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在網上翻看着各種類型的文章,看到一些創業類型的雜誌,裏面有一項創業內容是配菜送到家,用戶直接把菜和佐料倒進鍋里炒熟就好。

文章自然是誇讚一番創業者的思維敏捷,找到了市場空缺,生意做得風生水起。

我心裏在嘀咕,還好我沒有去做記者,萬一遇到這樣的專題,恐怕自己都難以說服自己,卻要寫出那麼多帶有明顯的誇讚的傾向性的文字,雖說或許反應的是未來的一個走向,但真是好難為自己。

互聯網創業很多玩的都是這樣的花樣,試圖把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給照顧到。

就像之前看到了一些類似的創業項目,比如說把菜洗好、切好,給用戶打包上門,或者是請有生活閱歷的家庭主婦們做好飯菜,再送貨上門之類。

據說每一個創業項目都有一定的忠實用戶,而捧着雜誌的我就納悶了:這些創業項目真的有必要存在嗎?

即使它們作為一種新的現象出現了,我的態度卻並不樂觀,覺得它們終歸活不長久。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說實話,我不知道類似的創業項目是要滿足哪一部分人的需求。雖然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總有些情況讓我感嘆:人實在太懶惰。所以才會誕生一些這樣的創業項目,還讓創業者們為自己看準了市場而沾沾自喜。

這讓我想起了剛大學畢業的那會兒。

樓下就有一個超市,我平時的日用品什麼的都喜歡在樓下超市裡買,雖然自己也是淘寶一族,但主要是在網上買一些衣服、護膚品之類的,大多數東西都是因為需要或者想買,又懶得去逛商場,圖個方便就是網上買了。

那時候我的室友紅棗,每一次看到我在樓下買了東西,都會問我:“你怎麼不去網上買?”

“為什麼要去網上買,樓下不是有嗎?”

“因為網上的東西便宜啊。”

拿過手機一看,確實如此。

紅棗喜歡在網上買所有東西,油,煙,米,衛生紙,沐浴露,乃至兩塊錢一個的門牌貼。

當時我們討論的焦點主要集中在米、油和衛生紙上面。紅棗在網上買的理由是品種多,並且價格可能不比超市貴,甚至便宜幾塊或者十幾塊錢,所以她總認為我明明可以在網上買東西,為何要去樓下超市買。

我的理由是,明明可以在樓下超市買到的東西,為何要從大老遠的地方寄過來

“反正你又不要出郵費。”紅棗總是如此回應我。是的,現在哪怕是價值不到十塊錢的東西都會包郵。

“可是我覺得麻煩別人啊,我寧願多出一點錢也不願意讓別人大老遠把東西送過來。”天生怕麻煩的個性,我就是這樣想的。

紅棗這時候就會跟我討論經濟學道理,因為我沒法少拉動了國家GDP的增長。

最終,我和紅棗也沒有達成一致,所以她樂此不疲地在網上購買各種小玩意兒,而我也把自己的日常消費全投進了樓下的超市。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當看到一些五花八門的創業項目,我的心情是凌亂的。

是的,儘管我理性地知道有需求才會有市場,但還是覺得,如果想在家裡做飯,樂趣不正就蘊含在去超市的新鮮蔬菜區挑養眼的菜和肉,順着水流溫柔地沖刷掉菜恭弘=叶 恭弘上的每一點兒瑕疵,按照自己的口味偏好搭配菜肴和佐料,在廚房裡煎煮炒一番,親手做的菜就熱騰騰地出鍋了

如果不想在家裡做飯,那一個電話過去就可以點到各種各樣的外賣,不需要自己動手,等上個幾十分鐘,一打開門就可以吃到大廚們的手藝,多幸福。

至於想自己做菜,又只想做一半的麻煩事兒,於是這些創業項目便對上了你的胃口,但是想必這樣的日子到底不多吧!

我也不知為何,總覺得,明明下個樓就能買到的東西,沒必要讓別人從十萬里遠的地方送過來。同樣,別人十分鐘就能解決的一頓飯,沒有必要加那麼多的中間過程,一個機構洗菜,一個機構配菜,一個機構切菜,一個機構送菜,想一想都覺得麻煩死人。

這是一個講究效率的時代,所以我會認為所有以不能解決實際問題、並且把過程變得更複雜為目的的創業都是耍流氓,都是噱頭。

如果想吃外面的飯菜,點個外賣就好。如果自己想要體驗人間煙火,也不缺誰也幫你洗菜、配菜、切菜,因為這些都是煙火的一部分,若是過程之中沒有了它們,結果也不會完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