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節,是第三個在外面過的春節。沒有年夜飯,沒有團圓,也沒有長輩給的紅包。

 有想回去的思念,深入骨髓。也有不想歸家的情愫,日漸成癮。

 大年初一凌晨三點半,坐標北京城,我和一群認識不到一年的新朋友一起上八大處燒香祈福。

 北京年初一的大馬路空曠和少有的安靜,當下的北京不像一個大都市,而是像一個偏僻山野。

 在車上看着遠處的天空和近處的燈火,我感覺特別像回我家鄉的那條路,從前過年回家也是夜裡出發,凌晨到家,在車上遇見一個按耐着興奮和雀躍的夜。

 風景是重疊的,令我不由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可是心情卻不是相似的。

 突然就有種感慨,其實,當你離開家,你上路了,越走越遠了,而之後,當你又上路了,哪怕你的身心都在走相反的方向,你都是在走回家的路。家和你有着千絲萬縷的關聯。似隱形又無形,但總有你無可抗拒的力量拉扯住你叛逃的腳步,召喚你時,你縱有可敵千軍萬馬的能力,你也敵不過自己投降。

 在車上,遠方漆黑的夜,近處安靜的燈火,還有身邊冷冽的空氣,全都將我包圍。

 在這個當下,在每一個當下,我都祈求是最美妙的當下,可犹如車子要往目的地去一般得不斷前行,我也在不斷前行,所以我又不斷穿破這每一個當下,告別此刻的美好,頑固堅定地踏到下一個當下,每一個下一個當下,連成我的前方,我是時間中的一條線,把每一個當下串聯起來,不管方向,又成為方向。

 我在時間中橫衝直撞,我在地圖上越走越遠,身後留下的腳印不曾與下一步踏出的重疊,可我的方向一直都指着一個地方,就是我原來出發的地方,我的家,我的原點,我的世界的中心。是因我的固執與倔強才讓我繞一條世界最遠的距離回家。可又非得這樣,我的心才能臣服,我的心才能跟着身體一起回到家。

 相信很多帶着原生家庭傷害的人,也是如此。

 台灣著名歌手賴佩霞在她的演講《回家之路》中說過,每一個人都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回家之路。

 年少無知,不年少也仍舊無知,但時間是世界上最固執的一個存在,她想要你領悟的道理,終有一天你會通過各種方式懂得。所以我,雖仍舊無知,但嘗試着繼續長大,努力着變得通透,不要讓時間用更不溫和的方式讓我去明白,我該明白的事。

 我發現,漸漸地,我信服了很多以前覺得都是無稽之談的事。比如賴佩霞說的那一句,每個人都得回家,除此之外,無路可走。

 我得學着慢慢地和我內心的結和解。以往總是一邊想讓自己輕鬆一些,洒脫一點,不去在乎,一邊又往結上系更多的死扣,這就是假裝着瀟洒,背叛內心,所以適得其反了。

 好吧,春天來了,春天回來了。遠處的家人在等待着歸字,故鄉的風景,也正剛剛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