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新年正月初六,天還沒有亮,鞭炮就接二連三的響起來,起先我以為只是因為過年,後來,我下了樓,看到馬路上的花車,一輛接一輛,我才知道今天是婚嫁的好日子。

我拉着手中的孩子,過馬路的時候,我抱起寶寶,他天真的臉埋在我的衣服上。

我放下他,他歡呼的指着路邊一隊花車,“媽媽,你看。”

是啊,好美的花,新娘一定很美,我看着寶寶,心裏一陣酸,寶寶,多少年以後,你是不是也要步入婚姻的殿堂,那麼到未來那一天,你就不在依賴我。

記得一次家長會上,老師讓家長們回來想一想,我們能擁有孩子多少年?當時我只是笑笑,沒有深層次去想。

今天一輛輛花車打斷了我,孩子,我可以擁有你多少年,三年,五年,十年,還是八年?

孩子從呱呱墜地起,就和母親的聯繫中斷了,可是又神奇的聯繫在一起的是哺乳,他喝我的奶水長大,閉着眼睛知道我的味道,我在不在。我曾經嫌孩子太黏我,我曾經想一個人清靜清靜。

直到我看到了花車,看到了結婚的龐大隊伍,看到兩個家族的結合,我知道孩子屬於我的沒有幾年。

我拿來了報刊,看到了許多類似命題的分析,孩子依賴家庭教育的比重在幼兒和小學都是很大的,可是到了初中和高中,學校教育佔了主導。

換一種說法,如果把幼兒園三年和小學六年全部算上,那麼我擁有孩子的就是三歲前,和幼兒園入學后的九年,最多不過十二年,大部分孩子是九年。

哇,這個数字嚇壞了我,原來我辛辛苦苦養育的生命,真正和我血脈相親的幾年就這麼少,那些後面的歲月里,我再也無法親近他了嗎?

我將孩子拉在手心裏,心裏更酸起來,我想起和他終有一場分離,到時候怕是我會舍不得他,時時去打擾他,想去撫摸他的臉。

孩子,好奇的看着我,問我“媽媽,你怎麼啦?”

我慌忙的搖搖頭,再也不去笑話前一陣子看到一個父親,賣掉房產,陪着年幼的女兒一起環遊世界去了,接受採訪時父親說“如果再不陪她,她就長大了。”

是啊,再不陪她,她就長大了,再不陪她,她就不需要你陪了。

我蹲下來,很認真的問孩子“你想媽媽陪你去哪裡玩?”

孩子很高興,手舞足蹈的說了一連串的話,寶寶沒有想到我會答應他的要求,一路上,他都表現的很乖巧和高興。

而只有我知道,童年的時光一旦錯過就沒有了,他喜歡的海洋球,小雪花,汽車模型,積木,所有他喜歡的玩具,都玩了,他現在迷上了機器人。

有時候,我會傻呵呵的陪他看樹叢里的蟲,一起研究蟲子的家在哪裡,一起和蟲子回家,有時候 我會陪他一起和小鳥說話,一起追逐落恭弘=叶 恭弘飄起來,一起在雨地里奔跑,穿着雨衣的他分外開心。

孩子,不管媽媽能擁有你多少年,只要你開心快樂成長,媽媽就心滿意足,別無他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