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我和F姑娘是屬於那種即使很久沒見面,但是感情也可以維繫地很好的閨蜜。友誼始於高中,每天下課之後會牽着手去散個幾分鐘的步,大學時候我們身處異地,見面的次數實在不多,可是大浪淘沙之後,我們卻成為了最好的閨蜜。

我和F姑娘都算是自有向心力的那種人,平時話不多說,朋友圈子也有點兒不一樣,但是無論怎樣和別人瘋玩,心中卻總有對方的一片天地。我們互不干涉對方生活,偶有相互問詢,一定能提供百分之百有用的建議,這樣倒不是因為不在乎對方,而是相信對方自有更明智的生活抉擇。

那天晚上九點多,我和男朋友正在為他要不要換工作的事情慪氣,一個人跑到二樓的房間打算做幾個不用費腦子思考的設計,這時接到了F姑娘打來的電話。

F姑娘話了幾分鐘家常,話鋒一轉,突然說:“親愛的,我覺得自己好變態。有時候明明一件事情,我覺得自己沒有錯,可是事後總是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哪兒做得不好,於是將原因歸結到自己身上,認為是自己不夠好的問題。這樣的思考本身沒有錯,可是長此以往,我會覺得自己無論怎樣努力,可還是無法掌控任何事情的發展,哪怕是對自己的情緒也無能為力。我覺得自己好變態!”

說著說著,F姑娘泣不成聲。

對於一個27歲的姑娘來說,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讓她那麼懷疑自己呢?

想起之前F姑娘跟我說過的一些事,不難猜測她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感情問題。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前一段時間,F姑娘興奮地跟我說她遇到了真命天子,然而興奮之餘是失落,因為那個真命天子還沒來得及和她開始,便轉身投入了愛情的墳墓——“合葬者”自然不是F姑娘。

F姑娘嘲笑自己,覺得無非就是自己看上了對方,而對方沒有看上自己,僅此而已。不過,她喜歡用那兒抄來的更文藝的方式來表達:“如果沒有你,我本可以忍受那些孤獨。”被我撒了多年狗糧始終無動於衷的F姑娘像是突然被打通了任督二脈,馬不停碲結出來一張網,準備要去廣撒網撈魚。

看到她這樣,我終於放心了,有一種終於把撿來的女兒嫁出去了的感覺。

F姑娘會時不時冒出來向我請教幾個問題,比如說“他說今天工作很辛苦,我該怎麼回復”“他的意思太明顯了,我要不要跑掉”。

每一次看到她發過來的問題,我是覺得好笑,白白看了那麼多撩漢技能,她真是一點兒也沒有落到實處。我隨便一點撥,F姑娘如獲至寶,笑着謝過我離去。

一般情況下,生活中的很多事情的發展都不會太順利,否則古往今來哪有那麼多借酒消愁愁更愁的人啊。

F姑娘打過來的電話以及那噴薄而出的哭聲就是最好的例子,看來想要改變現實情況並不容易。即便F姑娘曾一個人扛過了那麼多日日夜夜,如今每過一個日夜,她卻覺得分外漫長和無趣,以及多了重重疊疊的自我懷疑。

我不知道怎麼安慰F姑娘才好,這一次也沒法提供什麼好的建議,我想我能想到的東西,她肯定已經過濾。

“別急,慢慢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要相信一切都會如你所願的。”我的輕聲細語傳過去,F姑娘漸漸鎮定了下來,說是不想把悲傷情緒感染給我,準備掛掉電話洗漱去。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聽着樓下傳來的鍋碗瓢盆的響聲,肯定又是男朋友為了吸引我的注意特意發出來的,我此時雖然已經不在氣頭上了,但暫時還是不想理他。

之所以能夠在眾多的玩友之中將F姑娘奉為知己,我想原因實在有太多,畢竟我們認識多年,也從不翻臉,無論誰遇到什麼問題,對方給的除了建議就是鼓勵。她總說我就是她生活的榜樣,溫潤如玉,那麼典雅又知性,她還曾問過我,我那麼受歡迎,為何偏偏跟她不離不棄。

我先是冷冰冰地告訴她,如果她真的不好,我是絕對不會和她有聯繫。後來說了一些深層次的話題,我們在她的卧室嘲笑各自裝逼的行為,我還說“其實我也沒有你以為的那樣受歡迎啦”。

F姑娘不知道的是,雖然我身邊確實接觸過很多人,也有很多大神,但其實她也是大神之一,並且只有她始終對我懷有最純真的愛意和善意——這是一個關於底線的問題,據我所知,很多人都做不到這一點。

畢業之後這麼多年,F姑娘一直是單身一人,我看她活得十分滋潤,看書寫字,健身旅行,或者時不時搞個莫名其妙的課外興趣班,簡直不亦樂乎。

我這個人素來不喜歡干涉他人的生活,儘管我和F姑娘眼睜睜地看着身邊的同學一個個結婚生子,我卻從來不會擔心她活得無趣。或者說,萬一她覺得無趣了,肯定就會自己先開始着急。並且我也鄭重其事地答應了她在她找到初戀之前,我絕對不結婚,長跑十年也不結婚。

如今就是F姑娘着急的時刻,確實呈現給我一種前所未有的慌張的狀態,不過F姑娘是不會承認自己患得患失是因為心裏着急的。




圖片來源於網絡

(四)

我和男朋友相識於初中,高中就在一起,可以說我不曾體驗過單身生活,雖然通過很多單身人士的焦急狀態,但每一次看到F姑娘我總認為單身生活也可以非常有趣,恐怕只是個人的活法不同。我雖然有固定且穩定的男朋友,但是雙方之間的管束並不太多,我們都擁有比較大的私人空間。

在很多人看來,我們簡直就是模範情侶,彼此鼓勵,彼此進步,也沒有什麼矛盾和衝突,戀愛十年,感情溫度卻絲毫不減。

女人們,包括我自己都將這一切的原因歸於我的個人魅力,因為我並不是一個粘人的女人,而是像一個人生活那樣獨立,有想法,积極進取,也不會附和男朋友的種種,始終保持着自我。

現在想來,上述的一切都像是浮雲,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愛我,僅此而已。

情侶之間相處少不了矛盾的發生,我和男朋友也是,很多時候我都會惡狠狠地想,大不了分手好了,我肯定能過一種更好的生活,也無需將自己的下半生牽扯到你身上。現在雖然我和你在一起,但我不照樣過的是一個人類似的獨立自主的生活,真不是缺你不可。

因為有着如此“底氣”,很多時候我都會比他任性,也不願意示弱,結果往往是他需要來哄我,我才不樂意地給個台階下。

想到這兒,我不禁發笑。F姑娘上次跟我說,有一次她不小心把“合葬者”之一拉黑了,結果對方再也沒有理過她,後來還是她死皮賴來才和他恢復聯繫。

這樣一對比,我的待遇真是太好了。而且,曾經想過的那些豪言壯語還好沒說出來,不然真是笑話,因為離開了男朋友,我不一定活得不好,但我會失去了最重要的一樣東西,那就是發自內心的認同和讚賞,並且這種認同始終在我的身邊,不離不棄。

試想一下若是沒有他在身邊,我一個人哪裡可以面對那麼多事情,有快樂的事情沒有人及時分享;遇到任何事情都少有真正能從我的角度出發的建議;大事小事都得親歷親為,極為分散樂趣生活的注意力;無論我開心或者難過,被牆隔開來的其他人都難以及時察覺;那些不友好的壞情緒因為沉默太多而漸漸沉澱,始終壓抑在心底……

真的,光是想一想就覺得可怕。兩個人中的兩個人過着相對獨立的生活,和一個人獨立生活,確實有着難以企及的差距。我好像體會到了F姑娘所有的那種自我懷疑,剛好是我如今生活的反面。

我給F姑娘發了一條信息:“親愛的,好運其實無時無刻不在你身邊,你不用去懷疑什麼,相信自己就是最好。另外,我和這個世界都愛着你!”

放下手機,我悄悄地走下樓去。屋子被男朋友收拾地煥然一新,他盤着腿坐下沙发上,聽到我的聲音,他抬起來看着我。隔着他那反光的眼鏡鏡片,我依然感覺得到他對我的愛,以及愛得那麼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