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謠,一直是我最偏愛的三種歌曲類型之一(其他兩種是古風和武俠)。它不像古風歌曲那樣有着華麗的歌詞,也不像武俠歌曲那樣充滿刀光劍影的意味。它就像清澈的溪水蜿蜒而來,不疾不徐,不輕不重,就那麼不聲不響的流入我們的內心,一不小心,就會從我們的雙眼再流出來。簡單、純粹,直入靈魂,這就是我對民謠的感受,也是我熱愛民謠的原因。

我想,喜歡聽民謠的朋友,或許和我一樣,容易在民謠中找到共鳴。也許是某個旋律,也許是某句歌詞,當你第一次聽到時,就彷彿在你心裏響起,讓你湧起一種渴望。民謠,總是輕易地就引起我們共鳴。或許,它本來唱出的就是我們共同的情感,所以我們才不由自主地投入自己的情感。

我愛民謠,所以想為大家分享幾首相對小眾的民謠歌曲。或許這幾首不像《成都》那樣刷過屏,甚至可能你根本沒聽過,但是,我依然想把這些小眾民謠分享給大家,我希望這些歌和這些歌手能為人所知,畢竟,他們曾為之付出艱辛的努力。我也相信,同一片星空下,一定還有許許多多為同一首歌深有共鳴的朋友。這些我偏愛的歌曲,希望你也喜歡!(不喜歡也點個贊撒┑( ̄▽  ̄)┍)


1.《孫大剩》白亮/趙靜

孫大聖,我們小時候最想成為的蓋世英雄。可是,我們平凡的出生,我們平凡的長大,沒有七十二變神通的我們是丟在人堆里也無人識的“孫大剩”。我們終究只是個普通人,曾經征服世界的夢就像是小時候做過的夢,長大后夢就被現實撞的粉身碎骨,只剩下一個碌碌無為的標籤。孫大聖,告訴我夢想離現實究竟有多遠?


2.《城市【DEMO】  2013》——一三

二十多歲的我們還什麼都沒有,工作、生活都還處在一片迷霧之中。有時,我也感到迷茫,不知道未來該往哪裡走。“他在這個繁華的城市裡,過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他的嘴角沒有笑容”,是啊,每天跟隨城市生活的腳步已經力不從心,又怎麼會有笑容呢?一三樂隊用他們那沙啞的歌聲,唱出了為夢想而追逐的心酸。這首有些悲涼的歌,送給那些為生活努力奮鬥的朋友,希望在夜靜之時能給你一絲安慰。


3.《遙不可及的你》——花粥

也許你不知道花粥是誰,但是你可能聽過前一陣刷屏的《老中醫》。只是很多人聽過這首歌,卻連花粥的名字都沒聽過。或許很難想象,唱着“姐是老中醫,專治吹牛逼”,一副“姐是女流氓”的她,也會唱出《遙不可及的你》這樣的痴情。也許每一副嬉笑怒罵的面孔背後,掩藏的是一個“終於明白命里沒你”的受傷靈魂。如果你喜歡這首歌,還有一首《二十歲的某一天》,也一併推薦給你。


4.《澀》紂王老胡

“是不是只有窮苦的孩子才能唱出最美的歌,是不是只有漂泊的人們才懂得生活的苦澀”,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對民謠歌手的印象都是這樣的:充滿熱愛、堅持而又苦澀的歌手。這首歌名字只有一個字“澀”,也許還少了一個“苦”字。民謠歌手中,大紅大紫的很少,他們做民謠,是出於對民謠的初心——熱愛。民謠的老胡,你不是一朵死去的花,希望你有盛放的那一天!


5.《這場名叫人生的旅途》——夏小虎

從小學到大學,我曾無數次感慨過怎麼還不畢業啊。然而,轉眼間,我就只能回憶自己當時靠窗遐想的場景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諷刺,那些青春歡樂的時光就這麼流逝了,在我們不曾意識到的時候。時光的步伐永恆向前,還在經歷你人生中最寶貴時光的朋友,請珍惜你所擁有的,追求你想追求的,在人生的旅途上,不要留下太多遺憾。還有夏小虎的一首《適年》,在這也推薦給你們,不過這首可能很多朋友都聽過。


6.《北方女王》——堯十三

這首歌的背後是一段異地戀的故事,我曾經一邊聽着歌,一邊在網上找這個背後的故事。其實,慢慢就知道這樣也沒什麼意義,所以後來也就不再執着地想知道完整的故事了。十三哥還有一首歌叫做《南方的女王》,他曾經說再也不會唱這首歌。只因為南方女王已經結婚了,不想再打擾她。我不知道,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還會不會感到曾經的難過?


7.《心愿》——四個女生

這首歌因為時間久遠的緣故,聽過的人並不是那麼多。歌曲最初錄於96年高考後的夏天,四個美麗的女生用不加修飾的嗓音唱着青春的心愿。簡單、清澈的聲音,一如那時純潔無暇的時光。我深信,每個人在畢業時都會一邊懷念那群親愛的人,一邊憧憬着大學的時光。我是在高中畢業前聽到這首歌的,忘記了具體是在什麼時候,反正第一遍之後就沉醉其中,一直循環。臨近畢業,矯情的說,感傷的情緒一直在醞釀,聽到這首歌頓生知音之感,一句句的跟着唱,可惜我這渣渣嗓子,實在是……


四個女生

8.《畫》——趙雷

其實這首歌不算是小眾歌曲,不過我還是任性的放上這首歌(原諒我的任性),因為這首歌的歌詞在民謠里有少見的美感,配上趙雷稍微帶一點沙啞的嗓音,聽起來真的很有感覺。就我個人而言,我喜歡這首歌勝過那首讓他紅遍大街小巷的《成都》,也許是因為我最開始接觸的是《畫》吧。“我沒有擦去爭吵的橡皮,只有一支畫著孤獨的筆”,這是我最愛的一句,帶着詩意把寂寞刻畫的淋漓盡致,作為一個熱愛文字的人,很難不為這樣的句子打動。


最後多說一句,我愛民謠,不是因為它的小眾,而是因為它曾經深深地打動我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