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醉貓


《倉頡》的故事

(1)

沒想到,再次踏上這片土地,已是四十年之後。佇立在諾亞方舟舷窗前,隨着方舟緩緩降落,目光所及皆是滿目瘡痍,阿信胸口像被什麼壓着,有些喘不上氣。一陣晃動,方舟安全降落在地球上。

四十一年前,由於未知的原因,全世界範圍內開始陸續出現生物離奇死亡事件。許多生物前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就突然死亡。這種現象一開始只是在一些人跡罕見的地區出現,接着慢慢向周邊擴散,最後開始席捲全球。全球的科學家都找不到原因,對這個現象束手無策。

最終瑪雅文明的倖存者,一語道破天機。原來是地球母神不滿生物的過度繁衍,通過抽走他們靈魂的方式,對自身進行一次清理。2012年12月12日這天將會進行全球範圍的大清洗,所有地球的生物將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世界各國高層深諳災難內幕,一邊向不安的民眾解釋那只是謠言,一邊悄悄打造諾亞方舟,準備於世界末日來臨之前撤離地球。由於方舟空間有限,為了保證種族的延續,各國政府只能挑選基因優良的配偶登上方舟。

阿信作為方舟的建設人員,被允許帶配偶胡蝶一起登船。在方舟啟動前一周,所有具備資格的人員都悄悄地做好了登船準備。阿信和胡蝶兩人懷着忐忑的心情,跟隨眾人踏上了方舟,等待起飛的那一天。

(2)

方舟起飛后,所有人將會進入休眠艙進行休眠,以保證不會在長時間的宇宙飛行中衰老。想到睡去之後,不知多久才能再次見到愛人,阿信和蝴蝶都分外珍惜現在的時光。

“笨蛋,不是這麼繞的,你看要這樣,然後再這樣…”

阿信手比較笨,胡蝶教他打中國結,可他卻一直學不會。他只是看着胡蝶傻笑。

“真好看!”

“當然好看啦,所以你才要好好學,你也可以打出這麼好看的中國結的。”胡蝶手上一邊打着結,一邊教訓着阿信。見阿信一直回話,胡蝶抬起頭,正對上阿信直勾勾的眼神,不由羞紅了臉。

“獃子!回神了!”

阿信戀戀不舍地將目光從胡蝶臉上移到胡蝶手上,沉吟一下,抬頭笑道。

“我還是覺得你好看。”

胡蝶噗呲一笑,作勢要打,阿信抱住胡蝶的細腰鑽進她的懷裡。胡蝶空中作勢揮下的手,落在阿信的臉上變成了輕輕的撫摸,阿信舒服地在胡蝶懷裡閉上了眼睛。胡蝶臉上卻閃過了幾許不忍,不舍,以及歉意。

不一會兒,阿信便在胡蝶懷裡睡着了。胡蝶看着懷裡熟睡的臉龐,終於忍不住抬起頭,無聲地哭泣起來。再見了,我的愛人…

(3)

第二天阿信醒來,發現濕了半邊的枕頭,枕邊只剩下尚未乾透的淚痕,心中隱隱感覺不妙。阿信不停地給她打電話,發短信,都沒有得到回應。他問遍身邊每一個人,卻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

阿信發了瘋似地尋找,而胡蝶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

所有的跡象表明,胡蝶不在方舟上!阿信想不通,為什麼胡蝶要離開自己?她一定是有什麼苦衷,一定是的!不行,我要去找她!

想到這裏,阿信眼神堅定,急沖沖地奔向艙門準備跳下方舟。

看着阿信堅定的背影,一聲嘆息響起。

“哎…先把他控制住吧。”

奔向艙門的阿信,突然被人從背後按在地上,他奮力掙扎,卻無力掙脫。紅着眼回頭看,卻是建設方舟時和自己同一小隊的隊友石頭、瑪莎、怪獸、冠佑。剛剛下令控制住他的,正是隊長石頭。

“為什麼?胡蝶的離開是不是跟你們有關係?放開我!”

看着阿信那噬人的眼神,四人相視苦笑。他們想起昨天晚上胡蝶的懇求,決定還是先不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明天阿信醒來發現我不見了,一定會很着急。如果他在方舟上找不到我,我怕他衝動跳下方舟,請你們一定要組織他!無論用什麼手段,也要把他留在方舟!拜託了!”

直到方舟起飛之後,隊長石頭才將真相告訴阿信。

三天前,有一個重要任務要將一個人帶上方舟,那就必須有一個人下船。而沒有什麼背景的阿信不幸被選中,大領導下令阿信或者胡蝶必須有一個離開。

胡蝶知道,如果讓阿信選擇,他一定會讓自己留在方舟上。可是她又怎麼捨得!這次胡蝶決定任性,讓阿信留下!

她知道阿信如果知道真相一定會同她一起下方舟,所以她懇請石頭在方舟起飛前不要將真相告訴阿信。如果他一定要干蠢事,無論如何一定要阻止他!

難怪這幾天,阿信覺得胡蝶異常溫柔…知曉真相的阿信悔恨不已,為什麼自己這麼愚蠢?為什麼總是這麼粗心?為什麼沒有發現胡蝶的異常?

看着地平線越來越遠,阿信心中仍堅信胡蝶不會死!抱着這個希望,阿信在方舟上進入了沉睡,一睡就是四十年。

(4)

方舟的着陸地離他們原來居住的城市還有50公里,阿信告別了石頭等人,背着行囊一個人踏上了返鄉之旅。他要去看看,他們曾經一起生活過的地方。

貪婪地呼吸着地球上清新的空氣,從方舟中蘇醒過來后呼吸的都是渾濁的空氣,讓阿信都快遺忘新鮮的空氣是什麼感覺。高空中的太陽有些刺眼,有些熾熱,路邊殘破的建築中探出頭的樹恭弘=叶 恭弘彷彿在告訴阿信現在是地球的夏天。阿信擦了擦臉頰旁的汗水,心中卻有些發涼。

靜,太安靜了。記憶中的夏天,走在室外,到處都是蟲鳴鳥叫。而此時,除了偶爾涼風吹過,樹恭弘=叶 恭弘發出的簌簌聲外,竟沒有其他聲響。

阿信心中有些不安,這樣的環境,胡蝶還可能活着嗎?

路過曾經的市中心,昔日的高樓大廈在風沙的侵蝕下,只剩下斷垣殘壁,破敗不堪的建築物上爬滿了綠色的藤狀物。看着天色漸漸變暗,阿信不由加快了步伐。

坐在一塊灰色石頭上,看着眼前的篝火,一縷縷青煙伴隨着火苗的跳動冉冉升起,火堆里的木材發出噼里啪啦的清脆聲,阿信心裏卻是從未有過的孤獨。

四十年了

我卻還是年輕模樣

你是否已經白髮蒼蒼?

你的影色聲像

一直印在我的夢鄉

我的心房

我多想變成倉頡

重新書寫故事的篇章

將你的頭放在我的肩上

想到這裏,阿信胸口又是一陣痛楚,蜷縮在地上,伴隨着火光漸漸睡去,眉頭一直緊皺着。

(5)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阿信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在了臉上。阿信輕輕睜開雙眼,發現臉上有一團發光的東西,伸手去抓,那團光亮撲騰着翅膀離開了阿信的臉頰。阿信往自己的臉上一抹,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早已淚流滿面。

抬頭向空中的小傢伙望去,透過皎潔的月光,阿信看清楚了,這是一隻銀白色的蝴蝶!阿信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手顫抖着,想去觸碰它,卻又有些猶豫。

“是你嗎?”

蝴蝶上下扇動着翅膀,在空中劃了一個圈,最後輕輕落在,阿信停在半空中顫抖的手上。阿信小心翼翼地將蝴蝶捧着手心,遞到眼前。他有種錯覺,他看着它的時候,它也在看着他。

“是你嗎?”聲音透着一絲驚喜。

蝴蝶在阿信的手上將翅膀打開,往前方飛了一段后停下,在空中不停地划著“7”的形狀,那是胡蝶最喜歡的数字。

“你要我跟你走嗎?”

阿信將行囊背上,亦步亦趨地跟着銀白色的蝴蝶。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已經微微亮了,遠山被鑲了一圈閃光的銀邊。在蝴蝶的引導下,阿信來到了半山腰上。蝴蝶輕輕落在阿信的肩上,飛了一晚上,它也累了。阿信回頭,用手輕輕拂過它的翅膀。

“是到了嗎?”

蝴蝶拍了兩下翅膀,似乎是做出了回應。阿信抬頭向前方望去,看到眼前的景象,眼淚再也控制不住流下。

那山腳下,是一片片的葡萄藤連起來的漢字。從山腰上往下看,正好是一個“信”字。

是她!一定是胡蝶!

你一直記得我最愛吃的是葡萄啊!你是希望我在天上能夠看到是嗎?你個傻姑娘!那為什麼要拋下我,讓我苟活於世!我更想活在一個有你的世界啊!

終於來到葡萄藤前,藤上掛滿了葡萄。阿信將一顆葡萄摘下,放入嘴中,這是阿信吃過最甜美的葡萄。

“胡蝶,你種下的葡萄熟了…”

-end

PS:以前沒聽懂《倉頡》,前两天聽了突然很感動,想與你們一起分享,或許功力不夠,無法將這份感動分享給你們。但是這麼一首好歌,不希望你們錯過。

《倉頡》點擊收聽


我是一醉貓,最愛的樂隊是五月天。我有故事,你有贊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