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朋友給我發來信息抱怨,說是和合租室友鬧了不愉快。

我說要鬧不愉快你們自個兒就鬧去,事情要當下平等地解決,鬧好了才會都愉快,你來找我幹嘛?

朋友跟我說這次不愉快的主人公就她一個,根本沒法兒鬧,所以只好來我這兒尋求安慰了。

斷斷續續地,朋友和我講了幾件她和合租室友相處的小事。

朋友和合租室友是同公司不同部門的同事,兩人住在合租快半年了。

這一次,朋友回家之前還剩了幾袋進口酸奶和食物放在冰箱。

臨走之前,朋友問室友能不能吃完冰箱里的東西,室友滿口答應了。

其實牛奶早在幾個天前就放在冰箱了,怕室友不好意思拿,每一次朋友喝的時候都會拎一袋給室友,室友偶爾喝了,不喝的時候依舊放回冰箱。

每次看到沒喝完但是被自己送出去過的牛奶,朋友心想,既然是自己給出去的了,自己那份喝完了就不喝了吧。不過朋友這時都會提醒一聲室友:記得喝酸奶,別讓它過期了,這個很貴的。室友總回復說好的。

過年放假,朋友有事比室友要走幾天,看到冰箱里還剩了些東西,告知室友說:“給你的酸奶還剩四瓶,你在這兒三天,還多出的一瓶我就帶走啦。雞蛋可以煮麵的時候打一個到鍋里,其他肉類和蔬菜也最好用完,別浪費了……”因為平時兩人都是一起吃飯,但是朋友更愛下廚,所以自己主動買菜做飯的時候比較多,往往會留下不少食物供兩人一起享用。

室友也是滿口答應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從家裡回來已是半個月之後的事情。

朋友打開冰箱,發現酸奶一瓶沒少,剛好過期了。肉類差不多沒了,同樣的蔬菜倒是多了兩袋,估計是室友來了之後新買的,可是她明明才來了一天呀。一枯萎一新鮮的菜類對比着,朋友覺得有點兒礙眼,她清理了冰箱里不能再吃的食材,默默地關上冰箱門。

後來室友回來了,朋友鼓起勇氣說:“特意留給你的酸奶怎麼沒喝啊,都不能喝了,過期了。冰箱里不是還有菜嘛,你可以用來炒菜,怎麼又去買新的了?”

室友正窩在沙发上玩手機,頭都沒有抬,淡淡地說:“喔,我忘了。”

突然朋友的火氣立馬就來了,但又不能發作,只好自個兒把之前自己都舍不得喝的酸奶給丟了,正應了那句話“好氣哦,但還是要保持微笑。”

其實之前朋友也跟我吐槽過好幾次她的室友,包括從不分享自己的零食,從不主動掏錢購買兩個人一起用的生活用品和調料食鹽等花費小卻用得多的東西。

我知道朋友是個比較慷慨不愛計較的人,也一直用實際行動試圖營造兩人之間更友好的關係,用我的話來說試圖“感化”別人,為此發生過不少讓她捶胸頓足,卻讓我哈哈大笑的事情,比如上一次她說:

昨晚我室友回來,我正在吃炒飯和滷菜,她說還沒來得及吃飯,我就分了一半食物給她,心想她再出門買飯麻煩,她還說滷菜很好吃,多自然而然的事;今晚她去買了燒烤,回家時我正蹲在桌子邊弄東西,她拿了筷子就在我旁邊吃,沒問我吃晚飯沒,也沒問我要不要嘗嘗她買的東西,就像沒看到我一樣,我只好默默回了房間,之後她跟她男朋友打電話,說吃了太多,快撐死了……你知道嗎,那是燒烤,一串一串分開的燒烤……

“我猜,她大概是真的很喜歡吃燒烤吧!哈哈哈……”我覺得朋友說的這件事還蠻搞笑的。

我真的特別無法理解,如果別人好心給我什麼,我沒利用上,肯定會覺得對不住人家。為什麼她倒覺得我的東西放在那兒過期了,關她屁事,明明我給的時候她接住了!”朋友在手機另一頭做了分析。

好吧,我很理解朋友說的這些話,也為她感到同情,雖然我們總說,無論給出去什麼,他人有隨意處置的權力,但是遇到對方連態度都不好的情況,又免不了生氣。

我只好安慰她說:你當人家是朋友,人家當你是合租室友,都沒錯。你沒法改變對方對你的態度,那就調整自己的心態。

朋友還是怒氣沖沖。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大概是因為身邊少有這樣歸根結底不是脾氣或者性格不好,而且人品可能不是那麼好的人,所以我接觸到的大多是正面的例子。

有一段時間,某兩個發春了的某姑娘非要我介紹男朋友給她們,簡稱發發和春春,一個是大學實習認識的,一個是玩桌游認識的。

我自己都屬於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那一種,哪有男生介紹給她們,何況她們要的是優質的那一種。拜託,我身邊都是些矮窮挫(抱歉,因為我是矮窮挫),不可能出現優質男!

湊巧的是,我去射箭的時候意外遇見了某男,長相清秀,身姿挺拔,學歷高,穿着整潔合身,貌似家境良好。我們接觸的次數不多,但根據我的眼光判斷,對方至少是一個人品很好的人。

自然,由於知道他看不上我,所以我把條件稍好的發發拎了出來,正好某男覺得發發“有眼緣”,於是兩人就聯繫上了。

后两天找發發聊天,真的是順便問了她的感受,她的感覺和我類似,某男人品好是可以作為交往的前提,但是其他因素還不確定。後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因為沒事沒再找過發發,也沒有主動打探過他們二人發展如何,而她也再沒有找過我,以至於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們原本看上去尚好的關係,好像變得有那麼一點兒脫離軌道了。

而春春這邊,我去單位參加培訓,一個剛入職三個月的男員工正巧坐我旁邊。之前我們碰上了總是露出十二顆牙表示客套,切磋了幾盤消消樂之後,竟然熟識起來了,自然也知道關於男員工的一些他同辦公室同事都知道的事。

過了一段時間,某天和春春聊天,我告訴了她這個消息,並擅作主張把男員工的照片、資料什麼的發了過去,春春給我的反饋是比較中意男員工,熱切地希望我把她推銷出去。

後來我大大咧咧地想把春春介紹給男員工,大概是因為自己方法不到位,男員工並不喜歡介紹這種方式,而我們的關係還沒有深到讓我以朋友的名義約他吃飯,以便撮合他和春春見面,所以很不幸地,這件事暫時告一段落。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自從這件事情之後,以前我和春春只是客氣的交往關係,但是後來,儘管我們見面次數依舊不多,卻一直保持着友好的聯繫,時不時問問各自最近的狀況什麼的,且每逢過年過節,她直接甩給我一個5.2的紅包,我簡直受寵若驚。

雖然我不知道,春春是否因為對我懷有繼續當個好介紹人的期待,但我想,她對我的突然熱情,大概是因為我出於真心為她做了一件事情,即便她沒有因此收穫好的結果吧。

而在我心裏,她的形象也是直線上升,我不過是举手之勞,她卻記在了心裏,所以如果再有合適的好對象,我肯定也會首先想到她,至少這是個相處起來讓人特別舒服的姑娘。,其他方面肯定也差不到哪裡去。




圖片來源於網絡

(四)

現在很流行一句話: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要欠人情。

我非常贊同這個道理,中國是個人情社會,但是發展到現在,我們要用人情去解決問題的成本遠遠高過用金錢來解決問題。即便是有時候需要朋友的幫忙,哪怕是很熟悉的朋友,最好也要用自己的方式回饋一些東西給對方以表示感謝,否則內心總會有些過意不去。

而對於不是那麼親近的朋友的幫忙,在口頭表示感謝之餘,更需要按照市場價格來回饋對方什麼,否則你很容易漸漸失去一個朋友。畢竟這是一個我們需要為自己得到的所有好服務付費的年代。同樣的,如果得到的服務不是那麼好,我們下一次也不會再利用。

我今天談到的卻是一個貌似與“欠人情”相反的話題,其實本質並不是如此,只是我發現生活中的有一些人大概是由於太照顧自己內心的感受,所以忽略了別人出於情分的主動付出。又或者,對於別人主動犧牲自己一部分利益的付出,總是覺得理所當然,或者認為別人不過是举手之勞。

聽過一件事,說一位女生詢問男同事,說同公司某男條件尚可,可不可以成為潛在的考慮交往對象。男同事只說了一件事——公司里會為加夜班的同事準備晚餐,和某男同部門的共有三位同事,都需要加夜班。早晨,辦公室得有人留守,本來說好三人輪流先去吃早飯,畢竟早去點兒,可選擇的早餐多一些。不過三年下來,某男總是第一個去,才不管其他兩位。

可能在某男心中,自己先去吃早飯是自己的權利,可是看在別人眼裡,每一頓早去吃的飯,都是別人給了他的情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五)

生活中不可避免的是,每個人都會對他人有過並不被提及或者意識到的這樣那樣的退讓,而我們也曾受過很多認識和不認識的人的恩惠,所以絕大多數人都是心懷着感激活在世界上,並且盡可能多地對別人釋放着善意。

同時我們又有必要意識到,如果別人明顯給了我們便利或者情分,但那些可能是我們不需要且會損失別人的小利益的,那就不要害怕主動拒絕,比如別人熱情地給你一袋大閘蟹,但你並不喜歡吃,與其接受了再轉送給別人,倒不如直接拒絕,自己表示感謝,但最好送給更喜歡吃大閘蟹的人。

看上去雖然有點兒不知好歹,但只要解釋清楚,並不會給對方留下疙瘩,或者總比勉強地收了卻不知道怎麼處理好。

同樣地,如果別人好心辦了無用功,那也應該心存感激,出發點是好的,結局一般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每個人都是有很多大小不同的原則組成,就我個人而言,有一個原則是,我能夠原諒所有的好心辦不成事或者辦成了壞事,比如朋友好心又主動地讓我搭順風車回家,一不小心卻走錯了岔路,返回很麻煩,結果我另花了半個小時坐公交回家。

只要對方一開始是為了我着想,無論結果怎樣,都忍不住心懷感激,到底對方為我付出了自己本不需要付出的東西,還承擔著效果適得其反會被誤解和責怪等風險——這和父母逼婚可不一樣,那是他們認為我會幸福,即便我解釋,他們也會固執地認為是我有錯。

我想很多人都應該會認同,別人願意對我的所有的好,都會被承認並且受到感激,而我們也將自己的善意反饋出來,當人與人之間有了良性循環,關係才會處理得更平和與溫情,而個人也能夠生活地更快樂和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