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難以啟齒的故事,其實並不丟人。

在寫這題目之前,我一直在想什麼叫做“難以啟齒”?不覺聯想到“性”和“生理”,禁錮人們思想的發箍,無疑在等待牢籠的掙破。而寫這初衷是源於我的學歷,讓我感到強大的自尊心受到一萬點的挫敗感。在父輩的眼裡,學歷同樣也是驕傲的資本。或許因為沒能成為父母的驕傲而產生自卑和自責。可在父母的眼裡,就算你並不優秀,依然在他們心中都是最優秀的人。

年紀小的時候,總想不勞而獲,大道理懂得了其他的便不重要了。以至於最後成為一個不切實際,卻心懷幻想的人。不得不承認,沒有高考的失敗就沒有現在的我。夜晚挑燈夜讀,可又有誰人知,書的前面擺着一部手機。人生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頂着“努力學習,卻還考不上大學”的頭銜,人若自己都質疑自己,彷彿全世界的人都不屑的看着你。

犹如那句:“一個人如果想到某件事情,強烈的願望固然重要,能否堅持下去才是關鍵。別人把從頭到尾的堅持的過程總結出來,你只看懂了標題和結果。直接把別人的努力和過程給忽略了。”沒有任何一種成功只有結果而不看過程。不然人生只有生與死,活着有何意義可言?正如史鐵生先生所言:“我一直在寫作,但一直覺得並不能寫成什麼,不管是什麼作品還是作家還是主義。用筆和用電腦,都是對牆的談話,是衣食住行一樣必做的故事。”沒有誰說,生活的瑣碎都是無關重要。反而,正是那些歲月驚艷了你的人生。

高考失利后不免無奈的發了一條動態:所有人只關心你的結果,而沒有人關心你所經歷的過程。

如今再讀,已是不一樣的心境。記得底下有這樣的評論,你的結果決定了你的過程。

不覺想起一句話:沒有義務透過你邋遢的外表,去發現優秀的內在。那時的你捫心自問,那場角逐里,你是否竭盡全力去奔跑,去咆哮,去接近夢想…….

努力並不一定有收穫,但不努力的人一定一無所獲。就像你的運氣里,潛藏着你的努力。

後來毅然選擇轉本這條路上,雖然考上了,卻又是難以啟齒的故事。在這個大千世界里,沒有說得出口的人生註定默默無聞。人生有時悲哀的不是屢戰屢敗,因為有人會越挫越勇。而是你的標籤里沒有光環,只是不上不下,還偏中下。有時總是安慰自己,如果不是專業的局限,或許本二也不是夢。只能讀本三,只能考兩個學校,那麼就挑最好的,最喜歡的,也不算失敗。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我贏了,至少是贏了自己。

心間那句座右銘,人生不能踏入同一條河流兩次,自然不能以相同的結局結尾。我的語文,彌補了當年的遺憾。我的人生,正確的打開方式應該如此。考個本三,至少是個本科。讀個專科,學制已經出賣了你。自尊心要強的人,真要命。

這所學校雖然不是光環環繞的,至少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有所收穫。在心間開出了花蕾,仍然影響我的人生。至少讓我學會了如何正視自己,而不是手高眼低,做芸芸眾生中,你看不起別人,別人也看不起你。因為每個人都在身體力行的做着有話語權的人。

水低為海,人低為王。一個人的身份地位在不如自己的人面前,趾高氣揚的人,一定不足夠讓你敬重的人。但總有某個點值得你去虛心學習。而身份地位不如你還目中無人的人,一定是沒有素養的人。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閃光點,或大或小,都有過人之處。耳熟能詳的大道理,唯有自我消化了才是屬於自己的財富。

當別人在乎你的結果的時候,你必須享受自己的過程。

那經歷那些難以啟齒的故事里,你並不丟人,丟人的是你一直自欺欺人。

那時年少,我們可以肆無忌憚,甚至認為自己優秀,聰明,能幹。但當你走過這些歲月里,你回頭看看的時候,會有那麼一點點的嘲諷和可笑?至少現在的我,有這樣的感覺。

當聽到許多人說,我的人生本應該如何,卻沒有如何時。就想到當時的自己,那句“旁觀者清”真是古人“誠不欺我也”,當你小心翼翼為夢想付出一切的時候,恐懼之心油然升起。有人因為害怕失敗的流言蜚語,已經尋找好了冠冕堂皇的理由。真如那句:不為成功找方法,只為失敗找借口。這裏的借口不等於理由,理由是無可厚非,但仍能勇往直前。而借口是以此為由,還洋洋得意。因為這句話的悖論就是:我是沒有付出努力,不然的話……

人生如果可以假設,那麼人人都是人上人。

沒有經歷的人生是不可能感同身受,最多也是冷暖自知。那麼假設的人生里,同樣也不存在“我以為”。

在那些難以啟齒的故事里,你並不丟人,丟人的是你一直自以為是。

“我知道所有的讀書都會由淺到深,然後由深到淺。就像生活本身一樣,開始的開始,總要找個一二三四,可是到最後,就像董湘昆唱京東大鼓一樣,空手來空手去。讀書和做人何嘗不是一個道理?因為生活本身就是一本書,就要用最簡單的辦法,最簡單的心。”而雪小禪的這句話里“最簡單辦法,最簡單的心”也是我們人生面對許多事最好的心態和解決方法。

那些難啟齒的故事,就用最簡單的辦法去解決,比如腳踏實地最簡單的心去做,就對生活多點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