥

遇見過很多在愛情里卑微的人,比如我自己啊。

很多時候,都很羡慕那些放開手就大步往前走,不回頭的人,感覺那樣很酷啊。

可是真正能做到那樣的,實在是很少,畢竟人是感情動物,心終究還是會軟。

愛情中,最心酸的不是丟了愛情而是丟了愛情還丟了自己。

失去愛情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因為愛情而失去了尊嚴。

夏夏是我這些年來交的最好的一個朋友,性格和我差不多,但比我漂亮比我懂事。

戀愛之前的夏夏是我們圈子中的公認的女神,因為真的很漂亮很有氣質。

那時候,學生會會長追她,會長也很帥啊,兩個人在一起郎才女貌,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那時候,我們都以為他們兩個會好好的走下去,像童話故事里那樣,過得幸福快樂。

然而,事實總是那樣出乎我們的意料。

會長和夏夏戀了兩年左右,分開了,開始我以為他們鬧着玩的。

直到那天夏夏收拾起會長送她的所有禮物時,我才知道,他們是真的分手了。

那天,夏夏請我們去吃火鍋,她說敞開肚皮吃,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啊。

我們都看到了夏夏眼眶中打轉着淚水,卻都心照不宣的沒有說破。

相處了那麼久,我們都是看着她和會長從最初到最終的過程。

有些心酸但有些快樂。

我們吃的很開心,夏夏也沒提到會長。

吃完后各回各家。

我和夏夏順路,就一起走。

走在路上,夏夏問我,尚,你會為了一個人而放下自己的驕傲嗎?

我愣了一會,會吧。

因為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是真的願意為他放下原有的模樣,只為他能夠開心。

夏夏說,對呀,我因為他放下了我所有驕傲,甘願在他身旁做個小女人,可結果他還是丟了我,我還是丟了愛情。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把愛情丟給他,我不要了,我只想要回我的驕傲。

看着夏夏,我想起了我自己。

剛失戀那會,我也和夏夏一樣。

放下了一生傲骨,只願為他低頭,可他卻不在乎,顯得我的愛一文不值。

我對他的喜歡,比夏夏喜歡會長還要深,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有三年多了。

三年裡,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在做,比如說,出去吃什麼,過紀念日要去哪玩,需要買什麼。

每次都是我把事情做好或準備好,然後他才一來或確定一下。

除非有什麼特別大的事,需要像他請示一下再去做。

認識我,知道我性格的人都知道,以前我們沒在一起的時候,我傲骨有多傲,從來不會為了一個男的做這做那。

我記得我和他剛在一起沒多久那會,我因為他沒有理我,在朋友那哭訴。

朋友笑話我說,尚尚,你這是怎麼了,傲嬌小公主的稱呼誰把拿走了?

我沒說話,只是一個勁的在那哭。

時間久了,我也想放手了。

雖然說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可是這麼長的時間里,我過得很累,很辛苦。

他從來不會替我着想,就好像這一段感情中是我一個人在唱獨角戲。

我不願意這樣,我想回到我自己的生活。

當我一個人搬東西累的半死不活的時候你不在,當我一個人淋着雨穿梭在人群中的時候你不在,當我一個人胃疼的打120去醫院的時候你不在。

我就想,你是不是已經死了,不然怎麼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都不在呢?

你那麼愛玩失蹤,那麼不在乎我,那我把愛情給你,你把我的驕傲還我好不好?

真的,我不想再愛你了,我累了。

薛之謙唱過:

其實我給你的愛比你想的多

其實我愛你愛你想的多得多

我很愛你,可也想愛愛我自己。

我想念我的傲嬌小公舉的稱呼了,我想念以前的尚尚了。

我把愛情還給你,你要也好,不要也罷,總之我都不想再要了。

我也不希望你怎麼樣,就希望你能把我的驕傲重新還給我。

因為,我真的累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