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國風流輩出的愛情故事里,有三個女人身世極其相似。

她們都是大家閨秀,但也是舊式女子,不主動,沒有攻擊性,沒有新時代女性的做派。

她們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了比自己小几歲的丈夫。

她們的丈夫都是新式的進步青年,在或長或短的婚姻生活中,都愛過別人。

將丈夫看作天的人,給了她一生的黑暗。

最可悲的朱安,她口中的大先生魯迅,是她這一輩子熟悉的陌生人。

如果她也讀過書,可能她也會寫出,我等了一輩子,愛了一輩子,恨了一輩子……可惜她沒讀過書,又受着封建傳統的影響,逆來順受,全無活潑生動的氣息。

沒有人知道她是不是也有過千腸百轉的時候。

在魯迅與許廣平生下孩子后,朱安凄涼地說:“過去大先生和我不好,我想好好服侍他,一切順着他,將來總會好的——我好比是一隻蝸牛,從牆底一點兒一點兒往上爬,爬得雖慢,總有一天,會爬到牆頂的。可是,現在我沒有辦法了,我沒有力氣爬了。我待他再好,也是無用。”

一個女人卑微到如此地步,大抵便也不會有人憐惜她了!

懂得愛自己的人,才會更懂得愛別人。

最幸福的江冬秀,她的丈夫是新文化運動的領導者之一胡適。她開朗樂觀,極具智慧,胡適到北京任教,多次催她去京城相伴,可見一時也離不開。

她雖然目不識丁,不能秉燭共讀,但是她的體貼周到,也可紅袖添香。她敬胡適,戰亂的時候她待着胡適十幾箱子的書逃離,她也愛胡適,很有生活情趣,懂得照顧他的身體和精神,白頭相伴,相攜一生。

活出自己的人生,贏得全世界的尊重。

最勵志的張幼儀,她的前夫是浪漫的徐志摩,可惜這浪漫只對着別人。對張優儀,徐志摩可以說是無情冷酷到了極點。為了追求林徽因,他讓已經懷孕的張去做流產手術,張怯怯的說,做手術會死人的,徐說,坐火車也會死人的,你怎麼還坐?

張徹底死了心,她敬重的,又卑微愛着的徐志摩,不僅全不顧惜夫妻之情,竟然也毫不在意一個女人的自尊。

離婚後,張也過了一段地獄般的生活,自歐洲回到上海,經營雲裳服裝公司,出任上海女子儲蓄商業銀行要職多年。多年後,在上海重遇徐志摩,徐志摩都驚訝於她的變化,開始欣賞起她來。

曾看過這樣的一段話,好看的皮囊到處都是,但有趣的靈魂卻不多。那些能長久相處的,必然是因為吸引而不是付出。所以打磨自己,即使不能成鑽石,也可成為珍珠,溫潤其外,秀美其中,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