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斜陽掛在西邊

殘光打在屋檐

幽靜 寂寥

枯樹 孤冢

她手握一杯烈酒

就着憂愁滑入喉間

灼熱 滾燙

一顆心千瘡百孔

兩行清淚緩緩流下

昏鴉嘶鳴

陌上花開

歸人何處