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這件小事》劇照

(一)

很早之前在微博上看到“從小到大都長得好看是種怎樣的體驗”,其中有一條評論是這樣的——我喜歡的男生都會喜歡我。這寥寥数字讓我看了又看,那種欣喜與得意的情緒流露於字面上,不過對我而言,只能通過想象去感受“我喜歡的男生都喜歡我”是件多麼觸不可及的事情。

某次我和長得漂亮又可愛三火妹一起去吃飯,那是她二十四歲生日,也是我們認識的第四年,我第一次鼓起勇氣,用我們勉強能聽到的最小的聲音問她:“是不是從小到大,你喜歡的男生都喜歡你?”

三火妹漫不經心地舀了一勺拌飯到嘴裏,頗不為意又訕笑着回答:“怎麼可能啊!不過絕大多數情況是這樣的。”

說完,三火妹用她透澄明亮的眼神看着我,我立馬收回繼續吃飯,然而她的話還是來了:“難道你不是這樣的嗎?”

我不得不直視她的眼睛,然後苦笑着,沒有說話。

“不可能吧。”我想在三火妹眼中,我們的顏值其實不相上下,這種誤解和多年前我的某位同學總覺得我寫的字比她寫的好看一樣。事實上,除了她之外的人都認為她寫的字更好看。

我實在不忍心跟三火妹解釋,從小到大,我喜歡的男生都不喜歡我,全部,全部。

三火妹對我的這種懷疑和三火妹說我長得好看時,我對她言語真實性的懷疑是一致的。看我實在沒有說話,三火妹自己找了個台階下了:“勺子,你這個人好不老實哦,總不喜歡說實話。”

要不是三火妹實在夠可愛,我真想把自己的臉湊近她,讓她好好瞧瞧:哪還需要用什麼其他理由來解釋我喜歡的人都不喜歡我,有了這張臉放在這裏還不夠分量來證明嗎?

自然,不放點兒悲慘的實例出來,恐怕你們是不會相信呢。




《初戀這件小事》劇照

(二)

本來想說讓我有印象的第一個男生要從方便面男說起,不過那時候已是初三,肯定會被大家認為我這情竇初開的年紀太晚了,仔細想了想,又記起了更早以前兩個模糊的身影。

第一個是初一,那時候我是勞動委員,上自習的時候偶爾會輪到我把自己的位置搬到講壇上,一個很霸氣的男生總會幫我管那麼一點的紀錄,我對他便多了一份小心思。不過有一次我秉公登記他的名字到小本本上,他就與我翻臉了,從此不再理我。而我也不好意思主動理他或者解釋什麼,我們就很酷地沒再理過對方。這好像也算不上愛甚至是喜歡是吧。

第二個是一個黝黑的高三學長,說實話我要忘記了他的模樣。那時我上初二,在初中部的第二層,他所在的教學樓在三十米外的高三部的第三層,兩棟樓之間是一個小操場。我每天趴在窗戶上向高中部的樓層看,從一堆堆的男生中認出他就是我最愛乾的事情了。

印象深刻的是,某天晚上我正在上自習,突然發現高三男生所在的教室門口有個黑影,我用我那2.0的眼睛一看,發現竟然是他。我雙眼再也離不開那個黑影,後來他旁邊竟然出現了一個女生,然後兩人kiss了。時至今日,說起這一幕都有點兒像是美麗的剪影。高三男生畢業之後,我再也沒有看過他。

第三個就是初三時候的方便面男了。我和方便面男其實從初一開始就是同班同學,我對他從來都沒注意過。

初三某天晚上十點,我和室友從一樓提着一大桶水往五樓的宿舍走,每層樓之間有三個拐角,四段樓梯。當我到了三樓的樓梯準備休憩一會兒,順便看了宿舍樓下的小操場的夜景,無意中發現方便面男正和一個男同學在昏黃的燈光下吃方便面。可能是從沒見過能把吃方便面吃得那麼好看的人,我當場就被電到了,從此開始人生正式的第一段苦戀。

自然,方便面男從沒注意過我,我也知道對方有喜歡的女生,換來換去,反正都換不到我身上。

初升高,我們高一又到了一個班級,然而並沒有任何卵用,因為他的顏值起來了突然成了班草——瞧我這眼光。

跟他的顏值一起起來的還有其他女生的顏值,我好歹還有這點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真的只能沉下心來好好念書了,一發奮就是三年,從班級的中等水平變成了學霸。高二文理分科之後的我們再也沒有交集,大學更是隔了十萬八千里。

吊軌的是,大學畢業以後某次我和閨蜜去飯店吃飯,聊天之際,我突然看到他端着一個盤子朝我所在的位置。我們差不多有八年時間沒見了,嚇得我立馬閉了嘴,而他也明顯大吃一驚,正了正盤子,然後換了一條路去了隔壁的隔壁桌。

自然,最後我們還是“相認”了,他剛到餐廳就做了主管,雄心勃勃打算創業,比我有出息多了。




《初戀這件小事》劇照

(三)

苦戀了方便面男兩年多,到了高二,因為我個子矮,總站在前面幾個位置,終於又看上了課間操時間站在據我不到十米遠的高三的某位領操帥哥,也就是後來的我哥。

事實上,我死也記不起來當時我們班代操的是哪位同學,甚至是男是女都記不住了,不過永遠記得我哥喜歡穿一雙黑顏色的板鞋,上面系著紅色的鞋帶。

我哥是他們班班草,長相格外清秀,瘦瘦的,一頭落利的短髮俏皮地揚在頭上,還是一個超級愛笑的男生。每天課間操結束之後,我都拉着我同學偷偷跟在我哥後面,直到沒法兒跟去高三的教學樓。

就在我哥高考前两天,某天傍晚我回教室路上,發現他一個人站在操場的看台上發獃,我不止哪來的勇氣,心想今天錯過就沒有機會了,於是東挪挪,西挪挪,終於把自己挪到了我哥的身邊。

那時候很流行認男生當哥哥,於是我斗膽提出了這個要求,我哥答應了,從此我毫無骨氣地苦戀了他五年,那種明知道他不喜歡我,我卻沒有另外的可轉移目標的不得不繼續喜歡着他。我想如果我不是去到一所女兒國念大學,也不至於苦戀我哥那麼長時間。

不過我哥的存在對高三的我很重要,若不是他鼓勵,恐怕我不會在那麼苦澀的日子中活出甜的味道來,所以這一次的他不喜歡我,其實並沒有那麼難以言說和勇於承認。

大概到了大三的時候,我終於主動地不喜歡我哥了,再過了清心寡慾的兩三年,在畢業半年遇到我男神,又開啟了一段苦戀的日子。

男神各方面都好,顏值也頗高,脾氣也好,所以在他可能不知道的情況下,我拿着他的照片到處“招搖撞騙”——不過是逢人就說他是我男神,可他看不上我。

事實上,跟男神接觸過一段時間,他身上的光芒就那樣閃瞎了我的雙眼,我陷入了盲目的悲情之中。不過這一次也多了點化悲痛為力量的醒悟,所以開始在行動上改變自己用了十幾年就不滿意了十幾年的形象,勢必讓我自己有底氣說出對男神的喜歡,而不是像從前一樣,不改變,只內傷。

認識男神之後的每一天,我都希望自己進步一點,多看點書,多鍛煉身體,多學點兒技能,多開心點地生活着。

幾乎,我做每一件事的時候都在想,這樣做會不會讓我的逼格接近男神?行動帶來的效果是驚人的,無論是外表還是心理上,我從以前的篤定別人喊我一聲美女只是為了做性別區分,到現在靠自己的一張醜臉也能讓別人一見鍾情。




《初戀這件小事》劇照

(四)

從前的那麼多年,每次苦戀一個男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那麼多自卑感,我總會在心裏痛心地想:如果我個子高一點,人家肯定會喜歡我;如果我不是醜女,而是美女,早就去表白,早就成功了……我想的大概就是對的,別人不喜歡我確實是因為我既矮又丑。

從小到大貫穿起來的苦戀,充分證明我這個人大概是真丑,還有城牆一樣厚的臉皮去喜歡看不上我的人,然而同樣是苦戀,現在的我對它們的感受是天差地別的。

我其實只願意大方地承認我喜歡過我哥和正喜歡着男神,還會把男神的照片拿出來顯擺,大概是因為心理已有足夠的勇氣來承認,喜歡一個沒有得到的人並不丟人,也沒有人會嘲笑我怎麼沒有自知之明。

更進一步說,從前的我根本不敢想象這一天的到來——對男神的情感中有崇拜,但不全是崇拜,我學會了用一些點來將我們兩個人聯繫起來,於是對我而言,他的存在不是自卑的理由,而是激勵我變得更好的直接動力。能理直氣壯地讓男神成為進步的動力,多麼值得高興的一件事。

在遇到我哥之前的那幾段苦戀,除非別人問起,難道在我哥之前沒有情竇初開過?好吧,的確是開過,我承認有那麼一點印象,不過我給不出什麼其他理由讓我牢牢記住那些當初在我眼裡的帥小伙。

遇到我哥可以說是我很幸運,他大概知道我喜歡他,可是他並沒有一見到我就跑遠——後來分析過,大概是他眼裡的我也沒有辣么丑——而是和我發生了美好的交集,用他的陽光開朗來鼓勵着我去做一個更好的自己,還總說有我這個妹妹是他的驕傲。當時我那麼自卑,被他這樣盲目鼓勵,即便是知道自己靠不近他,也就有了當一個更好的學生,而不要辜負他的期待的心思。那時候甚至覺得,每多聽一次英語聽力,多做一道地理題,都是為了我哥做的。

大概就是托福於我哥開啟了我對待所喜歡的男生的新方式,後來再遇到男神,儘管我還是會想,自己各方面配不上,但我更會想,如何才能讓自己變更好以配得上,又或者說,至少要讓我自己能夠理直氣壯地敢說自己喜歡着他,遇到他很幸運。

以前的我總幻想,遇到一個對的人,把我從各方面都不那麼好一下子變得特別好,那個人就是男神。儘管無數次聽說過,要想成為對的人,得先把自己變成對的人,我在理論上能接受,但是一直沒有努力把自己變成對的人。男神的存在傳達給了我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儘管我總會說我一定能給他快樂,但是我內心卻無比清楚地知道,那就是無論他和誰在一起,他們都會很快樂很幸福,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可以讓人幸福快樂的人。

一開始接收到這點的時候,我的反應自然是受打擊,有點兒沮喪。大概是為了更靠近他,我自己做了一些改變,某天突然從內心深處察覺到,或許我自己也已經成為了一個男神那樣的可以讓人幸福快樂的人,所以即便我沒有那份幸運能和男神在一起,我也會像他一樣很幸福。

從小到大,我喜歡的男生都不喜歡我,我想這一定是因為我丑。然而當我鼓起勇氣來承認自己的喜歡,用實際行動證明我的喜歡也有可取之處,突然發現自己也不是那麼不受人待見。原來,我之所以敢承認喜歡過別人,之所以覺得喜歡某一個人很驕傲,不一定是因為對方有多麼的好,而是為了自己驕傲,為了那個想努力讓沒那麼完美的自己變成理想模樣的自己而驕傲。

最後,為了感謝懷着善意激勵我進步的不喜歡的我的人,謝謝青春有你!還有我的自拍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