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朋友說起,父母間的一次爭吵。

當時,母親像一頭髮瘋的野獸,向父親嘶吼:“我每天起早貪黑,收拾家務,還不是為了你!每天精心打扮,還不是為給你撐體面!”一件件,一樁樁事情,像是被翻出的長長賬本,曆數對父親的指控。

“可是,我一點不同情她。只覺得可怕。”朋友說,在母親的控訴中,父親就是個坐享其成,不識好歹的無賴,而自己受盡委屈,命比竇娥冤。而事實上,她的父親經商,常年在外跑生意。母親雖然主內,卻也並無太多煩心事。

“那一刻,我覺得她像魔鬼。”朋友說,母親的樣子,像足一個怨婦,面目猙獰,散發著仇恨的氣息,伸出利爪,不斷向丈夫索取:“如果結婚,會讓一個女子,變得如此不堪,如此猙獰,我寧願一輩子單身。”

生活是一地雞毛,瑣碎的日常,確實會讓人疲憊不堪。但是,身為成年人,無論做什麼,都是自願行為,並沒有人拿刀逼你。即便結婚,兩人的分工,也都是共同協商的結果。自己選擇,自己承擔,實在不必怨氣衝天。

抱怨,常源於不被理解。但是,有話不妨好好說。都是受過教育的文明人,心平氣和,開誠布公的溝通,遠比怨婦般指天罵地,要優雅的多。更何況,把親密的愛人,數落成狼心狗肺的混蛋,於人於己,都實在沒什麼意思。

畢竟,決定與他戀愛的,是你自己。決定與他結婚的,是你自己。決定與他如此分工,也是你自己。整天只會抱怨“我當初真是瞎了眼”,然後還要一屋住,一桌吃飯,也真是蜜汁心大。自己選擇,還要埋怨別人,實在是不瀟洒。

其實,哪兒來這麼多怨氣?大多是自己對現狀不滿,又不想負擔起責任,去成長,去改善,去努力,所以將一切罪狀,一股腦兒推給對方,指着他的鼻子,進行無禮的索求:“我已為你如此哀怨,你必須補償我!你必須負責任!”

不得不說,這是一種野蠻的操控。當對愛人、對子女、對家庭的付出,不再是一種彼此溫暖的回饋,而是一種計較的索取,這種怨氣,不僅會讓一個人變成魔鬼,還會讓整個家庭變成冰冷的地獄。實在是無趣,又可怕。

其實,成年的女性,早該明白一個道理:自作自受,願賭服輸。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自認為的那麼“聖母”,究其根本,我們的一切選擇,一切付出,最終都只是為自己。至始至終,一切都是自願為之,並沒有人逼迫我們。

同時,我們並沒有那麼委屈。為家人準備可口的飯菜,只因看到他們狼吞虎咽時,心裏會溫柔而滿足。為丈夫料理家務做好後勤,只因成為他堅實有力的大後方,會讓自己覺得充實與被需要。我們做的這一切,都是自願的,快樂的。

甚至,我們也並沒有那麼無辜。家庭之中,並不存在壓榨與剝奪,我們也並不是軟弱無助,備受欺凌的“小白兔”。無論何時,走哪條路,過什麼生活,權利都在你。無論是結婚,抑或單身,一個人變成什麼樣,都是自己允許的。

肯尼亞的諺語說:“哀怨只能說三遍,第四遍就變成了你的靈魂。”一個愛擺“怨婦臉”的人,生活一定好不到哪兒去。整天怨天尤人,指天罵地,看誰都像是欠你的,大多不會有什麼好運氣,幸福遇到你,也會繞道而走。

所以,不要再擺出“怨婦臉”,不要再演“苦情戲”,不要再扮“竇娥冤”,像個獨立的成年人,去做出選擇,然後去負責。人生的主動權,至始至終,都只在自己的手中。想要快樂,想要幸福,想要改變,就自己去努力,去爭取。

自作自受,願賭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