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番五次曾在一些文章里看到推薦亦舒的《承歡記》,我便帶着它即將為我打開新世界大門的心態戰戰兢兢地翻開了書的扉頁,花了兩三天的時間,一字不落地讀完了這本書。

很可惜的是直到“end”,沒有出現我以為會出現的一扇新世界的大門,不過啟發還是有的。

可能是由於時代發展太快,在亦舒寫《承歡記》的時候,像承歡這樣一個受過高等教育,有不錯的工作,思想開明积極,精神獨立的漂亮且具有智慧的女孩不可多得,但是到了如今,承歡就是普通女孩生活在城市的常態。

在承歡和辛家亮的感情發展過程中,雖然故事是圍繞承歡展開,但從一個讀者的觀感而言,我會更喜歡辛家亮,這也一個溫文爾雅,更方面條件優秀,還懂得體貼包括女性的一個紳士男人。

從小到大,承歡积極上進開朗,是個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女孩,她對着自己有着嚴格要求,對他人也寄予了類似的期待。辛家亮能夠入了承歡的法眼,兩人能順利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其實相當不容易。

書中有一個這樣的情節,說的是辛家亮第一次去承歡那個擁擠窄小的家,主動幫着家裡搞東西,不露出一點兒嫌棄之類的負面色彩,還多吃了兩碗飯。

對於辛家亮的不介意自己的家境,承歡始終帶着一種冷靜的旁觀者的心態——如果他那次不是那樣表現,就不會考慮他了。

對於一個成熟且有一定經濟實力的男人而言,未婚妻的家境的確沒什麼好介意的,但是話雖回來,當家庭境況尚優厚的辛家亮看見未婚妻一家人居住在陋室,有點兒吃驚也會是人之常情,可這種常情在承歡那裡是不被允許的。幸運的是,辛家亮表現得很讓承歡滿意。

這一個小情節我反覆看了多遍,看出了辛家亮對於承歡的近乎無條件般的愛——自然,承歡本身的存在就是條件。加上之後辛家亮為了尊重承歡留在國內的意見,願意放棄和父母居住國外的打算,對承歡的家人也算是周到有禮數。

由於書中主要是為了表現承歡個人的思想狀態,或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想表現的是承歡在生活和精神上的獨立,所以看不出她對一心愛着自己的辛家亮有多麼深厚的感情。

在我作為一個讀者的心中,兩個人最大的差別並不是承歡認為自己和辛家亮有何本質上的區別,或者是兩人沒法兒溝通,又或者辛家亮的各方面太死板太老舊,而是在承歡心中橫亘中一樣東西,那就是經濟上的差距。

儘管她可以在自給自足的情況下照顧家裡,但是她總是把她和辛家亮通過物質基礎的不同而分隔開來。承歡不想自己和家人看上去依靠辛家亮的經濟,所以不是那麼有底氣兩個人可以走到最後,直到意外情況下繼承了一筆財產,之前的顧慮不再是後顧之憂,在辛家亮唯一壓制自己的點上“反敗為勝”,承歡立馬可以放手重新來一次生活。

由於在小說中,我並沒有看到能夠打開我新世界大門的點,所以看完書的這一時間我就去看了不少人的長短不一的書評,其中一部分聲音是——承歡繼承遺產之後墮落了。

自然,很多人看到的是經濟獨立給一個女性帶來的精神支持和強大底氣,一個想活得更舒坦的女性是離不開物質條件的。

可惜的是,哪怕是在小說之中,承歡後半生的底氣來源之一也並非靠自己本人獲得,而是來自於意外之財,再藉此宣告個人獨立,是不是有點兒偏離事實真相了?

試想,如果沒有那一筆意外之財,承歡的暫時結局會陷入一種怎樣的困境?不過承歡的困境,和易卜生筆下的“娜拉出走”有着截然不同的意義,後者已經被奉為划時代的女性反抗,而前者,在我看來更多的是因為承歡不知道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

愛情?家庭?經濟獨立?精神獨立?個人生活自由?穩定的生活?自我……這些東西每個人都可以去爭取擁有,但不可能每件東西都能擁有100%,很可能是這一樣有40%,那一樣有10%,另一樣剛好是100%,最好的狀態是清楚自己最想追求的是什麼,然後專註把那一樣靠近100%。

《承歡記》的結尾,有了一大筆財產的承歡還是那個承歡,想要獨立,追求愛情,然而大概連她自己也看不清,自己想要過的是哪種能夠不被那一筆飛來之財而影響到的生活。她不過是少用看別人的一些臉色,而這樣的改變並不是她爭取得來或者是心靈上的轉變而呈現出來的狀態,僅僅是一個好的巧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