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風轉涼

床頭燈幽幽的散發著昏黃的光

如果還可以夢一場

是不是一樣雪花漫天飛揚

物是人非何等凄愴

記得他說等雪花開放

沙漠玫瑰輕吐芬芳

我們越過天涯擁抱

雪啊 雪啊

我等了一夜

天漸漸亮起來,雨水順着屋檐

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雪未放 花未開

為什麼相見還要一個奇迹

眩暈 我看到遠方一個人影

我們倒在雪地里 是夢非夢雪花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