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時刻,或許是看見自己。

每個工作日,如約發完文。有時候,就會收到你們的消息:“下了班,看過文章,一天就差不多結束八分了。”這樣的留言,讓我的心中,有一種莫名的悸動與溫暖。原來,不知從何時起,我們便開始彼此等候。

我彷彿看見,一個風塵僕僕的身影,加班到深夜,擠上擁擠的地鐵,回到家中。脫下拘束的正裝,換上舒適的睡衣,卸下一天的喧囂和疲憊,慵懶地躺在沙发上。九點十五分,如約點開公眾號,傾聽我或長或短的絮叨。

我又何嘗不是這樣。有時候晚上加班,或是朋友聚會,甚至在看電影,但發文的鬧鐘一旦響起,抱歉抱歉,神鬼開路,我有要緊事。九點十五分,是彼此的約定。有時候,遇到意外,延誤發文,那種焦躁和抓狂,簡直要殺人。

看過一個段子,講述公號狗的迷狂。那個妹子,也是定時發文。結果有一次,朋友們故意捉弄她,眼見要到發文時間,故意藏起她的手機,把她按在地上,阻止她發文。她像困獸一樣掙扎,絕望地嚎叫着,生無可戀,只想去死。

這種絕望感,我是相信的。曾經有幾次,後台出狀況,眼見要到九點,卻死活登不上。我被逼得直跳腳,連開三台電腦,借來各種手機,使盡渾身解數,氣急敗壞,青筋暴起,罵聲連天,面目猙獰。當真是,殺人的心都有了。

母親勸我:“晚幾分鐘,怕什麼。”我卻更加暴怒,像一頭髮瘋的野獸。直到順利發完文,才終於又恢復平靜,不着急,不慌張,溫溫順順小綿羊。我的所有心理素質,在這個問題上,瞬間降為負值。終究,只是個急性子,暴脾氣。

曾有朋友問我,為何是九點十五?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因夜色正濃,卻又不至於睡去。或許,是因忙碌漸消,正好有閑情逸性。或許,純粹是機緣巧合。剛開始,也只是誤打誤撞。現如今,已經是彼此默契。

曾經,我的執着也引來誤會。有人留言問,每天這麼準時,是系統定時,還是機器人?我不禁莞爾,一切的定時定點,都是每天掐着分,數着秒,純手工操作。而真實的後台君,也不過是個集懶癌和拖延症於一身,會哭會笑的妹子。

這麼嚴苛,到底是為什麼呢?的確,並沒有人要求,也沒有人命令,一切都是自願。我只是,單純的喜歡,這種約定的感覺。喜歡對你們,許下一個承諾,然後用心血和力氣,去堅守,去實踐,去承擔。這是一種,多麼古典的小浪漫。

在《小王子》中,對承諾和約定,有很美的描述:“如果你說你,在下午四點來,從三點鐘開始,我就開始感覺很快樂,時間越臨近,我就越來越感到快樂。到了四點鐘的時候,我就會坐立不安,我發現了幸福的價值。但是,如果你隨便什麼時候來,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準備好迎接你的心情了。”

這就是約定,以及等待的美妙。因為知道,你會準時出現,所以我的等待,無比幸福,甚至越來越強烈。雖然,我並不知道,你們以何種心情等我。但我在等待時,卻是越來越雀躍,因為知道自己,即將要與你們準時相見。

原本,你我如此陌生,素昧平生。但是,這種小約定,小默契,小期待,卻讓我們彼此牽絆,將自己的痕迹,烙印進對方的生活,成為彼此最忠實的陪伴。九點十五分,是你我的小秘密,不用說破,心知肚明,風雨如期。

多年老友,相隔異地,對我感慨:“好久不見,但每次看你的文,總感覺你在身邊。”

也有粉絲,不離不棄,給我留言:“你的空間依舊清雅,沒有紛雜,只有生活的點滴分享,以及簡短的事件點評,其實這就夠了。”

是的,其實這就夠了。我所有的強迫症,急性子,暴脾氣,只為守住一個小小的約定。這個約定,很可笑,很無聊,很荒誕。但是,只要能有一個人,因此感到溫暖,甚至幸福,那麼,所有的付出,都已經值得。這其實,真的就夠了。

在這洶湧的人世間,我只想為彼此,守住一點寧靜,信任與溫暖。你們的鼓勵,那麼無私,你們的守護,那麼溫柔。在你們的眼眸中,我終於看見自己,看見責任,看見使命。是你們讓我明白:原來,我是這樣的我。

謝謝陪伴,有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