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副畫,畫的一端充滿祥和和寧靜,畫的中間布滿嘈雜和熱鬧,我想畫的另一端是升華和凝練,整幅畫,充滿故事,也帶着神秘的色彩。

人的一生,如一副沒有打開完的畫卷,不到打開的那一刻,誰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什麼樣子。

如果畫都是美的,也就好了。而我,站在外面,看着一副讓人心神寧靜的畫時,覺得眼睛跳個不停,那沒有展開的畫面,是否帶着波折,我想翻開,可是卻怎麼也無法如願。

那一天,毫不徵兆,我剛走出校園,手機叮咚叮咚響起來,我拿起手機,看到是她的電話,我打算接起,手機卻不作美的黑了屏。

一直以來,她都是默默的照顧着家庭,照顧着一切,她的心是靜的。

宛若一碗水,平的,如一面鏡子,沒有波瀾,沒有雜念,我是十分羡慕這種心境的。

因為這種心境,她的心情總是好的,每每不開心的我,總是會閑話找她,她的聲音在電話里,如流水潺潺,如百靈鳥般悠揚低轉,讓我波濤洶湧的內心慢慢的冷卻下來,情緒也能逐漸緩和。

一直以來,我以為她眉心的紅點,是上帝的寵兒,給她安靜的心,還會開闊的胸懷,她淡然處事的樣子,讓人總是很舒展,很放鬆。

我以為這樣的安靜會是長長久久的,如四季更替,亘古不變,如春風拂岸,自然而然。

生活也許就是個愛惡作劇的孩子,總能將平靜的湖面攪動的如蛟龍出海入海,波濤翻滾,眾橫四海,這一天,不期而遇。

她的電話,我沒有接到,我心裏可以預感,她有話和我說,我急忙翻出充電寶,連接上了電源,手機也知趣的亮了。

如我潛意識的一模一樣,她有了難言之隱,她有了切膚之痛,她懷抱着孩子,無助的和我說話。

我的心緊張的不能言語,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失敗,因為我說什麼都顯得多餘,她要的不過是一雙傾聽的耳朵。

而我愛她的心,卻無法只是傾聽,我心疼她,心疼她一直以來的忙碌,心疼她一直以來的愛護,她的付出超出我的預期,可是結果也是跌破我的眼鏡。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比這更讓人心寒,可是我不能說。

我只是喘息着,顫抖的拿住手機,告訴她,不要怕,還有我呢!

那一刻,我的心也出奇的安靜,從未有過的思量,我親愛的,她到底遭遇了什麼,多少能量丟失的夜晚,身形憔悴,我心愛的她啊。

我的心被封住了,腦海里,都是她的臉,溫柔的看着我,她眉心的紅點,沒有庇佑她多一點點。

女人,難道只是弱者嗎?為什麼眼淚也無法安撫失落破碎的心,二十年如一日的愛和守候,我知道她的等候是多麼堅定的信仰,她愛着這一切。

我幾乎是飛奔着跑回家,我想抱着最愛的枕頭,痛痛快快的哭一場,大聲的喊出我的不明白。

為什麼生活總是這樣充滿未知和泥淖,我看着窗外的天空,還有車來車往,心再次靜下來。

此刻,我想我只能越來愈靜,讓我清晰的思路和尚能轉動的大腦來梳理一下她的煩憂。

我要種一株忘憂草,在生命來臨之前,讓她知道,生命何其短暫,那些繁瑣的愛不要就不要了吧。讓新的生命擁抱她的身體和心靈,讓新的光明籠罩在她的頭頂上空。

讓煩惱不再有,讓心靜下來,坐在塵世的大地上,懷抱嬰兒,閉着眼睛,雙手翻轉向下,如智慧女神一樣,雙手搭在雙膝,讓整個脊柱向上延展,聽到自己的心跳還有孩子的鼾聲,懷抱生命,重生餘生的生命。

靜,面朝前方,陽光就在眼前,讓我靜靜的心,告訴她,生活不止一地雞毛,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忘憂草,風信子,蘭花朵朵,陪伴你的身心,我要告訴她,等着我,還有我,親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