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一次的告訴自己,要向前看,生活不止是回憶,還有詩意和遠方。多少年,我這樣重複的告誡自己,命運有時候不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軌跡去發展,生活不是我希望怎樣就怎樣,因為人間還有陰差陽錯,還有時運不濟,還有命中註定,還有何必強求。

對,何必逞強,我就是最差的一枚又怎麼樣,日子還不是照樣的過。話像一陣風吹過耳朵,不斷的盤旋,盤旋,再也忘不掉,我是最差的一個嗎?黑夜裡,我輾轉反側,我的手心都是汗,如夢魘一般,我害怕黑夜,因為我怕一夜無眠,睜着眼睛看黑暗的空間,我想我會瘋掉。

我想我還是忘不了過去的輝煌與美好,枝頭的花香,還有窗前的鳥鳴,回憶總是會鍍上一層瑰麗的色彩,那時候的人物和景象都會出奇的令人魂牽夢繞,我知道,我還是在回頭,眼眸里含着淚水,我已經長大了,在社會的這個圍城裡,再也逃脫不掉,我能做什麼,才能讓自己好過一點,每天机械的重複有何意義,我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誰說失敗者不能思考終極話題。

大人們用統一的成功含義來定義任何人,包括我,比對后,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唉,真沒有想到,以前你那麼優秀,可是現在,真是……。“

我討厭這種論調,可是我也不停的在這種論調里沉淪,我是一個失敗者,對,可是我不想背着重重的殼,我努力踮起腳尖,只為更好的接觸陽光。

我看着太陽地里,我的背影被拉的好長好長,我不知道這一刻的努力有什麼意義,因為飛鳥飛過的天空,沒有我的痕迹,看着周圍一派欣欣向榮,我覺得自己融不進去,我還是走吧。

前面的路也許曲折,我要不要換一種思考方式,還有一種生活方式,常年積累的懶惰,此刻要掙脫殼子,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會不會一直流血,我要不要再嘗試一次。

雨總是在這個冬天給我特別的冷酷,我再也撐不起一把傘,因為我的手臂已經麻木,我裹在黑色的長衫里,露出一雙黑黑的眼睛,我不停的回頭,我不願意再往前走,可是我必須走,因為生活容不得停滯和麻木,我會被時光腐蝕,我走過懸崖,前面是一個好的出路,我想。

張開雙臂,我飛了起來,越過對世間的不滿,拂過對生活的冷眼,我越飛越高,我胸膛里充滿了快樂,我終於找到了一刻歡樂,這點歡樂足以讓我嘴角微揚,我輕的如一片羽毛,在空中不停的舞蹈,我好久沒有舞蹈,我想念這種飛揚,我的身體里只有呼吸,沒有任何雜念,我揚起手臂,越飛越高,接近了太陽,太陽溫和的看着我,將我的羽毛融化,我變成了一縷空氣,在高空中不斷降落,我落在了一片草尖上,從此小草有了無窮的生命力,因為它帶着我的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