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在懷念時總是色彩斑斕的,可在相見時卻褪了顏色。

我們總是這樣,在心底的小小角落裡,永遠留住對方最美好的樣子,永遠駐足在原地,以為一切如初。

記憶中那些溫暖的場面像一塊磁鐵一樣深深地吸引着我們,我們無法抗拒,只能繳械投降,直面回憶。

然而,當某一天,我們鼓足勇氣去見那個你想見很久的人,你以為你看到他會放不下,你以為你們之間還是可以像過去那樣無話不談,沒有距離感。

那些你以為的真的只是你以為的,沒人應該配合你的表演,完成你所以為的一切。

或許你在他心裏只是個暫停歇腳的過客,而你卻把他當成你生命中的主角。於是在這場演出中,你從一開始就輸了,輸得那麼徹底。

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會有一個放不下的人,無論歲月如何變遷,他一直會駐紮在你的世界里,你忘不掉,也抹不去。回憶往往帶給人的不是甜蜜就是平靜的茫然,最後就是痛苦,而我屬於後者。

在每個人的成長道路上,都會一路積攢太多故事,有些故事,值得我們一生回憶和珍藏。

一個朋友告訴我:“她曾經以為他們可以一輩子都如初見般美好,他們的友情不會因為時間的長短而變質,可是現在他們之間殘存的只是陌生和距離。”

他們的相處模式由無話不談轉移到無話可說,有的只是簡單的問候,很多時候都無法真正進去對方的世界。

我們會發現,不是所有人都如你所想的那樣永遠真實純粹。

我們慢慢會發現,有些任性,也許是因為年輕,但遺憾不會因為你年輕,就不會發生。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久違了你的的笑靨,依舊陽光,依舊美好,卻再也不屬於我。

我以為我等不到任何人了,可是卻等來了你,我以為應該也就這樣了,可是你的到來卻讓今天變得不一樣了。

是應該開心,還是應該難過呢!

我總覺得人生的每次相見都是生命中的唯一,都是可以毫無懸念的去見面,不用想見或者不見,儘管你就在那裡。

可是你的到來卻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既驚喜,又害怕。這種既希望它是個夢又希望它是現實的感覺真的很難受。

見到你,那些過去的回憶蜂擁而至,我無力抵抗。

過去的一幕幕湧上心頭,除了無聲的嘆息,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靜靜的坐在你旁邊,你似乎只想沉默,我們再也回不去了,因為曾經放開過彼此的手,因為深愛過,我們就此別過吧。

曾經孤單加上孤單是愛火,燃燒過你和我,如今沉默加上沉默更沉默,再沒有什麼舍不得。

其實一個人也挺好,至少乾淨利落,不用去考慮未來。

你說:“你不喜歡化妝的女生,你喜歡素顏真實的我。”

我說:“愛美是人的天性,化妝是尊重自己尊重別人的體現,更是女生的專屬權,沒什麼不好的。”

你說:“我變了,變得不再是我記憶中樣子。”是啊,這幾年我確實變了,變得更加理智,更加清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值得我全力以赴的堅持,什麼是我最應該坦然放下的。

我覺得人總歸是要長大的,應該學會在內心建造一堵心牆,可以百毒不侵,刀槍不入,自己做自己的鎧甲勇士。




相見不如懷念,就把最好的對方放在心裏吧!沒什麼不好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