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這個樂器可以在聲音發出后,繼續對聲音進行調控,比如揉弦,甚至通過左手的滑動改變音高等,這給古琴的表現力帶來了極大的可能性。

鋼琴演奏要在發音前對聲音做出充分的設計和想象,聲音出現以後,演奏者就無能為力了。古琴演奏同樣要在發音前想象和設計聲音,聲音出現后不但可以修改和彌補,還可以繼續對聲音做進一步的修飾,這也是古琴音樂的強大魅力所在。

那麼,其他一些樂器為什麼沒有發展出這麼豐富的發音后調控方法呢?小提琴、二胡、古箏都可以揉弦和通過手指滑動改變音高,但它們的發音后演奏技法為什麼沒有古琴那麼豐富?

一個原因是:古琴無琴碼,琴弦比較鬆弛,可以更加充分地震動。整根弦充分震動的好處是,弦長的每一個部分都可以通過震動而發聲,泛音的數量和質量都要更好,就是說一根弦上的十六個泛音,大部分都能發出,古琴上有十三個徽位,也就意味着至少能夠發出十三個泛音。

(泛音是指一根弦在整體震動時,它的每一個整數段也在同時震動發音,弦的偶數段震動發出的音是整個琴弦發出的音的頻率的整數倍,比如一根弦發音是“do”,它的二分之一段弦發出的也是”do“,但比整根弦的”do“高八度,四分之一段弦發出的還是”do“,又比二分之一段的”do“高八度;奇數段發出的音高就不是”do“了,比如三分之一段發出的音高就是”sol”,整根弦可以發出十六個音,依次是“1、1、5、1、3、5、b7、1、2、3、#4、5、6、b7、7、1”)

泛音豐富,音色就潤澤好聽,同時,泛音的音色空靈,虛幻,更增加了古琴音色的意蘊,古琴演奏家充分利用樂器的這個特點,發展出了意境深遠,意蘊悠長的古琴音樂表現手法。

無琴碼的另一個好處是,聲音持續時間更長,不但可以提供更為悠長的聲音,也給演奏家在音頭髮音后,對音尾做大量修飾提供了充足的時間。

順便可以想到,泛音的數量的多少和泛音音色、音質的好壞,直接決定了古琴的質量和價格。

好的琴,泛音一定容易發音,甚至可以在一根弦的任意位置都能發音。用泛音演奏技法,可以很容易得到琴的反饋,不至於心中有想法,而樂器不配合,不能好好發音。不僅要容易發音,還要有好的聲音質量,比如,聲音潤澤不幹澀;聲音悠長無雜音;音高穩定,不會在聲音持續的過程中發生音高的改變等等。

這些要求,在許多種樂器的挑選和判別中都可以使用,但在古琴上尤為重要,因為它沒有什麼机械結構,最主要的表現力源泉就是泛音。

凡事有利必有弊,古琴無琴碼的優勢恰恰也是劣勢。

小提琴、二胡、古箏因為琴碼的存在,限制了琴弦的充分震動,泛音數量不如古琴多,餘音不如古琴悠長,但琴碼可以將琴弦的震動傳遞到琴身,通過琴身共鳴箱的共鳴放大,它們的音量得到了極大的擴大。

音量的擴大不僅有利於突破表演場地的限制,在更廣闊的場合演奏,更為重要的是,可以極大地提高樂器的表現能力和情感張力。

演奏者可以在從極小到極大的一個非常大的音量範圍內控制和表現情感,不僅可以竊竊私語,而且可以熱情迸發!

鋼琴音樂之所以得到充分的重視和發展,一個重要的原因是,17世紀末,發明了可以控制聲音大小,而且通過共鳴箱體,極大地擴展了鋼琴音量的新式鋼琴,鋼琴的表現力立刻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表現內容的範圍更加廣闊,才發展成為號稱“樂器之王”的地位。

古琴沒有琴碼,弦的震動不能傳遞給箱體,得不到琴箱體的共鳴和放大,所以古琴音量很小,演出場合受到很大局限,只能在比較小的空間,比較安靜的場合表演。

同時,由於泛音豐富,所以古琴演奏充分使用泛音,在只有七根弦的情況下,也可以演奏很多的不同音高。

泛音音色特殊,有着空靈悠遠的屬性,但同樣音量不大,而且不如整根弦的發音結實。

古琴音樂之所以注重內修,注重個性化思想和情感的表達,和樂器的特點有非常直接的關係。

從古琴的結構和音色特點出發,就能夠理解古琴音樂的特質了:古琴音樂注重內心情感的表達,尤其擅長細膩而變化多端,用語言極難描述的文人或詩人心理特點。

販夫走卒的情感世界直白而單一,用能夠直抒胸臆的樂器更適合些。

文人詩人內心敏感,情感細膩,用這樣能夠悠長婉轉,一唱三嘆,靜謐自省的樂器就更加恰當。

古琴並非不能表現殺伐決斷,只是受音量所限,即使能夠表達磅礴的氣象,畢竟缺少磅礴的氣勢,它的大開大合到底是意象大於氣勢的。所以古琴音樂中的雷霆暴雨、地動山搖不是沒有,但也僅限於展示古琴同樣具有這方面的能力而已,實際地位在所有古琴音樂作品中並不是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