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1999年推出專輯《只愛陌生人》,那時候她與竇唯已成陌路,而謝霆鋒尚未出現,即便之前王菲是那麼愛竇唯,愛得任性愛得天真,為了和竇唯見面,什麼活動都可以推掉,什麼天後光環都無所謂,哪怕在北京的四合院里做一個尋常的煙火女子。但愛情終究不是一個人獨角戲,最終兩人還是黯然分手。想必受到情傷的王菲也是有感而發,所以唱出了這首《只愛陌生人》:“我愛上一道疤痕,我愛上一盞燈,我愛傾聽轉動的秒針,不愛其他傳聞,我愛的比臉色還單純,比寵物還天真,當我需要的只是一個吻,就給我一個吻,我只愛陌生人。


    在媒體面前,王菲大多時候都是緘默以對,我行我素。任憑外界對她怎麼揣測,她始終活在自己的世界中,與外界、與媒體總是保持着適當的距離,或者這種陌生人的距離才能讓她感到放鬆和自由:“我不愛任何傳聞,我想愛誰的時候就用心去愛,愛就是愛,單純而天真,沒有除愛本身以外的其他可能。”而這種“只愛陌生人”的心態也讓她得以保持自己的特立獨行,愛了就愛了,放了就放了,不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而放手過後,舊愛也是陌生人,無愛亦無恨,再無什麼愛恨情仇恩怨糾葛。洒脫如此也實屬難得,所以王菲才這樣獨特而不是其他任何一個。


    其實我們很多人只有在陌生人面前才如此放鬆,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網絡交友?因為彼此並不介入相互的真實生活,所以也不必像一頭戒備的小獸。我們混跡於許多聊天群,說著真真假假的話,遇到對味的人可以很放鬆的說著平常想說又不敢說的日常:比如公司里那個討厭的上司,職場中宮斗大戲,自己暗戀的某個人,某些不可理喻的心理,或者把自己吹成理想中想成為的那個人。在相對安全的距離里,我們盡情說著內心的真實想法,那種感覺真的很痛快——我不想道貌岸然裝深沉,我不想提防張三或李四,我不想像平常一樣怕人看穿。來吧,你就看穿我吧,你只是無害的陌生人,你就算看穿我也不會隔着屏幕追索到我的生活。每個人都是渾身長刺的豪豬,彼此之間不能離得太近也不願太遠,害怕孤獨又害怕受傷,所以我們都愛不遠不近的陌生人。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只愛陌生人,我愛的比臉色還單純,比寵物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