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公司的端午節禮物,依舊是一盒粽子,每年都是如此。

一盒粽子、一天假期就是端午節嗎?身在城市的我已經很多年沒有真正的過端午節了。

01

小時候,端午節是特別值得期待的日子。爸媽會給我買一套新衣服,那時候家裡窮,一年裡面有新衣服穿的日子除了過新年,就是端午節了。

奶奶提前好幾天就去集市上面買五色絲線回來,估計很多城裡小孩都沒有見過這個吧。奶奶會把五色絲線編好,系在我的手腕上、腳腕上面,我還要求在中指上也系一個,感覺就像戒指一樣。然後跑去鄰居家,比比誰的絲線好看,比比誰的新衣服漂亮。那時候整個村子的小朋友都會在一起,跑啊鬧啊,大自然就是我們的遊樂場。

那些絲線是會掉色的,晚上洗澡的時候,經常把身上染的通紅。

這個絲線要一直帶到七夕,奶奶告訴我:“這個絲線到七夕才能剪掉,然後扔到房子屋頂,給牛郎織女搭橋相會。”我在網上查了查,好像沒有這一個說法,不知道奶奶是從哪裡聽到這一傳說的,但是我一直相信這句話。

每逢七夕,我都小心翼翼的剪開絲線,都已經褪色差不多了,跑一個高處站着,把絲線用力的扔到房頂上,心裏想着,這樣牛郎織女就可以見面了。


說到端午節,最開心的就是包粽子了。我小時侯吃的粽子都是自己家包的,只有白粽,蘸着糖吃的那種。

包粽子首先要弄到葦恭弘=叶 恭弘(我們老家方言叫大柴恭弘=叶 恭弘),葦恭弘=叶 恭弘長在河邊,我和奶奶提着大口袋去河邊采葦恭弘=叶 恭弘,別提多開心了,小孩子對新鮮事物都是那麼新奇吧。回來就把葦恭弘=叶 恭弘用水洗乾淨,鄰居們都端着盆來了,葦恭弘=叶 恭弘平展之後三個疊在一起,然後放入米,纏繞好之後用繩子綁好就行了。

那時候在老家包粽子都是鄰里一起包的,然後放到一個大鍋裏面蒸,我們這群小孩子不會包,就在大人旁邊跑來跑去瞎搗蛋,只要等着吃就好了。

想一想這些都是快二十年前的場景了,隔壁最會包粽子的那個老太太已經不在了,當年一起追逐打鬧的玩伴應該都已經成家了吧。自從離開家去城裡讀書,就再也沒有系過絲線,再也沒有親手包過粽子,再有沒有看到過鄰居一起包粽子的場景。

02

現如今,我們生活在城市,一個被水泥砂漿鋼鐵包圍起來的地方。我們把自己關在宿舍或者辦公室的四面牆裡面。走在街上,我們同樣被房屋、高樓大廈、水泥路包圍着,在這樣的一個地方,怎麼可能有過節的感覺呢?

在老家農村,時間是上帝創造的形態,它是季節和時光;而在城裡,時間就是日曆和数字。在城市裡面,是完全感覺不到季節的,除了氣溫的變化,現如今,連氣溫都變得不正常了。在城市裡,春天看不到排成一字型的大雁,夏天聽不到知鳥的叫聲,秋田看不到沉甸甸的麥穗,冬天沒有可以在冰上走的河面,這樣的春夏秋冬還叫四季嗎?被各種建築物包圍在城市裡生活的人,感覺到季節的交替了嗎?

遙想小時候的端午,在老家的時候,大家都要去河邊采葦恭弘=叶 恭弘,給小孩子們買新衣服系絲線,然後鄰居們圍坐在一起包粽子。現如今一年四季呆在高樓大廈里,對節日毫無感覺,雖然粽子有各種口味,鹹蛋黃的、鹹肉的……,但是已經吃不出端午的味道了,沒有端午味道的粽子和普通的包子有什麼區別呢。

我們這一代人還可以通過兒童時候的記憶來回想端午,可是現在的小孩們估計都不知道端午為何物了。等到我們的孩子問我們什麼是端午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連僅存的那點回憶都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